快穿含疯狂粉丝h/H老师人妻玩弄

“我不能杀你,但也不愿违背王命。”

        

“所以请你杀了我吧!”

        

此言一出,旦的瞳孔微微一缩。

        

杨遇安坦然注视对方,实际心中紧张万分。

        

他这招以退为进,赌的就是两人交情深厚的程度。

        

赌赢了,旦知难而退,他顺利完成护送任务。

        

赌输了,也不过失去一次遗愿任务的机会而已。

        

反正他还有二周目,三周目。

        

但眼前的旦不知道这些,所以愕然片刻,终是幽幽叹息。

        

她下不了手。

        

所以她知道自己输了。

        

“其实我何尝希望明去伺候夫差?”

        

杨遇安担心对方反悔,一边默默收回长剑,一边继续打感情牌。

        

“只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放了明,不但我有负王命,就连咱们乡中父母亲人也会受到连累,轻则被乡人排挤,重则……”

        

杨遇安没有继续说下去。

        

因为他知道对方很清楚后果是什么。

        

只是因为一时意气,蒙蔽了双眼而已。

        

果然闻得此言,旦脸色更加晦暗。

        

但又不愿服软,故而哼声道:“你也不必用父母亲人来压我!勾践只是答应送十八个美人给夫差,又没有说非要哪个美人不可。”

        

“我原本打算劫走明后,便顶替她的名额,绝不连累你们!”

        

原来这才是她最初的计划?

        

杨遇安心中了然。

        

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最终还是连累无咎自杀。

        

这时旦见友人沉默,顿时有些不悦:“怎么,在你心目中,我算不得美人?”

        

“还是你认为我的姿容,比不上那十七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杨遇安嘴角微微抽搐。

        

这都哪跟哪啊……

        

“当然不是,能与你媲美者,唯有古之妇好、褒姒,今之毛嫱、西施!”

        

说好话反正不花钱。

        

况且,这也不完全是拍马屁。

        

“你!”

        

旦没想到友人如此盛赞,脸色微微羞红。

        

但不知又想到了什么,莫名有些泄气,背身望月,语气幽幽:“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照顾好明。”

        

“这本就是我的职责。”

        

“不。”旦摇摇头,“我的意思是,不仅仅是当下,还包括将来。”

        

“将来怎么可能……”

        

杨遇安话到一半,便明白对方意思了。

        

旦的计划,本来就是顶替妹妹去伺候吴王夫差。

        

虽然她年纪稍稍大了些,但如此绝色,单从外表根本看不出年龄。

        

没有哪个正常男人会拒绝。

        

杨遇安思索片刻,感觉这大概是当下最好的解决办法。

        

既不负王命,又不用牺牲无咎与明的感情。

        

两全其美。

        

于是点头道:“那咱们在吴国都城外汇合吧。”

        

……

        

数日后,吴都城外。

        

“阿姊……”

        

明听到姐姐要顶替自己入宫,眼眶微微泛红。

        

“我心意已决,你不必多言。”

        

拍了拍小妹的脑袋,旦转向杨遇安:“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等事?”

        

“你应该清楚,在这件事上,我绝不会食言。”

        

“那就好……”

        

旦抿了抿嘴唇,转身入城。

        

但没走几步,忽然回过头,问道:“你好像还不知道我们家的来历吧?”

        

杨遇安不知对方为何有此问,点了点头。

        

在无咎的记忆里,只知道旦明两姐妹是随父亲族人从中原迁徙过来的,但具体什么来历,他并不清楚。

        

一旁的明也有些好奇。

        

她是来到越地后才出生的,对祖上的情况并不清楚。

        

“我祖上是郑国贵族。因不堪中原诸侯战乱不休,才举家南迁。”

        

“原本想着蛮夷之地,虽然贫瘠,但至少太平,如今看来,却是错付了……”

        

“总之你要记住,我是郑旦!”

        

留下这句话,她快步冲入吴都,很快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杨遇安直接呆愣当场

        

原来她就是郑旦?!

        

浣纱双姝之一,郑旦本旦?

        

难怪如此绝色!

        

先前还遗憾见不到浣纱双姝呢,没想到原来一直就在身边。

        

早知道就跟她多说几句话了。

        

杨遇安微微有些遗憾道。

        

完美完成遗愿任务的话,幽魂执念就会消散,自己怕是没有机会再进来了。

        

……

        

……

        

“本次遗愿评价:乙中。”

        

乙中?

        

杨遇安回过神来,不由一愣。

        

没道理啊,明明已经处理得很完美了啊……既不负王命,又不负儿女私情。

        

杨遇安百思不得其解。

        

难不成,仙子小姐姐听到了我最后的心声?

        

心虚地等待片刻,见琼花仙子没有反应,他才试探开口问道:“莫非除了王命、少女明,无咎还有别的未了心愿?”

        

“是。”

        

居然还真有?

        

可是,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

        

杨遇安思索片刻无果,便暂时抛之脑后。

        

反正这个副本没有核心功法,只是作为增广见闻,无法完美攻略也不可惜。

        

当下将注意力转回无咎记忆中的《越女剑法》。

        

虽然任务评价中规中矩,但这套剑法本来也不是什么高深功法,所以全都解锁了出来。

        

接下来,感悟、练剑。

        

不过半日之后,他就将剑法精髓悉数掌握。

        

他自身境界本就高于无咎,加上收集大量功法后,眼界极高,学一套千年前的《越女剑法》不在话下。

        

他甚至还感觉这套剑法有很大提升空间,打算抽空用分身来推演一番,看看能不能进一步提升威力,以便本体使用。

        

不过眼下天色将晚,是时候回城了。

        

……

        

三日后,柳师师准备再度启程。

        

但尚未出城,便遇到了一伙从剡县石城寺过来的僧人。

        

同来的还有一辆大板车,车上装着一座丈许高的智者金身像。

        

正是柳师师准备运回江都慧日道场之物。

        

原本她打算送完元斌后,归程之时再顺道去石城寺,没想到那边却先一步派人送来了。

        

“我们寺主听闻东阳贼再次越境,担心施主的东西有失,故而命贫僧师兄弟先一步将金身送来县城。”

        

为首的僧人如此解释道。

        

“也幸好寺主有先见之明,我们才刚刚踏入诸暨地界,就被贼人盯上,只能找厚布蒙住金身,昼伏夜出。”

        

“如今送算平安将金身送入城中。”

        

柳师师见众僧全都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知道对方所言不虚。

        

感谢一番后,她担忧问道:“那南边的道路,如今还走得通吗?”

        

“恐怕不行。”僧人摇头,“我们前番能冲破贼人封锁,一则佛祖保佑,二则彼辈尚在集结中,未能完全封住路口。”

        

“如今过去数日,想来贼人声势已然浩大,少说有上千人。娘子此时冒然南下,怕是有危险!”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