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下面好湿我帮你添_大炕上的耸动呻吟

        

陈非甩了甩手。

        

哈娜boss捂着眼睛,不忍直视。

        

硬汉先生,你好歹认真点儿,多坚持个一两秒钟,但是轻飘飘的一拳撂倒算是怎么回事。

        

高野美子的目光在络腮胡子和陈非两人之间来回打转,躺在地上直抽抽儿的大胡子竟然菜成这样?

        

不会是身体有病吧?

        

老司机克劳德·休斯直摇头,期望越大,失望就更大。

        

原以为有一场龙争虎斗的好戏可看,但是……就这?

        

就这样的小破军事承包商,压根儿就不值得来一趟。

        

哈娜·加格尔叹了口气,说道:“菜鸟,把他弄醒!”

        

还有事情需要这位大胡子要办呢,可不能一直这么晕下去。 

        

从直饮机里倒了杯水,直接泼了上去。

        

“烫烫烫……”

        

咸鱼躺平变成鲤鱼打挺的络腮胡子第一时间蹦了起来,猛搓脸,老脸都红了。

        

要不是有大胡子挡了不下,估计这一下给烫的不轻。

        

“明明是凉水!”

        

陈非看了看手上的马克杯,又看了看直饮机。

        

络腮胡子一脸苦涊地说道:“直饮机坏了!”

        

这个倒霉催的,被凉水浇脸都能烫个半死。

        

“看来血江湖的经济状况不容乐观呢!”

        

哈娜·加格尔笑了起来,微微眯起的眼睛,打量起整个办公室,许多东西更加证实了她的猜测。

        

包括自己身后的贴皮黑核桃木屏风,不是装逼,而是真的穷逼!

        

络腮胡子强撑着说道:“胡,胡说!”

        

被反铐着手的莫西干发型手下在地上艰难的扭着身体,难以置信地说道:“老大,真的那么艰难了吗?”

        

络腮胡子嘴硬地说道:“没,没有的事情!”

        

他的夸张动作和神态,以及慌乱的语气,无不透露出一股子外强中干的心虚。

        

就连傻子也能听出有问题。

        

身上纹着百鬼夜行的人带着哭腔问道:“真的不行了吗?”

        

陈非疑惑的看向boss,大家都是小军事承包商,你咋辣么有钱?

        

“不要把我跟这种小垃圾相比!”

        

似乎猜到了陈非的心中所想,哈娜·加格尔轻蔑地摆了摆手。

        

加格尔家族好歹参与创立了天启防务集团,即使如今退出了,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也不是这些靠捡残羹剩炙维持惨淡经营的小扑街们能够相比的。

        

“很差劲儿呢!”

        

高野美子直摇头,对方当老板当到这个份儿上,简直太失败了。

        

“没,没有的事!”

        

络腮胡子总经理就像被抽去了脊梁骨,颓然低下头,小声喃喃自语。

        

“最多还能再坚持半个月。”

        

如果不是实在走投无路,他也不会像食腐秃鹫一样,把主意打到啾防务公司的身上,试图从大佬们那些偷偷捡些小便宜,让血江湖安防公司继续维持下去。

        

半个月?

        

一众手下眼泪八叉的彼此面面相觑,最后不约而同的垂头丧气起来。

        

累了,没救了,赶紧完犊子吧!

        

原本以为公司虽然不景气,但是至少还能继续维持,却没有想到竟然已经困难到了这种程度,在倒闭的边缘徘徊,他们这些人随时会失业。

        

现在各行各业卷的厉害,有一技之长倒还好一些,但是这些厮杀汉们可就难了,年过三十,体力和精力大幅度衰退,大多带着各种各样的老伤,有些甚至拖家带口,做事瞻前顾后,变得保守谨慎起来,远不如刚刚入行的楞头青们敢打敢拼,一旦离开了自己熟悉的环境,想要再找一份同样的工作,就会变得无比艰难。

        

“真是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走了!”

        

哈娜·加格尔完全失去了兴致,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一群丧失了斗志的家伙,充其量驴粪蛋儿表面光,早知道就不费这个力气了。

        

最多半个月,对方就会自然而然的破产解散,再也不复存在。

        

“啾!”

        

小鸟儿从办公桌上飞起,落在了陈非爸爸的肩头。

        

机枪重新拎在手上,陈非挨个儿给铐住的家伙们解开背后的手铐,被关在楼下小房间里的那些人,自然会有他们自己人来解救,无需操心。

        

然后哈娜一行人准备撤离。

        

之前只是想给个教训,但是现在看来,对方连让他们出手的资格都不配。

        

“等等!”

        

当哈娜·加格尔刚走出血江湖安防公司的据点小院大门,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大吼。

        

“请等一等!”

        

陈非第一时间回转身,斜跨一步,将哈娜·加格尔等人护在身后。

        

轻武器对他无效,所以完全可以充当合格的人体肉盾。

        

通用机枪一指,腾腾腾从楼上冲下来的白西装络腮胡子急忙刹住脚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以头抢地。

        

“哈娜小姐,请给我们一口饭吃吧!”

        

小楼里面有几人正在张望,见状纷纷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啊!不要啊,老大!”

        

“站起来,不要跪那个女人!”

        

“大不了不干了,老大,起来啊啊啊!”

        

“老大,我搬砖,搬砖还不行吗?”

