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榻春风&销魂娇嫩双飞娇吟h

       

池英庭和罗经纬等人回来之后,李柃从他们回禀之中得知了此事,也不由得略感惊诧。

        

池英庭道:“是啊,师尊,那可不是寻常之物,而是蕴藏着法则,本源的高阶宝材!

        

以我之见,它们当属龙涎香一类,都是古时海兽体内未消化的食物残渣,亦或分泌物质发酵转变。

        

虽然细想起来有些恶心,但若论香魄,灵蕴,必定都是最为顶级的存在。”

        

他说着,当即把自己从洞天里面带出来的宝物展示在李柃面前。

        

它们已经经过简单处理,不再是最初那种腥臭恶心的模样,只是隐约散发出几分尿骚味。

        

李柃看了看,不吝称赞道:“的确是龙涎香之属,而且还蕴藏着不俗的灵蕴!”

        

龙涎香别名龙尿,这个味儿,正!

        

虽说未经加工利用,这些香品还掺杂着许多杂质,并不宜直接利用,但李柃已经从当中感受到了不少的灵蕴,甚至是本源力量,可见其品质之高。

        

罗经纬不由得感慨:“难怪都说香者为道,极香之物从极臭中来,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啊!” 

        

李柃失笑:“本来我还对那些散修们说那处秘境并非福地,而是祸患之所,但却没有想到还有这等好事。”

        

池英庭道:“师尊,这可是个绝好的机会呀,我们可以将那里圈起来,作为宗门禁地。”

        

李柃想了想,道:“不,我们把此事公布,放任各方修士进去探查。”

        

池英庭讶然道:“为何要如此?”

        

罗经纬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显然无法理解,李柃竟会作出这么一个决定。

        

李柃解释道:“因为能用上那些宝物的多是我香道修士,想要香道大兴,就要把眼界放宽,放长远。”

        

池英庭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师尊,那些东西就算被散修得了,也不会白白浪费,而是流通到真正需要的人手里,甚至于,那些人才最终也会为我等所用。

        

我们花费几百年间占据了四海的高层生态,已经在事实上掌控整个四海的资源,无论它出产的是什么稀世珍宝,都得把肉烂在锅里面。”

        

罗经纬则是提醒道:“仙尊,那处地方危险之极,如若让有心之辈潜了进去,后果不堪设想呀。”

        

李柃道:“以白沙商会的力量,是否将其封锁起来,就能做到万无一失?”

        

罗经纬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敢夸海口说能够做到。

        

因为这场祸患波及数十万里海疆,各处地方都出现过时空裂缝,显然没有那么容易完全封堵。

        

他们又不可能像当初积香宗占据却罗仙府那样,花费数以万亿计的灵石去建设。

        

因此,时间长了,被人找到漏洞,偷偷进出,不足以为奇。

        

相比于那些别有用心之辈所能造成的破坏,普通散修们可以说是温良无害,他们应该防备的根本就不是那些人。

        

李柃道:“有些东西落在纸面上,就好比故事有了自己的结局,可以一劳永逸解决问题,但在现实中,我们遇到的所有事情都不会永恒不变。

        

时光的力量足以侵蚀一切,我们这时候所作出的种种努力,完全有可能在千百年间毁于一旦。

        

倘若运气不好,末劫之时莫名乱战,也有可能被有心人利用起来,再度威胁北海。”

        

听得李柃此言,池英庭和罗经纬都忍不住心中一惊。

        

他们之前的确就是这么想的。

        

解决了此间问题,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不用再操心那么多。

        

但是李柃的眼界超出当下,放在遥远的未来。

        

在他看来,北海的安宁被打破,再度陷入混乱,几乎就是必然。

        

真正重要的是,到时候还有没有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力。

        

……

        

新白沙岛,坊市中,各方散修齐聚,对着一张新贴出的告示议论纷纷。

        

“兹有秘境暗藏灵香,特设寻香使探查收集……”

        

“这会不会又是套路?大凡凶地险地,多有危机,那些个商会,宗门不舍得自家子弟去冒险,就拿我们散修投石问路。”

        

“嘿,就算明知如此,大家还不是照样趋之若鹜?”

