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忘了戴胸罩h文&玩弄朋友女朋友奶头

        

“是么?”

        

换作别人来抓魔始,只怕还真不太容易。就算天扇子这新晋的逆神七煌,碰到魔始这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估计都够呛。光是几个被黄泉之门召回的魔头,配合这个强行提升到近神出力的残魂复制人,便够许多苦境高手喝一壶了。

        

谢云书见状却稳如泰山,乱说道:“你年轻模样的那个化身叫末日之初,这个呢,末日之次?”

        

“呵,此身是始主较为满意的作品,自该为末日始源。”

        

“就跟末日杠上了是吧?”

        

魔始自诩为魔中起源者,特别热衷给自己起一些比较“逆天”的诨号,比如什么造孽啊、昊天啊、万魔起源啊之类,一听就很羞耻。

        

对于魔始的中二程度,谢云书早有预估,也懒得与之调侃。该结束前仇旧怨,便无须诸多口舌之争。谢云书二话不说,当先将《开明书》向天一甩,翻到地书那一页,将生死簿玄玄异能,隔空直往黄泉之门罩去,阻隔殉道之眼与之联系。

        

“太长时间不见,你对我的估算,未免差得太多。”

        

“……无妨。”

        

虽然魔始的确是想,多释放一些亡者回归神州,为了回阳四处作乱,颠倒轮回秩序。 

        

但看谢云书举重若轻,用一件摆明与轮回有关的至宝,封锁了黄泉之门。魔始纵感惊讶,却已将召唤出的其余五大高手,其中两个临时派到了此地,将谢云书四方包围。

        

“幽界原始魔君、天魔茧以及君临黑帝去了神州灵脉各地。哟呵,除了阎王,还有跟地理司合体的圣踪,以及轩辕不败?”

        

虽然后面五个人,不能与阎达相提并论,但以前在苦境神州,至少是仅次于,甚至各有特长的家伙。几个人联手,足够在谢云书面前,多撑一点时间了。

        

一下子,谢云书也体会到了一把,被人当boss堆的高高在上:“魔始,你把他们召唤回来受你控制,不受自主就一定无法发挥全力。这样也想拖住我,未免痴人做梦?”

        

“既无法继续让黄泉之门运作,始主又何必与你再动干戈?”

        

眼看《开明书》把黄泉之门封了,白袍老者召来这么多曾在苦境兴风作浪的魔头,自然不想再跟谢云书正面一决。叫来几个能在谢云书面前,撑上一时半会儿的魔头,无非是为了给他自己争取遁走的工夫而已。

        

“森罗万化归恶障!”

        

魔佛金身不破,阎达不存自主受令而行,当机立断使出恶体极招。波旬魔光辉耀,引得谢云书所怀灵佛心隐隐呼应,若有与阎达相合征兆。

        

但,谢云书对此却满不在乎,一身紧追前方白袍老者不放,誓要先毙魔始一身一魂。而不知魔始作何想法,就这样一追一逃间,跟在谢云书身后骚扰的三大魔头,陡地收到魔始指令各奔东西,往神州几大灵脉而去,尽可能攫取更多灵力,以使各自修为能够圆满施展。

        

“追踪始主,对你有何用处?”

        

除了这三大高手,被魔始复活的天魔茧、君临黑帝以及原始魔君三个,已经率领魔始私下建造的魔黑天大军,由君临黑帝召唤黑天魔神率领,继续在人间散播邪魔恶火,吞噬生灵无辜。

        

“再不处理这几个魔头。你纵使杀我一魂,又有何用?”

        

“是么?”

        

看着末日始源一路向西,被“绝望之心”笼罩的地方,谢云书当然清楚此魔用意何在。决心拿定顷刻,太始莲灯释放无量天火,登若净世之辉洒向白袍老者。

        

不过,这家伙窃取了祌天爻帝的三心神力,动用日月星三光圣洁之能,避免被天火克制暂作拖延,倒也还算好用。只是末日始源此身终究并不完美,虽有近神之威,却无近神之护。末日始源硬接莲灯烈焰,终不免波及己身,霎时半身焦黑。

        

“呵,末日始源多中二啊?半白半黑,不如改名黑白郎君?”

        

“哼!”

        

被追得像丧家之犬,末日始源与魔始一般傲气凌人,自不肯受此侮辱。为助己身脱困,远天寰宇再现邪光,矗天猩红魔剑,瞬间横亘苍穹,邪威森冷的破界一击,向着谢云书斜斩而下。

        

与此同时,末日始源回身站定,一样疾催三光神力,主魂分体联袂一击。双重近神之功,饶是异境魔神,犹须高看一筹。

        

谢云书却将《开明书》向天一抛,铁了心要拿下末日始源。毕竟取回祌天爻帝三心,就能让八歧邪神痛失一臂,唤醒众天邪王回归正途,给正道减去这一大敌人。

        

只见《开明书》从地书倒回第一页,创世火绽混沌色光。耀眼邪剑光辉,须经十种混沌源质防线,方能真正砍到《开明书》,到了那时自然再也伤不到谢云书。

        

于此同时,谢云书已逆势合身抢近,迎着三光神能破浪直趋。末日始源惊心顷刻,当即发动“众灵之心”以及血络天锁异能,竟使谢云书脚下生出无边血光锁链,令其停顿须臾。

        

“须臾,足够改变太多……”

        

上乘的高手,顷刻来回千里,不过等闲。而像魔始一样的超凡之辈,只要不是太远的地方,其实跟瞬移奔赴也没太大差别。能够牵制谢云书片刻,末日始源就已算赚到。

        

这个身体用的材料,取于海外四大部洲。血络天锁便是灵王那一支的血缘,方能发动的特殊异能。些许血脉的传承,足可封禁顶尖高手。而如果是灵王使来,只怕连近神之灵都能禁锢。可想而知在这具身体上,魔始到底花费了多少决心,能拖延谢云书一时。

        

至于“众灵之心”,则和小蛮之前从魔始另外一句化身昊天手上拿到的“众灵之蕴”一样,同属北海三大灵镜,有着非同一般的妙用。

        

此时此刻,末日始源连动两大底牌,只为给自己创造机会,总算逃到了“绝望之心”覆盖的地界。不过等待末日始源的,除了谢云书的追击,还有察觉“神”之争戒备而出的众天邪王。

        

手持终极冥帝,剑指末日始源。众天邪王眼中疑色一闪,道。

        

“你,为何令曌格外不悦?”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