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好紧好大/公和我在浴室做好爽小说

        

庐江郡守!

        

秦亮与郭太后见面后的次日,便听到了这四个字。他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

        

不过事情这才刚刚有点眉目。王凌派人来洛阳,想联合扬州刺史诸葛诞、把现在的庐江太守文钦弄走,让秦亮去接任庐江郡守。事情还处在王凌的谋划商议阶段。

        

然而只是提起这个郡守,秦亮就没法淡定了。

        

别看扬州一分为二、魏吴各占一块,魏国扬州只有两个郡;但扬州对郡守来说,简直是当今大魏最好的地盘、没有之一。

        

有两个原因。其一,魏国各地的中外军、兵屯都是家眷分开做人质,实行严苛律法。一旦将士有逃亡、叛乱,便会把军士的家眷抓起来处死或为奴。所以吴蜀两国骂战的时候,骂曹魏篡位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骂曹魏使军民骨肉分离,所指便是错役制度。

        

不过这制度有漏网之鱼,扬州没有实行。所以地方军政主官对将士、兵屯的控制力极大,没有后顾之忧。

        

其二,秦亮查过文书,最近大魏朝廷的统计户口只有六十多万户、不到四百万口。最奇妙的是,十年前的户籍案牍、写的还是七十多万户,人口居然在负增长?

        

实际人口当然翻倍都不止。各地有士族豪族藏匿了大量人口,这帮人在朝野都有关系、说不定关系特别强大,一个太守根本不敢动。

        

魏国朝廷简直是一团糟,看上去有多达九个州,但朝廷权力分散,还有各种士族豪强分走了大部分利益,根本没法把全国的力量充分动员起来。

        

所以司州、豫州那些,看着地盘大又平坦,实际上利益早就分得差不多了,太守能过手的东西很少。 

        

而扬州那地方是魏国后来才占据的,又是魏吴征战的前线、士族的庄园财产没有保障。所以看着地盘不大、人口少,实际上官府几乎都能调动起来。

        

秦亮之前在孙礼门下做刺史兵曹,大概估算了一番,如果芍陂之役吴国不是忽然来袭,王凌把兵屯召集起来、聚集个六七万大军一点问题都没有。

        

庐江郡比淮南郡小一点,直接按兵屯名册点名,召集个两万人也没太大问题。

        

加上现在的士族官寮养私兵,有些郡守手里是正大光明的两三千步骑编制。到时候秦亮整个两三万人、还是经常在前线打仗的老兵,实力直接起飞!

        

秦亮拿着王凌的亲笔信,一连读了三遍,才还给送信的劳鲲。

        

劳鲲看了秦亮一眼,双手接过竹简,然后拿给王广。

        

秦亮几乎急得想团团转,但他还是深吸一口气,稳住了心神。

        

他太想要庐江郡守了,这是最好的地方!

        

而别的地方,关中最差,那里有不少司马懿旧部,好不容易有个郭淮是王家姻亲、还是个蛇鼠两端的人;司马懿在荆州、幽州打了一些胜仗,颇有威信,在当地也提拔过人。四个方向,只有扬州才能不怎么受掣肘和监视,毕竟那里是王凌的地盘。

        

扬州就只有两个郡,其中一个淮南郡是州治。庐江郡就是万里挑一的地方,外祖父的想法、简直想到了秦亮的心坎上。

        

秦亮的思维速度很快,考虑了没一会,他便神情凝重地说道:“外舅明鉴,具体策略上、这样做应该是成功不了。”

        

王广转头看向秦亮。

        

得益于秦亮在曹爽府、校事府干了很久,还是了解不少关系的。

        

他便说道:“庐江太守文钦是大将军的同乡,被大将军当自己人。文钦在景初年间就该被治罪,大将军保了他、后来他才做了庐江郡太守。现在外祖父与刺史诸葛将军联手、上奏文钦之罪,确实给了压力,但大将军恐怕仍然不会答应。

        

劳鲲道:“文钦谎报军功,已经查实了,人证物证都有。”

        

秦亮心道:就大魏朝廷这个鬼样子、全看关系,什么证据有用吗?

        

王凌从太和二年开始、就开始在扬州做刺史,经营扬州到现在已经十五年有余。中途只有一年多、干了一下豫州刺史,其余时间一直在淮南。

        

以前王凌就想把满宠弄走、没得逞,最后靠比谁活得长,把满宠熬走了。现在这个文钦明显不是王凌的人,所以王凌也想把他弄走。

        

秦亮便劝道:“还得奏功升迁,因为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报復出气、而是把文钦调走!大将军这次在伐蜀之役中大败,回来定会嘉奖很多人,趁机让大将军把同乡文钦也顺带升迁,才有一定可行性。”

        

劳鲲听得一头雾水,困惑道:“君所言,大败嘉奖?”

        

“对!”秦亮看着他道,“阁下没有听错。”

        

这时王广沉吟道:“仲明之言,颇有些道理。大将军把文钦调到扬州,正是丁谧之谋、故意为之。”

        

又是丁谧?秦亮的眼前、立刻便仿佛看到了一个八字胡的狗头军师。之前秦亮在芍陂立了功、却被弄到了校事府,主意便是丁谧出的。

        

秦亮道:“所以大将军只要极力反对,那事情必定办不成了。另外仆以为,不能与诸葛诞联名上奏。既然诸葛诞也不想与文钦共事,便让诸葛诞一个人上书。”

        

他想了想接着说:“丁谧出主意、掣肘的就是外祖父,外祖父虽是扬州都督,但在此事上反而不好说话。

        

诸葛诞与夏侯玄是浮华友,互为知己;大将军又很信任夏侯玄。因此诸葛诞的态度,在大将军府更管用。

        

外祖父不要参与,反而可以降低大将军府诸公的戒心。而诸葛诞上奏,在大将军府看来、则只是内部事务而已。”

        

王广点头道:“我也觉得仲明的做法、更容易成事,我这便写信给阿父,改变计策。”

        

秦亮欣慰地看了一眼丈人,说道:“可以让诸葛诞带话给夏侯玄、请夏侯玄也帮忙写封信。”

        

王广立刻同意了秦亮的策略。

        

秦亮最后还是叹了口气道:“如此一番作为下来,调走文钦应该不难,但仆仍不一定能接任庐江郡守。”

        

不过秦亮没有轻易放弃,他想继续尝试争取一下。除了请郭太后出面,表叔令狐愚在曹爽府干得不错、好像很得曹爽之心,也可以去找一下令狐愚。司马师那里,可以先问态度。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