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男同时进6根同时进行小说&全班公用便器白樱樱在线阅读

      

似乎,这个妖魔更有脑子!

        

之前的那些妖魔在遇到玩家们的各种战术时,应对的方式都相当的公式化,无非是先用手下的蛮兵莽上来,发现莽不过就逐渐将妖魔的力量集中,最后暴露自己、被北辰给轻而易举地干掉。

        

但这个妖魔却并没有这么做。

        

它似乎很清楚先一步集中魔气会让自己陷入非常被动的情况,所以始终都在尝试着改变蛮兵的战术,试图用战术来扭转目前的局势。

        

从最开始的无脑猪突,到后来改变骑兵战法去削军阵的四个角,再到后来用重骑兵去追击玩家的骑兵部队……

        

这些措施虽然并未改变妖魔在战场上的劣势局面,但也确实给玩家造成了一定的阻碍。

        

而这次,妖魔似乎发现了玩家的步兵阵列固若金汤,根本冲不下来,所以就连轻骑兵切角的方式也不用了。

        

干脆直接把所有骑兵集中起来,要先彻底消灭玩家的骑兵部队!

        

这显然是利用了双方在兵种上的差距。

        

北蛮的军队是全骑兵,具有绝佳的机动性。 

        

而玩家的主要构成都是步兵,在军阵中对付骑兵确实可以取得很好的优势,可一旦这些骑兵离开,步兵就很难去追击。

        

因为一旦离开构架好的车阵,步兵的阵型就有可能变得散乱,而如果此时北蛮骑兵突然杀一个回马枪,事情就很难办了。

        

楚歌看向邓将军:“怎么办?”

        

邓将军说道:“这要看陛下打算怎么处理了。我们先休整一番,按兵不动。”

        

……

        

与此同时,正在不断拼杀的骑兵玩家们也发现了北蛮大军的动向变化。

        

“陛下,这些北蛮骑兵似乎要包围我们?”赵海平很快意识到了危险。

        

骑兵部队作战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时刻保持机动力。

        

一旦妖魔控制着大量的北蛮轻骑兵以不要命的方式围上来,把所有玩家的去路全都堵死,用北蛮骑兵的尸体将他们给围住、让他们陷入泥潭,接下来的事情就很难办了。

        

说不定这些玩家全都得回复活点。

        

虽然还有一条命,但这种损失对玩家来说是几乎无法承担的。

        

玩家们纷纷看向远方,只见无数的北蛮骑兵如同黑色的潮水一般涌来,确实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压迫感。

        

虽说北蛮骑兵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折损了不少,但此时双方的人数差距仍旧十分悬殊。

        

“怎么办?要不让其他玩家冲出来接应?”有的玩家问道。

        

盛太祖一勒马缰:“慌什么?步兵方阵没动是对的,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还想拦住咱?

        

“咱考考你们,如果要回到步兵的军阵中,需要怎么走?”

        

玩家们都愣了愣,但很快反应过来。

        

对啊,步兵不能来救我们,但我们可以杀回去啊!

        

步兵的方阵并不是实心的方阵,中间还是有很大空间的,骑兵完全可以先进入步兵的方阵中,找到合适的时机再冲出来。

        

当然,要完成这个操作需要非常默契的配合,但不管怎么说,这已经算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么其实在场的大多数玩家,都已经做过这道题了。

        

这不就是探囊取物那个副本中考过的内容吗?

        

找到敌人军阵中的薄弱之处并冲破,最后抵达一个特定的地点。

        

只不过探囊取物的那个副本最后一步是阵斩敌将,而现在的情况是回到己方的军阵中。

        

樊存非常骄傲地说道:“陛下,我会!”

        

他快速地将自己的思路讲述一番。

        

盛太祖微微点头,又摇了摇头:“嗯,对,也不对。

        

“如果要以最短距离回到军阵中,你的路线没什么问题。

        

“但,咱为什么要以最短的距离回到军阵中?

        

“来,随咱冲锋!”

        

盛太祖一提马缰,战马唏律律地人立而起、前腿离地,而后,向着前方北蛮骑兵的薄弱位置冲去!

        

其他的骑兵玩家也纷纷跟上。

        

……

        

军阵中的其他玩家们,此时已经整顿完毕,那些刚刚复活的玩家们,也都各自被重新编入队列。

        

在没有得到邓将军的命令之前,他们也没办法冲出去迎敌,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这些骑兵玩家们的表演。

        

只见他们在盛太祖的率领下,左冲右突,连番激战。

        

有时候迎着两股北蛮骑兵直冲过去,从中间的缝隙强行穿过;有时候突然调转马头,咬住一支较弱的轻骑兵狂砍一通;有时候眼看就要被包住,却又莫名其妙地找到一个缺口,逃出包围圈……

        

所有的玩家脑海中都出现了四个字:闲庭信步!