        

散修们往往都有一种奇怪的心理,那就是白沙商会把秘境封锁起来,不让他们进入时,猜测里面是不是洞天福地,藏着什么好东西。

        

而当白沙商会解开封锁,甚至主动张贴告示,征募各方修士为寻香使,进入里面探险寻宝时,却又认为里面是凶险之地,要拿他们投石问路。

        

远处的城楼上,罗经纬听到这些言语,不由得面都黑了。

        

这些犟驴,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啊!

        

难不成,当真非要坑蒙拐骗才能调动他们?

        

不过他毕竟也是草莽出身,转念一想,也不禁叹了一口气。

        

“这不怪他们,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

        

李柃赞赏道:“你说得没错,散修们之所以会产生如此的想法,其实很正常。

        

倘若异地而处,把我们放在草莽散修的环境里,同样也得如此怀疑。

        

不过坚信也好,怀疑也罢,告示已经张贴,入口也已经打开,不愁没有人进去里面博个机缘。

        

有了敢第一个吃螃蟹的,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更多个。

        

今后你们白沙商会就在此开设一个收购点,专门为我积香宗提供里面所产灵香。”

        

罗经纬想了想,问道:“那如果金钱大道嗅着味儿,想来掺上一脚怎么办?”

        

李柃淡然道:“公平竞争就是。”

        

罗经纬了然,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此后,那些散修们的反应果然不出所料,一边怀疑和忌惮,一边又忍耐不住冒险一搏的心思,开始报名参加。

        

寻幽探秘是许多散修赖以谋生的行当,哪里有不冒险的?

        

白沙商会在李柃的授意下,给出了相对而言较为公道的收购价格,从第一批秘境返回的人手里回收灵香。

        

此事一传十十传百,短短几年内,就催生了一个繁荣的市场。

        

李柃从那里回来,也在致力于研究分析所得之物,发现当中香品多为幽香之属,偏向于浓厚一类。

        

幽香是与清香对应的气质,他的香祖本源多为清香之属,有着兰花四清之韵,也即气清、色清、神清、韵清。

        

这些东西极大程度上的补全了阴阳相对的另外一面,即便是对他这般的化神境界都有所裨益。

        

但真论起来,这似乎又是香祖本源之外的一种动物香,以海中龙涎香为最。

        

这种海兽尸身所出的香品,实质上就是一种龙涎香,但与寻常龙涎香不同的是,它还包含着来自混沌虚空的本源,闻之能令人得益。

        

李柃花费一些功夫,亲自给这一系列的香品归纳总结,大致分为五种品类。

        

其一为海沫香。

        

此种香品质地最轻,漂浮在海面上,如同泡沫浪花,但是晒干之后研磨成粉,却又拥有着最为浓厚的质地,常能发烟,色白而近灰。

        

其二为血琥珀。

        

李柃尚还记得,自己前世所知的香道知识当中,有人就曾对琥珀香这一名词提出质疑,更有一说,时人于海滩追寻龙涎香踪迹,误将树脂琥珀指鹿为马,认作是龙涎香,由此而有讹称。

        

但这座洞天秘境里面发现的香品当中,却是有着一类,真真切切呈现出血色琥珀状膏脂的外形,这类香品晒干之后研磨成粉,拥有的香气醇厚幽远,韵味十足,略带几分血腥味。

        

其三为海珠香。

        

这是一种色泽莹白,光洁如珠的香品,但是外形呈现多枚珍珠结块的疙瘩状,在同一秘境洞天出产的龙涎香当中比重最大,气味也最为清冽。

        

其四为龙油香。

        

这是一种粘稠膏脂状的海兽分泌物,需与恶心的尸油一类区分开,它焚燃之后拥有着浓烈的馥郁幽香,感观接近于麝香类。

        

其五为水色香。

        

这是一种外形如同海蜇,水母的透明状水色香品,晒干之后炮制,可以提炼出质地淡雅的灵香,无烟火之气,质地最为清正。

        

五种香品并无高下贵贱之分,只是不同形态,特质的分法,具体到它们的品质与价值,还得由具体香品的灵蕴,甚至本源力量来决定。

        

