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啊啊_放荡邻居尤物少妇小说

屋子里摆着一张黄花梨架子床,镂空的草叶纹精致而大气,其他摆设却简朴。

        

此刻辛夷就坐在床边的杌子上,听张老夫人痛陈儿子请的医官,骂儿子不孝,没有早点把“鬼医”请回家来。

        

“老婆子这身病有二十来年了,一遇湿冷天,像有刀子在刮骨头……这个逆子,要是早些把小娘子请回来,老婆子又何须受这些活罪。”

        

辛夷笑了笑,面上云淡风轻。

        

“老夫人寒湿久伏,络脉失和,须得循序渐进,以散寒除湿,通络止痛为主,我给您开的这个方子,服用十剂,等疼痛缓解,肿胀减轻,再换方续服……”

        

“好。”张老夫人这会子舒服了许多,在得遇“鬼医”的心理作用下,怎么看辛夷怎么觉着好。

        

“小娘子今晚就别走了,我让人在府上给你安排个住处……”

        

“娘,使不得!”

        

张尧卓脸都憋红了,他老娘却不管,赏个白眼又道:“我每日起身,手足便疼痛难忍,屈伸不利,明早小娘子恰好可以再给我按捏按捏……”

        

“娘!”张尧卓肺都快气炸了,还得强忍着低眉顺眼地哄老娘,“小张氏是人犯,得看押在开封府大牢里,不可坏了规矩……”

        

“人犯怎么了?人犯也是郎中。”

        

张老夫人冷飕飕瞪儿子一眼,手拍床板,“是我老婆子的病来得紧要,还是你开封府的规矩紧要?”

        

“老夫人。”辛夷笑道:“你就别为难张大人了。小女子清白行医,坦荡做人,没有犯法,开封府定会还我清白,不会耽误老夫人的治疗……”

        

顿了顿,她叹口气,煽风点火,“即使我当真因小人诬蔑被含冤杀头,老夫人按我所写的方子煎服,大抵也能缓解一二。”

        

“杀头?还要杀头?”

        

张老夫人脸色都变了。

        

“逆子,我看你就是盼着老娘痛死!好,你要带走她,不如把老娘一道送到开封府大牢去好了,早死了,早省你的心……”

        

张尧卓快要气疯了,可他是个孝子,在生病的老娘面前又不得不陪着笑,“娘,此事要官家定夺,您儿子说了也不算的呀……”

        

“老娘只是要个女大夫,你就万般不情愿,推三阻四,就是不想让老娘好活……”

        

曾钦达来得赶巧,恰是张老夫人大发淫威的时候。

        

张尧卓听到通传,说是傅九衢来府上要人,竟是心弦一松,像听到救星一般。

        

“娘,你看这广陵郡王我们也惹不起。我先把人带走了,回头再让她来给您瞧病。”

        

说罢扭头,示意侍从带走辛夷。

        

“走!”

        

辛夷跟着他走出老夫人的院子,地上的雪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

        

一路沉默。

        

长长的行廊里,夜灯清幽昏黄。

        

张尧卓突然停下脚步,面色阴冷地看来。

        

“张小娘子,好手段。”

        

辛夷一脸莫名地看着张尧卓,认真问:“张大人是说,我不该为老夫人治病?不该让老夫人因为减轻了痛苦而开怀大笑?”

        

张尧卓被她噎得说不出话。

        

好半晌,他摆摆手,收敛起表情。

        

“本官看小娘子是个聪明人,一手医术,着实也不忍埋没。只要你肯招出幕后主使,告诉本官那天在药王塔是和谁人约见,本官担保你性命无忧……”

        

辛夷笑了笑,“张大人公堂未开,没有人证物证,就想教唆小女子认罪栽赃?不谈大宋律令,就说我方才为老夫人治病,张大人没付半分诊金,还这样对待恩人,好像不太合适吧?”

        

她声音大,没给张尧卓留半分脸面。

        

话落,风雪里突然传来两个缓慢而清脆的击掌声。

        

“说得好。”

        

辛夷扭头,只见傅九衢从行廊的那一头漫不经心地走出来,眼神凌厉,嘴角微微向上扬起。

        

“张大人,不会打扰吧?”

        

知道打扰还来?张尧卓此时已是头顶青烟,气不打一处来。偏生在傅九衢面前也发作不得,皮笑肉不笑地还礼。

        

“广陵郡王见外了。不知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嗯?”傅九衢看一眼低头站在张尧卓背后不远的曾钦达,沉下脸来,不满地道:“曾大人没有替我说明来意?”