        

虽然重骑兵的速度不如轻骑兵,但在盛太祖的带领下,这些堪称低配版秦开云将军的玩家们再现了之前在骑兵试炼中阵斩敌将的骚操作,把北蛮骑兵给溜得团团转。

        

跑得快的,打不过这些玩家;能打一打的,又追不上这些玩家。

        

连番作战下来,战场中又留下了大量的北蛮尸体。

        

但能够看得出来,玩家们的体力以及战马的体力都在快速消耗,再这样下去,情况会变得岌岌可危。

        

北蛮骑兵的追击也变得更加急迫,似乎妖魔也看到了这一点,即便豁出这些骑兵,也要将玩家的这支骑兵给困死!

        

但此时,骑兵玩家们也终于来到了步兵的军阵前。

        

“哗”的一下,面向骑兵玩家们的一侧立刻张开了一道口子。

        

原本举着长矛的玩家们快速地将战车移开、长矛也放在地上,让骑兵玩家们能够快速进入。

        

奔腾的马蹄带起大量烟尘,一个个骑兵玩家成功归队。

        

但紧随其后的,是妖魔控制的北蛮骑兵。

        

此时,这些骑兵仿佛都红了眼,不管不顾地跟在玩家的骑兵队伍后方,想要跟着冲入阵中。

        

因为一旦冲入,就很有可能让整个军阵彻底瓦解!

        

然而,它们并未成功。

        

因为在它们靠近军阵之前,大量的远程武器已经锁定了他们。

        

许多弓箭、火枪和火炮都已经提前集中了过来,对着跟在骑兵玩家身后的北蛮骑兵疯狂开火!

        

虽然因为有些玩家过于激动而造成了误伤,导致落在后面的骑兵玩家在复活点破口大骂,但总的来说,妖魔付出的代价仍旧比玩家高得太多了。

        

等到最后一名骑兵玩家进入军阵中,最内的玩家再次纷纷拿起长枪,堵住缺口。

        

没多久,这个缺口又被彻底堵上了,只剩下大量的北蛮骑兵尸体。

        

回到军阵中的骑兵玩家们纷纷下马,躺在地上直喘。

        

“刺激!”

        

“太爽了,好久没有杀得这么爽了!”

        

“彻底没劲了,让我歇歇……”

        

这一通冲杀的体力消耗极大,但玩家们全都意犹未尽。

        

妖魔控制着北蛮骑兵又极为愤怒地冲击了一番玩家们的军阵,但最终还是以失败而告终。

        

盛太祖翻身下马,看了看地上躺成一片的玩家们:“你们这些后生,体力太差了!这才到哪?

        

“不过,你们的天赋倒是都不错,都是可造之材。”

        

赵海平问道:“陛下,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回到军阵中之后倒是暂时安全了,但如果双方继续这么大眼瞪小眼地瞪下去,也没法将这些妖魔全都消灭。

        

盛太祖呵呵一笑:“这还不好办吗?

        

“等体力恢复了,就再出去杀一通。

        

“此时我们的兵力已经是优势,等到优势足够大,步兵也可以离开车阵进攻。

        

“到时候自然可以直接硬碰硬将这些骑兵全部吃掉!”

        

邓将军有些好奇地问道:“太祖陛下,我听说……我朝初年,甚至可以用步兵追杀骑兵,可有此事?”

        

盛太祖点点头:“自然,两淮劲卒,虽精骑不能及也。不过,步兵追杀骑兵的条件苛刻,也并非每次都能做到。”

        

邓将军有些感慨:“若是我当时有此等劲卒,又何必去研究车阵。”

        

邓将军是靠着一整套整军治军的理念而成为一代名将,尤其是多兵种配合更是走在了全世界的最前列。

        

但其中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在于大盛朝中后期兵员素质的下降。

        

卫所兵的战力崩坏,吃空饷的问题层出不穷,即便特别招揽兵员进行训练,肯定也还是不如开国时的百战精锐。

        

中后期的大盛朝出现邓将军,可以说是国之幸事,但对于邓将军来说,没能看看大盛朝建立之初的盛况,没能跟谷远将军等人一起作战,终究是有些遗憾。

        

突然,天空中的乌云不断卷积、翻滚,天幕的颜色变得更深。

        

玩家们不由得会心一笑。

        

显然,妖魔终于沉不住气了。

        

他们都能猜到接下来的剧本,多半是妖魔将自己的力量集中到少数北蛮精锐身上,进行最后一次绝望的冲阵,但玩家这边同样也可以派出精锐骑兵,所以不管怎么打,最后胜利的都一定是玩家。

        

骑兵玩家们已经纷纷站起身来准备上马了。

        

果然,天空中的乌云继续翻滚着,所有北蛮骑兵身上的魔气全都被抽离,如同一道道黑色的烟柱升上空中!