        

“对啊,有手有脚,总是能活的。”

        

血江湖安防公司的汉子们都快要哭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怎能随随便便的跪别人。

        

一群胳膊上能跑马的杀才汉子,什么时候竟然沦落到了需要向一个女人乞食求活的地步,这在此之前,是根本不敢想像的。

        

“请小姐赏我们这伙老兄弟一口饭吃!”

        

络腮胡子依旧埋头于地,魁梧的身躯微微颤抖,却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要起身的意思。

        

他跪的不是哈娜·加格尔,而是内卷到了极致的社会现实。

        

哈娜·加格尔却转到陈非的身前,微微一笑。

        

血江湖的汉子们从小楼里冲了出来,七手八脚的将他们的老大,穿着白西服的络腮胡子强行扶了起来。

        

“呵呵,好啊!”

        

“老大,老大,你这是何苦呢!”

        

“我大不了去流浪,总能有口吃的。”

        

“不要这样啊!不值得!”

        

他们有的人向哈娜·加格尔等人怒目而视,或许是觉得啾防务的这些人逼迫自家老大做出这般卑躬屈膝的举动,即便能够得到他们的人,也未必能够得到他们的心。

        

陈非面无表情的盯着这些家伙,只要boss一声令下,他会毫不迟疑的勾动扳机,杀得血流成河。

        

络腮胡子挣脱开手下们,恭恭敬敬的向哈娜·加格尔鞠了一躬,陪着笑脸说道:“谢谢小姐,谢谢小姐!”

        

一转身,脸立刻板了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都以为自己的翅膀硬了,搬砖,就你这老腰椎盘突出,是你搬砖呢,还是砖搬你?还有你,罗西姆,你孩子上学了吧?学费咋办?兴趣班的费用怎么办?你全家喝西北风啊?刚才谁说流浪的?把你当盲流抓起来,遣送回阿非利加,自己去吃草根,啃树皮吧!还有你,别不服气……”

        

血江湖安防公司的总经理派头重新回到络腮胡子身上,怼过之处,一个个手下都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甚至还有人抽泣起来。

        

他们不怕流血,不怕牺牲,不怕失去荣誉,就怕饿肚子,哪怕自己不怕饿肚子,也会害怕家人衣食无着,尽管真正结婚生子的人很少,因为一旦有了家人,就会有了羁绊,很难再适应一线的生死搏杀。

        

但是除了打打杀杀以外,他们这些杀才几乎一无所长,最希望的事情,就是给有钱人挡子弹,混个保险抚恤金。

        

“……你们还想要说什么?”

        

络腮胡子瞪着这些不成器的家伙们。

        

方才还群情汹涌,但是现在,却像被掐住了脖子的大公鸡,一个个雅雀无声,抬不起头来。

        

老大为了他们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自己要是再不识相,就太对不起老大的一番苦心。

        

“既然都没有话说,就跟我一起喊,拜见大姐头!”

        

络腮胡子转过身,向哈娜·加格尔卑微地笑了笑。

        

一群糙爷们儿有气无力的齐声道:“拜见大姐头!”

        

络腮子转过头,暴喝道:“没吃饱饭呐,重新喊!”

        

“拜见大姐头!”

        

这一回终于精气神十足的震耳欲聋,稍微有了那么一丢丢气氛。

        

不过是一群失去了荣誉的哀兵,能够达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了,实在没有办法要求太多。

        

哈娜·加格尔打量着每一个人,笑意盈盈地说道:“请叫我哈娜总经理,我喜欢你们用这个来称呼我!”

        

反正丢脸一回是丢,两回也是丢,不差多丢这么一回,血江湖的大老爷们儿们气势十足的齐声大吼。

        

“拜见哈娜总经理!”

        

尽管换了个正经称呼,但是让人总觉得依旧还是原来的那个味儿。

        

“他们这样,不太可信吧?”

        

陈非谨慎地提醒boss,啾防务虽小,却不是什么人都收。

        

如今公司里面的人,基本上都经历过同生共死,可同甘苦,可共富贵,新加进来的这些人就不好说了。

        

哈娜·加格尔早就有了预案,胸有成竹地说道:“没关系,先从外围开始做起,想要更好的待遇,就用努力工作来换,不想干的,趁早走人,我也不留着,想要当大爷,那是没可能的。”

        

啾防务草创之始,人手自然不足,总归需要一些人干些打杂辅助的活儿。

        

区区几十人的微薄工资,她完全给的起。

        

哈娜·加格尔转过头,看向老司机,问道:“克劳德,接下来你还有别的活儿要干吗?”

        

老司机克劳德·休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抚胸点头道:“反正最近闲着也是闲着,非常乐意为哈娜总经理效劳。”

        

“那就好,血江湖的这批人就交给你了,帮我至少带半年,要是有其他事情的话,提前一个月通知我,顺便培养好接班人,我也许会用到。”

        

哈娜·加格尔当即交待了清楚。

        

“没问题,boss!”

        

克劳德·休斯立刻进入了自己的角色。

        

他原本就与哈娜·加格尔多有合作,甚至参与过多次的团队行动,这一次深入合作完全顺理成章。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这棵树的树龄可能已经超过5000岁

2022年5月31日 小羽 0

大约在5400年前人类发明文字的时候,一棵山达木树(智利柏)可能就已经在今天智利的沿海山区生长了。它躲在阴凉潮湿的峡谷中,躲过了火灾和砍伐,如今已长成一个直径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