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女主胸大还喜欢暴露/闷骚少妇两腿张开

      

戴林在旁边看得大奇,只觉这年轻城主一身气息,徐徐上涨,如同涨潮般,片刻的功夫,几乎溢满。

        

由于不是自己独来,旁边又有戴林、林剑屏这些强者。

        

天阳不愿使用黑暗侧的能力,以免暴露自己‘变节者’的秘密。

        

既然黑暗粒子没什么发挥的机会,他也不想浪费,干脆拿来转换成星蕴,补充下刚才的消耗。

        

另一边。

        

林剑屏和那黑暗皇帝并末立刻交手。

        

他们相隔对峙,似乎都在观察着对方。

        

突然间。

        

天阳感觉王城主场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压力大减,就连戴林现在也不用他掺扶,也能够自己站稳脚跟。

        

天阳‘咦’了声,细细感知,察觉到王城的主场并非撤消,而是缩小范围,提升威能。 

        

此刻,那黑暗帝王跟林剑屏所在的百米方圆内,地面嗡嗡作响,仿佛连空气也变得沉重无比。

        

原本是王城主场已经缩小到只有百米方圆,使得压制力提升了好几个等级。

        

纵使受到压制,林剑屏依旧气定神闲,他背负双手,呼吸自如。

        

仿佛不曾受到主场的影响。

        

戴林呼出口气道:“林城主实力惊人,恐怕已经抵达了人类所能够触摸的极限,升华之路已经走到尽头。”

        

“除了那传说中的终极者外,已经无法再进一步提升了。”

        

“不过,在速度上,我觉得还是天阳城主你更胜一筹。”

        

“所以我有点担心啊。”

        

“如果无法规避,林城主要怎么在那位帝王攻击的同时,进行反击。”

        

天阳有些意外地看了戴林一眼,没想到他对自己有如此高的评价。

        

纵使只有速度一项强于林剑屏,可这要传出去,依旧足以掀起轩然大波。

        

毕竟。

        

作为参照的,是升华之路的第一人!

        

戴林呵了声道:“虽然我在哪些方面都比不上你们,不过眼力劲还是有一点的。特别是天阳城主你带着我两次移动,这样的速度,就是狩猎者也很难做得到。”

        

“这应该跟你的体质有关系吧?”

        

天阳轻轻颌首:“我的异体能够提升速度。”

        

戴林哈哈笑了声:“看吧,我都说我眼力不错。”

        

笑着笑着,他寄动到了伤口,又倒吸了几口凉气。

        

还想说点什么。

        

突然,他看见天阳一脸肃穆。

        

戴林接着感觉到,林剑屏的气场已经释放出来,并且逐渐壮大。

        

白霜堡将军暗惊道:“林城主竟然要主动出手,那黑王果然那么厉害吗?”

        

“很厉害。”

        

作为跟黑王正面交锋的人,天阳觉得自己完全有资格评论。

        

那位黑暗帝国的皇帝,无论是能力、力量还是其它方面,都非常厉害。

        

哪怕是‘战争祭祀’沙门那样的异神,都末曾给天阳同样的感受。

        

不过想想倒是不出奇。

        

毕竟这一位,可是跟‘征服王’银城交手而不死的存在。

        

如果不厉害,早就被银城把骨灰都扬了,哪里还能够沉睡到现在。

        

当年,银城同样是走到了升华之道尽头的人。

        

如今的林剑屏也是如此。

        

到底哪个会更厉害一些呢?

        

这时,天阳看到,林剑屏身周升起一道又一道的剑光。

        

那些剑光遍布四周,分布在林剑屏和黑王百米方圆之内,剑光隐隐约约,并不清晰。

        

仿佛随时会消失一样。

        

但给天阳的感觉却无比危险。

        

突然场间的黑王身影淡化,似乎就要脱离现实。

        

可很快他又恢复正常,并且身上连接弹起几缕银光,浮现数道银白裂痕。

        

仿佛刚才已经被无形的剑光撕裂伤害到。

        

天阳愣了下,接着明白过来:“好厉害,林城主封锁了空间!”

        

戴林先是怔了下,旋既才明白过来。

        

林剑屏用那些淡若云烟,看上去没有丝毫威力的剑光封锁了空间,使得黑王无法再像之前那般脱离现实。

        

显然刚才黑王进行了尝试,结果就被那些缥缈的剑光在身上撕出了几道伤口。

        

此刻。

        

黑王身上的银色裂缝飘荡起了漆黑的气息,那里面的银光转眼消失,伤口也自行愈合。

        

戴林松了口气,嘿了声道:“林城主果然厉害,他大概知道自己无法在规避对手攻击的同时进行反击,干脆封锁了空间,让那位皇帝遁去无门。”

        

天阳轻轻握紧了拳头道:“这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很难。”

        

“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封锁空间,甚至在‘门’上做了手脚,让想要硬闯的人都要传出代价。”

        

戴林听得连连点头,他专注地看向场间,生怕错过某些细节。

        

场间,林剑屏在封锁了空间之后,右手探出,掌心向上,缓缓抬起。

        

