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交换系列70部&岳用嘴帮我口出来

当周坤指挥徒众们忙碌布置大阵的时候,并不知造成此方异变的真正罪魁祸首仍在他脚下不远处的土地中。

        

“师弟,收敛气息,小心行走,不要触动脚下的禁制。”

        

在一片幽暗的旷野中,卓元节持剑行走于前,徐逸则紧随其身后。

        

“不行了,师兄,我神晕目眩,得休息一下。”

        

迈出几步后,徐逸便满头的冷汗,闭上眼轻声说道:“咱们这是来到了什么鬼地方?”

        

不久前,徐逸被那名元婴修士控制住,性命一度垂危,听从女鬼素娥的指示,将那截两世花树根抛在别宫殿前方位,那树根落地之后很快成长为一株大树。

        

伴随着这异变,徐逸在那一瞬间也感到一股澎湃的力道涌入体内,竟然成功反杀那名元婴期的敌人。然后当他靠近大树时,便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凭着这株大树控制整个大阵。

        

当时不暇细想,他第一时间便放开了大阵各种禁制,让阵外的卓元节等三名师兄走入进来,收拾掉了那些残余凶徒,并解救出几百名被这些凶徒掳掠至此的工匠,继而便从这些工匠口中得知许多内情,佐证了他此境有人谋反的猜想。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最稳妥的做法无疑是尽快离开此地并将广陵府逆乱的消息传递给中州皇朝。

        

但在见识过此处遗迹的各种神异后,徐逸又怎么舍得离开。

        

所以在商量一番后,便决定由袁齐和杨博文护引这些幸存者先离开,与庞柱子一起将此间的谋反消息传递出去,徐逸则同师兄卓元节留下来继续探索这遗迹的秘密。 

        

那一株能够让徐逸凭之控制整座遗迹大阵的花树新生不久,便遭到了大阵杀机的反扑,很快便又枯萎死去,但在原地却出现了一个向下的通道。

        

徐逸本以为这通道是通向一个放满财宝的陵寝地宫,走下来后才发现身处一片暗无天日的旷野,再想退出,后路已经消失不见。

        

那之前作出各种引领指示的女鬼素娥,也在进入这空间后化作虚无,仿佛其存在的使命就是为了将有缘人引至此处。

        

唯一可称欣慰的是,卓元节在进入这里后惊喜的发现他不再受道鼎法禁的压制,道境剑仙的强大修为可以尽情施展。

        

但这片空间对徐逸就不够友好了,这里显现的法则碎片前所未有的多,哪怕徐逸并不刻意的观察,海量的信息也从他视线中涌入脑海,给神魂造成的负累远远超出了之前神魂未经顿悟洗炼那时候。

        

卓元节持剑站在徐逸身侧,打量着这一片似乎无边无际的旷野,沉声说道:“此间脱离中州天地,不受道鼎法禁的约束,倒像是一方道界。”

        

“道界难道就是这个鬼样子?这里阴风阵阵,元炁寡少,哪里有什么修行胜地的模样?”

        

徐逸听到这话,顿时大惑不解。

        

“道界生成的契机、法则不同,最终形成的道界也都不尽相同。有的道界四季长春,有的道界无分昼夜。存在越久、法则越完整的道界,才会越像外部的天地。”

        

卓元节闻言后便解释道:“此处空间是具备了道界的一些特征,但法则混乱、失于调理,应该是一种道界的雏形,只是不知因何受阻,衍生的过程被打断,停滞于此。”

        

“原来是这样……那么师兄,这会不会是前朝皇帝不肯面对亡国的命运,所以逆天而行,打造一个道界,继续在这方天地里称尊做王?”

        

徐逸回想之前幻象中所见那前朝皇帝近乎癫狂的模样,口中猜测道。

        

“有这个可能,只不过有关道界的形成,无论在中州还是海外玄门都是一个晦涩深奥的话题。咱们宗中也只有师父和徐师叔对此应该所见颇深,但他们对此也并不多作提及。”

        

卓元节沉吟道:“进入此间的通道是师弟你打开的,应该和这里关联颇深。你仔细想一想,寻找出路应该不难。”

        

就算没有卓元节的提醒,徐逸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有那么一会儿,他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是前朝皇室的遗孤,所以在进入这前朝遗迹才会有这么多的与众不同?