        

曾钦达两头不是人,尴尬地腻着笑。

        

“是是是下官的错,张大人,广陵郡王老毛病犯了,要借张小娘子一用……”

        

张尧卓拉着脸,神色变幻不定,傅九衢却又笑开。

        

“张大人不会不允吧?莫非张老夫人的疾病瞧得,本王的病就瞧不得?”

        

张尧卓很是不喜傅九衢到家里要人这种嚣张跋扈的行事作派,可他私自从开封府大牢里提走人犯给家人看病,破例在先,等于让傅九衢拿住了把柄。

        

无奈之下,张尧卓只得让傅九衢带走辛夷,并再三请求,为免节外生枝,天亮前须得把人带回来。

        

同时,他派了曾钦达带着两个衙役同行看管,私底下给了曾钦达一个“寸步不离”的命令。

        

辛夷觉得自己如今这模样,有点后世的“保释”意味,只不过保释的时间短了点。

        

一夜而已。

        

……

        

长公主府。

        

湘灵和良人等得忐忑不安。

        

这长公主府,锦帷垂地,香龛飘香,精细果点,碧碗琉璃,灯火比他们家不知亮堂了多少倍,富贵华堂带来的威压,让她们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放。

        

屋子里,丫头婆子们七嘴八舌,个个喜滋滋地恭喜议论这认亲的事。她们如坐针毡,也只得私底下悄悄问白芷和紫菀。

        

“二位姐姐,郡王要何时才能回来?”

        

紫菀噗哧一声,“瞧你问得什么话?爷的事情,我们做丫头的怎会知晓?”

        

白芷瞪紫菀一眼,笑道:“二位姑娘莫要着急,安心在府里住下,有什么需要告诉我便是……”

        

三念小嘴巴一瘪,小心翼翼去勾白芷的手,“白芷姐姐,我想快些见到傅叔……”

        

白芷发现她小手冰凉,握紧搓了搓。

        

“姐儿为何这么着急见爷?”

        

三念眼圈一红,瘪着嘴小声道:“我想求傅叔去救我娘,我娘被坏人抓走了……”

        

白芷怔了怔,尚未回答,便听到长公主的笑声。

        

“这三个孩子,一个比一个长得水灵,招人喜欢。忆柳啊,你是错过太久喽……”

        

“是,婢子大错。”

        

周忆柳眼窝含泪,乌黑的眸子里仿佛有两团火焰在燃烧,眼神巴巴落在孩子的脸上,许久不舍得挪开。

        

长公主身上套了件素淡的褙子,眼角有淡淡的细纹,笑容慈祥而温和。看得出来,她是发自内心地喜欢三个孩子。

        

“你们三个往后要和姨母多多亲近,遵从姨母的教诲,姨母是你们母亲的妹妹,就是你们的亲人,明白吗?”

        

三小只被大人们摆来摆去,极为顺从,却不敢亲近周忆柳,那一声周忆柳盼着的“姨母”也没有唤出声。

        

“乖孩子,唤一声姨母来听听?”

        

换寻常人家的小孩就叫了,可三小只从小没娘饱受伤害,对大人有防备心和距离感。

        

“叫啊?”

        

周忆柳拉着三念的手,温声哄她。

        

三念小脸惊乱,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周忆柳心头酸楚,慢慢蹲下身来,将三念裹入怀里,“姐儿,你最乖了,唤一声姨母,好不好?”

        

三念小嘴紧抿,傻傻看着她。

        

周忆柳又哭又笑,拿起三念的小手抚上自己的脸。

        

“你没见过娘亲对不对?姨母长得和你们的娘,一模一样,看到姨母,你们就当是看到娘了……往后,姨母就是你们的亲娘……”

        

一念和二念是见过母亲的,可当时太小,早已没有了记忆。三念却是一眼都没瞧见过,女生母死,让幼小的孩子十分敏感。

        

她怯怯地,扭头去看湘灵和良人。

        

湘灵和良人尴尬地笑,手足无措。

        

长公主笑道:“孩子怯生,你不要着急,等熟悉了就好了。”

        

想想,她又吩咐道:“明儿个让人来给孩子们量量身段,做几身冬衣。过完年,该请先生来开蒙了。往后这三个孩子,就是我们府上的少爷千金,谁也不许说三道四,听见没有?”

        

下人们齐齐称是。

        

湘灵和良人没有动弹,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按说三小只有这般境遇是别人求也求不来的福分,换了谁,不得说一句祖坟上头冒青烟了?可古怪地是,她们看着这一幕,却莫名想到大牢里的辛夷。

        

她会怎么想?

        

长公主正在兴头上,一群人围着她说说笑笑,这时,一个丫头快步进了内室,笑着福身。

        

“长公主,郡王回来了,带着一个年岁不大的小娘子,还有开封府的大人同行……”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