但是依照李柃发现的规律,似乎海珠香和水色香当中所产品质较高,尤其是水色香蕴含的杂质较小,同样份量所能精炼提纯的比率也最大。

        

相比之下,海沫香大部分都是注水比重最轻,晒干之后精研,提纯一番,就所剩无几了。

        

五种香品都有一个特性,那就是能够增益气血精元,助益血肉成长。

        

其中海沫香拥有着亢奋机体的作用,能够配合一些精神层面的香品,活血益气。

        

血琥珀同样拥有着催发之效,但更加偏重于透支机体生命元气,补充气血之能,可以实现类似茶芜香的生死人肉白骨之效。

        

海珠香同样拥有着生死人肉白骨之效,但是效用更强,甚至能够促进生命机体的进化与成长,而不仅仅只是疗伤。

        

龙油香拥有着催人情致之效,能够配合自身人香,炼就对别人拥有极强共鸣效果的人香。

        

譬如配合助情香,炼就对异性拥有极强吸引力的香水,配合天狐一族魅惑之力,简直堪称颠倒众生!

        

而若是改换成为七情香,喜怒忧惧爱憎欲,同样能够引发共鸣,对于香绪引一类的法门拥有加持之效。

        

水色香则是拥有解毒化污之效,能够洁净机体,排除污垢,亦是在一定程度上改良根骨天资的佳品!

        

李柃把这些香品分别交予不同门徒,令其致力于它们的开发利用,然后便不再多管这件事情了。

        

现如今,北海积香宗渐趋成熟,香道的基础也被他打下。

        

大把精英,人才,能够为其所用。

        

……

        

光阴似箭,二十年后。

        

新晋筑基莫清恒于却罗仙府内拜过祖师像,顺利取得真传名位,从此之后,积香宗的第七代真传当中又添一位新弟子。

        

“清恒,你如今已然筑基,也该是时候授你本宗的真传秘法了,就是不知,诸多传承当中,你究竟对哪些感兴趣。”

        

负责教导莫清恒的六代真传罗右看着自己的这位得意弟子,面色温和道。

        

相比积香三真,方馨,燕笄那些年仅三百余,就已经筑基巅峰,摸到了结丹门槛的天之骄子而言,他这差不多岁数,但却连晋升筑基后期都看不到希望的修士,实在不值一提。

        

早年的雄心壮志早已化作乌有,也就是最近一个甲子,接连带出多位七代真传,方才聊解不甘。

        

现在他也早就没有什么攀比的念头,一门心思放在教书育人上。

        

这一次带的莫清恒天资悟性绝佳,纵然没有特殊体质,也拥有着针对香品的超凡感知。

        

只不过,他更多是利用自身机体去感受,而非简单通过鼻窍和神魂去感知。

        

莫清恒听闻自家师尊之言,想了想,道:“我能不能都学?”

        

罗右对他的回答毫无意外,只是哈哈大笑:“贪多嚼不烂,你好歹先把天地人三道当中的某一道钻研精深再谈其他。

        

而且宗门规制,不把某一路法门修炼至精通境地,是不允许获得更多真传秘法的。

        

除非你有那本事自创功法。

        

只要能够为香道发展添砖加瓦,宗门必将不吝赏赐,予以众多特权。

        

其中就包括了额外开放的学习权限。”

        

“自创功法吗?”年轻的莫清恒若有所思。

        

“喂,你不会真的想这么做吧,今我香道经历多年发展,从祖师爷的香魄理论到天地人三香,从众妙化香到香神观想,从通感识见到万香幻形,更有种种调香制香,叶心农大师的八香环渡,林翔云大师的三十二香属气味轮等等。

        

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先好生修炼,再说其他。”

        

罗右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好心劝说着。

        

这些年间,李柃没少回顾过往知识,补全自身道途。

        

罗右所提及的,叶心农大师的八香环渡理论,林翔云大师的气味关系图等等,都是李柃根据前世记忆整理出来,融合进香道理论的东西。

        

光是香魄理论等等学完,都得耗费不少年月,更不要说涉及到超凡之力的香道功法。

        

莫清恒感激不尽,连连道谢:“多谢师尊提点!”

        

三个月后……

        

“师尊,师尊,我成功了!我成功自创功法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