        

但他的身世其实很清白,他师父徐临止也并没有向他隐瞒。

        

他的生父姓方,出身江南大族,少年时游学金陵,邂逅了他的母亲、一个秦淮画舫上的歌姬。都是青春放荡的年纪,不顾世俗、贪欢无度,于是便有了他。之后便是大妇不容、逐出家门、小妾弃子的俗气剧情。

        

就算是他父母哪一方同前朝皇室有什么血脉牵连,但前朝覆亡已经百数年之久,而他十几年前才来到这个世界,足够血脉稀释数代,彼此间的联系也已经很浅。

        

抛开虚无缥缈的血脉牵连不说,徐逸其实更愿意相信摆在明面上的线索,原因就是他这一双得天独厚的慧眼,在杨家大宅看到了就连卓元节等人都看不到的女鬼素娥,又拿到了蕴藏玄机的那截两世花树根。

        

那树根应该就是打开此方空间的钥匙,徐逸又将内里的玄机推演成法诀炼成,种种机缘巧合满足了激活钥匙的条件,所以那女鬼素娥才做出各种的指示,将他引到了这里。

        

至于他来这里要做什么、或者能做什么,关键信息的缺失也让他不明所以,唯有在此空间中仔细探索,希望能够寻见端倪。

        

“师父说我最好是在一方道界中完成筑基,之前还觉得是一个非常苛刻的条件,却没想到无意中就走进了一处疑似道界雏形的空间。可是这里元炁全无,我体内的窍穴又涌现诸多,全都没有经过温养,根本就达不到筑基的要求……”

        

想到这里,徐逸一时间也不知来到这里对自己而言究竟是恰到好处的机缘,还是不逢其时的寻常经历。但既然来到了,总要探索一番。

        

此间法则碎片显现太多,海量讯息对神魂造成的冲击实在太大,徐逸又总不能一直闭着眼睛。

        

一番思索后,他想起庞柱子赠给他的《守正录》中记载着一门名叫做“六甲降魔决”的神魂祭炼法。这门法诀需以神魂观想六甲元符,再以六甲元符打压消灭神魂中日常滋生的邪欲心魔,日降一魔、神魂自壮。

        

六甲元符的观想幻化并不困难,哪怕是正常心智的普通人,只要能够获得六甲神将的法相存神观想,都能凭此扫除脑海中幻生幻灭的邪欲杂念。

        

只不过普通人的邪欲杂念并没有通玄异力,即便修持再久,也只能确保思欲无邪,并不能让六甲元符持续壮大,护法卫道。

        

东玄宗倒是也有温养神魂的法诀,而且较之六甲降魔决更加的中正醇和,但在眼下,并不如六甲降魔决更有效率的扫除抵消徐逸神魂所受到的法则讯息的冲击。

        

徐逸灵力注入玉简,玉简中相关的篇章便在眼前幻显出来。

        

“那位庞少君,对师弟你倒是慷慨友善。这六甲法相乃玄门宗师元神刻绘,远比一般的神将法相更加的清晰直观,也更加容易入手修持。”

        

卓元节扫了一眼那几尊惟妙惟肖的神将法相,便连忙收回了视线,口中感慨说道

        

这法相每经一人受教观想便会模糊一分,卓元节早入道境,自然不会贪求师弟的机缘。因此正一道传要更加的注重师徒父子之间的授业,若有一个强大的引路人,哪怕禀赋不算极高,修行起来也能事半功倍。

        

“那小子除了嘴碎话痨,的确是一个难得的良友。”

        

听到师兄这么说,徐逸也忍不住微笑道,心里希望自家两师兄和庞柱子能够躲开广陵府逆乱的危害。

        

道君亲绘的神将法相的确不凡,甫一显现便投影于徐逸神魂中,待他以自身神魂力量将其填充注满,徐逸神魂中这六甲神将便威能显现,扫除一切与神魂不相融洽的气息,让徐逸的神魂再次变得清爽起来。

        

“这正一道传也太有效率了吧!”

        

饶是已经从师兄口中得知正一道传的一些特点,徐逸感受到如此快速的法诀传授,一时间也是大感惊讶。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