        

强大的魔气在空中盘桓。

        

虽然之前已经有大量的妖魔被消灭,但此时此刻,全都集中起来的魔气也仍旧不容小觑。

        

但紧接着,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天空中的魔气并没有再被注入到少数蛮兵体内,而是就这样消散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楚歌仿佛看到了在漆黑的乌云中,仿佛有一张模糊的脸孔,往这边不甘心地看了一眼,好像要找到某个藏身于其中的人。

        

只不过它不敢真的尝试,因为再这样找下去,或许它就没办法再逃走,或者即便逃走也要元气大伤。

        

最终,天空中的黑气逐渐散去,阳光再度普照大地。

        

李鸿运举着火枪,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这妖魔……溜了?”

        

其他玩家也一脸的懵逼。

        

坑爹呢这是!

        

这游戏的设计者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按理说,此时即将要来到关卡的高潮部分了吧?那接下来不该是妖魔集中力量孤注一掷、双方拼个你死我活、最后玩家们获得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吗?

        

现在这算怎么回事?

        

妖魔发现自己没有胜算,所以直接跑了??

        

这游戏简直不要太真实……

        

楚歌分析道:“看来这游戏的难度,确实在不断提升。

        

“我觉得这倒不算是游戏设计的失误吧,只能说我们遇到的敌人越来越聪明、越来越狡猾了。

        

“这次遇到的妖魔明显很聪明,不仅在战斗中会改变战术、不跟我们死磕,而且还能认清楚当前的形势,一旦发现自己毫无胜算之后就果断溜了,不给我们乘胜追击的机会。

        

“大家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说不定之后遇到的妖魔会更加狡猾,甚至在智商上碾压我们……”

        

玩家们纷纷点头,认为楚歌的分析很有道理。

        

邓将军的身躯开始逐渐变得透明,作为英灵被召唤的他,此时使命已经完成,无法再继续存留下去。

        

“各位壮士,很高兴能跟你们一起并肩作战。

        

“我们下次再见。”邓将军向玩家们挥手作别。

        

玩家们还有些不舍。

        

“谢谢邓将军!”

        

“邓将军再见!期待下次并肩战斗!”

        

随着邓将军的身影逐渐消失,玩家视野中的雾气也开始不断弥漫,这意味着今晚漫长的战斗终于要告一段落了。

        

只是很多玩家还充满了不舍。

        

“哎?这就要结束了?”

        

“还想跟陛下多聊两句呢……”

        

“官方多给两分钟啊!”

        

但他们的呼声似乎并没有被这游戏的管理员听到,很快,一个个玩家还是消失在战场中,返回现实。

        

盛太祖看着远方,轻轻地叹了口气。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还挺喜欢这些后生晚辈。

        

他们身上有着一种特殊的朝气,乐观,积极向上,有一种特殊的时代印记。

        

本来还想跟这些年轻人好好地聊一聊,却没想到终究还是没有这个机会。

        

盛太祖感受着最后的时间,他知道自己作为英灵无法存在太久,在这个历史切片被彻底纠正之后,他的使命已经完成,自然也会重新回到历史中。

        

“你才是唯一的归序者吧?”盛太祖转过身来,看到唯一还留在原地的孟原。

        

孟原点头:“陛下果然是聪明人。”

        

盛太祖呵呵一笑:“谈不上什么聪明,只是相比于其他的英灵,见过的、记住的事情更多而已。

        

“刚开始的时候我的脑海中还一片空白,但此时,却突然想起了一些画面。

        

“其实我见过一些别的归序者,只不过……你确实是最特殊的一个。”

        

孟原愣了一下:“其他的归序者?他们是什么样子的?”

        

盛太祖似乎陷入了回忆:“怎么说呢……他们自然都是很优秀的小伙子,其中还有不少有些像咱。

        

“只是咱一直觉得,这或许不是什么好事。”

        

孟原:“为什么?”

        

盛太祖轻轻叹了口气:“使命感太强,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始终敦促着自己不断战斗……

        

“咱与人斗,斗到了七十岁,尚且觉得力有未逮。而他们都是跟妖魔斗,光靠自己,又怎能坚持得下去。”

        

他说着,转头看向孟原:“你看起来与他们似乎有很多不同,希望你能成功吧。

        

“我差不多,也该走了。”

        

盛太祖刚要离开,又被孟原叫住了。

        

“请您留步。

        

“之前您说想跟这些后生晚辈聊聊,此时还有这种想法吗?”

        

盛太祖有些意外:“归序者的力量宝贵,没必要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

        

孟原摇头:“不,我认为这并不是无意义的事情。

        

“我想为陛下安排一场与后人的对话。虽然这些记忆中的大部分都无法被陛下带回到历史中,但对于后人而言,这却是一件弥足珍贵的事情。”

        

盛太祖沉默片刻,点了点头:“那就随你安排吧。”

        

……

        

英灵状态的盛太祖也逐渐消失了,但孟原有一种感觉,就是自己可以随时召唤出盛太祖,让其短暂存在。

        

这是孟原成为归序者之后,第一次接触到以一己之力可以影响整个时代的英灵。

        

同样的,关于这些英灵的许多新的概念,也同时出现在孟原的脑海中。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