他手中如托千均之物。

        

空气开始震动起来。

        

地面更是响起轰隆隆的震响。

        

这响声不绝于耳,响个不停。

        

广场地面迸裂出一道道裂缝,扩散向四周,让有的地面往下沉降,有的却向上升起,形成了一道道断层。

        

光是那能量扩散的余波便已如此,而广场的另一边,林剑屏处星蕴已经几若实质,绽放耀眼的银芒。

        

仿佛银河垂落大地,让天阳两人已经很难看清林剑屏的身影。

        

林剑屏的气息仍在不断上涨。

        

此刻,他的气息无比凝聚,锋芒毕露。

        

如同一柄缓缓出鞘的神剑。

        

剑末出,那惊天锐意,已经显现。

        

观战间,突然天阳拉了戴林一把,将他往自己身边带得一带。

        

戴林还不知道天阳这是何意。

        

忽见刚才自己站的那个地方,地砖无声无息地左右裂开,从里面喷起了一股沙石。

        

他吓出一身冷汗。

        

这要不是被天阳扯过来,只怕自己现在裆下要一片清凉了。

        

即便只是观战,林剑屏释放出来的气息锐意便已是这般浩大,天阳不敢想像,这时那黑王要承受多大的压力。

        

纵使是黑暗帝国的皇帝,黑王显然也无法任由林剑屏提升蓄力而无动于衷。

        

那容貌平凡的帝王这时抬起双手,左右分开,从他掌间不断出现一团又一团纯净的深黑色光芒。

        

这些光芒凝聚成球体,大大小小,一个又一个地分散在黑王的四周。

        

球体与球体之间,有丝丝缕缕的紫意牵引连接,使得这些球体既独立又似是一个整体。

        

随着黑王双手一转,这些球体开始转动起来,组成了一个‘圆盘’。

        

显然,这是黑王的‘盾’。

        

天阳看得心头一震。

        

他跟黑王正面交锋,还末见他使出这样的手段。

        

当然。

        

这也是因为林剑屏的飘渺剑光封锁了空间,逼得黑王不得不战,否则的话,林剑屏这一‘剑’要时间蓄力,黑王只需脱离现实就行了。

        

不过,林剑屏这一‘剑’逼得黑王得拿出‘盾’来,拿出防御的姿态来,足见其不凡。

        

终于,这一‘剑’蓄无可蓄。

        

林剑屏在那银河涛光之中,托至头顶的手掌朝向黑王,如同推剑出鞘一般。

        

轻轻向前抹去。

        

那冲天银芒,徐徐收敛,化作一剑。

        

平平凡凡,普普通通。

        

不急不缓地滑过空气,朝黑王刺去。

        

那剑表面看起来虽然普通,虽然平凡。

        

可几乎集聚了林剑屏一身力量的东西,怎么可能会真的普通,真的平凡?

        

像天阳和戴林这样的天阶,自是明白那一剑的可怕。

        

这一剑的可怕之处在于,将能够开山劈海,毁天灭地的力量。

        

全然收束,无有遗漏,没有一丝外溢。

        

甚至连气息也给收敛得一丝不剩。

        

试问这一剑。

        

何物能挡?

        

何人能挡?

        

就在林剑屏那柄普普通通的长剑,不快不慢的滑来时。

        

黑王双手十指虚拢,仿佛捉着什么一般。

        

先是往上一提,再几前压。

        

那由数百球体所形成的‘圆盾’便朝向那滑来的一剑,在丝丝缕缕紫意地牵动下,这‘圆盾’圈圈旋转起来。

        

转眼之间,这‘圆盾’化成了一面‘磨盘’。

        

竟是要将林剑屏全力攻来的一剑磨灭辗碎!

        

如同经过了千百个世纪般。

        

那一把平平无奇的剑,终于走过林剑屏和黑暗帝王之间的距离。

        

剑尖轻轻刺进了那座‘磨盘’的中心处。

        

猛然炸起了一朵绚烂的火花!

        

一颗漆黑纯粹的光球,如同水泡般被刺破,炸起火花,又迅速沦为一团雾气。

        

烟消云散。

        

但对于这座‘磨盘’而言,少了一颗光球,算不了什么。

        

它仍继续旋动。

        

速度不快也不慢。

        

如果这些光球不是旋转而是直线推进的话。

        

那么它推进的程度,将和林剑屏那柄剑相应一致!

        

同样的速度。

        

一者前推。

        

一者旋动。

        

擦出耀眼火星!

        

剑尖与磨盘迸射出万千火星,那每一点火星,其实是被‘磨盘’从那柄剑上,磨碎剥离的一缕剑气!

        

一缕缕,一丝丝纤细的剑气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宛若夏夜盛放的烟火,蔚为壮观。

        

那看上去如同头发丝细小的剑气,一落到地面,却撕开了井口般大小的缺口;落到石柱上,便将需数人合抱的粗大石柱炸成粉末!

        

此刻,漫天剑飞四溢,被‘磨盘’不断剥离。

        

可林剑屏那柄‘剑’,却丝毫末见变化。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