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翁熄合集&娇萝白丝额嗯啊h

    

“法克,你到底在干什么?”

        

埃伦怒火冲天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用这种语气和肖克说话,埃伦还是第一次。

        

因为在埃伦的印象之中,肖克是猎人之中极其靠谱的那一类。

        

可是肖克却让丹尼尔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袭击了,看到这个报道的时候,埃伦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也不怪埃伦这么生气,在拦截到警察的通讯时,肖克也懵了。

        

丹尼尔作为一个老猎人,虽然战斗力下降的厉害,但经验和智慧还在。

        

再加上肖克后来虽然没有频繁打扰他,但偶尔也会在丹尼尔家附近巡查一番,确保没有怪物在这附近出现。

        

安妮几乎一刻不停的监听着小镇的报警电话,以及任何和怪物有关的消息。

        

正常来说一个小镇出现怪物,肯定会有命案发生。

        

可做一次怪物们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冲着丹尼亚来的。 

        

到目前为止,肖克在这个小镇还是没有发现任何怪物的踪迹。

        

这些袭击的丹尼尔的怪物,在完成目标后直接离开了小镇,丝毫没有拖延。

        

肖克穿着一身西装站在丹尼尔的书房之中,大量的警察在书房中取样。

        

安妮正缠着警长问东问西,为肖克打掩护。

        

此时肖克的眼睛变得如同毒蛇一样,他一手拿着电话,一边淡淡的说道:

        

“埃伦,你先等等。”

        

肖克蹲了下来,近距离的观察着地上的尸体。

        

“死者是两名年轻的男性,头颅被人砍掉不知所踪,无法判断他们的身份。”

        

在洞察之下,尸体上的任何细节都不会被错过。

        

突然肖克伸手将一具尸体翻了过来,这具尸体的胸口有一个伤口。

        

伤口并不大,但周围却呈现一种诡异的肿胀状态。

        

“在尸体上发现了伤口,这种伤口无法致命,但却杀死了这个怪物,是吸血鬼,埃伦,丹尼尔还活着。”

        

肖克眯了眯眼睛,紧绷的面孔终于松了下来。

        

这种伤口是他的手枪弩发射钢珠造成的。

        

那些钢珠肖克浸泡了吸血鬼油,并不是特意浸泡,只是肖克之前实验手枪弩时剩下的。

        

当时就装在手枪弩中没有取出来。

        

肖克现在能够断定,丹尼尔没有死!

        

地上的两具尸体都是吸血鬼的,所以他们才会被吸血鬼油杀死。

        

当吸血鬼死亡后,剑油逐渐失去效果,那些黑色的脉络消失不见,这才让吸血鬼的尸体不容易辨认。

        

不过侵入了吸血鬼油的伤口附近,依然会有一些很明显的痕迹留下。

        

“你确定丹尼尔还活着?那我为什么联系不上他?”

        

听到肖克的话后,埃伦的语气也轻松了下来,但她随即疑惑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但我的手枪弩和科尔特枪不见了,也许丹尼尔去追击吸血鬼了?”

        

肖克没有找到弩和柯尔特枪,着让他有一种不好预感,丹尼尔不会是带着柯尔特枪跑路了吧。

        

“不,如果是去狩猎,丹尼尔不会不叫上你,除非……他被俘虏了!”

        

埃伦否定了肖克的说法。

        

但肖克有些不太相信这个说法,因为柯尔特枪不见了!

        

现场并没有开枪的痕迹,最起码没有吸血鬼被这把枪杀死。

        

吸血鬼这种怪物可不是什么博学的生物,这点肖克很清楚,他们最多懂一些拉丁文而已。

        

这还需要是一个拥有活的够久的吸血鬼的巢穴才行,比如安妮之前呆的巢穴。

        

吸血鬼们绝对不会去碰一把平平无奇的古董枪,当然,也不排除袭击这里的吸血鬼认识这把枪或者这把枪根本对怪物无效。

        

不过不管是哪种情况,都对肖克极其不利。

        

一旦柯尔特枪丢失,丹尼尔还没了踪迹,肖克的猎魔枪计划又陷入了绝境。

        

“我会去尝试追踪这些吸血鬼。”

        

肖克叹息了一声说道,他现在非常希望是这些吸血鬼把枪拿走了。

        

刚刚挂断电话,安妮就走了过来。

        

她小声地在肖克身边说道:

        

“肖克,幸运兔脚被挂起来了。”

        

对于这件诅咒物品,安妮的记忆极其深刻。

        

这种诅咒物品是非常危险的,虽然丹尼尔没有把它锁在封印盒里。

        

但丹尼尔放置幸运兔脚的台子是特制的,能够封印这个诅咒物品。

        

肖克皱着眉头,来到幸运兔脚的柜子前。

        

果然,那个如同钥匙坠一样的诅咒物品,被挂在了麋鹿的角上。

        

突然肖克的眼神微微一凝,在这个麋鹿头雕像后的白色墙壁上,有一丝黑色的痕迹。

        

就好像是用皮革在墙壁上用力摩擦留下的痕迹一样。

        

看了一眼四周,客厅之中并没有警察,警长站在门廊下双手叉腰愁眉不展的和不知道什么人说着话。

        

肖克不动声色的将手伸到了麋鹿雕像后,将笔记本抽出来悄悄的藏在了西服中。

        

虽然还没有看笔记本的内容,但肖克的心里已经有了判断。

        

丹尼尔是被吸血鬼抓走了!

        

否者丹尼尔没有必要把这个笔记本藏的这么隐蔽。

        

要知道别人可不知道幸运兔脚原本是放在哪里的,而且幸运兔脚非常具有迷惑性,如果不认识他的人,只会把它当做一个钥匙坠。

        

这些警察们进进出出这么多次,就连警察的痕迹鉴定专家也没有注意幸运兔脚。

        

要不是第1次见面时,安妮打算触碰这个兔脚,丹尼尔给她详细的解释了兔脚的功能,估计安妮也不会注意这个东西。

        

给了安妮一个眼色,让安妮戴上手套,将幸运兔脚拿走后,肖克神色平静地离开了丹尼尔的家。

        

回到旅馆之后,肖克这才将丹尼尔的笔记本拿出来,非常严肃的打开了笔记本。

        

笔记本之中临摹了大量的柯尔特枪配件,并且旁边还有拉丁文注释。

        

不过一些用红笔圈起来的部分,立刻就吸引了肖克的主意。

        

如果但看一两条信息,肖克根本摸不着头脑。

        

但把大量的信息综合起来看,一条极为明显的线索就浮现出来了。

        

关于柯尔特枪的秘密,丹尼尔有一个猜测。

        

那就是彗星,这个词语大量的在笔记本中出现。

        

同时他还用拉丁文写下了“在诺曼人入侵英国之前,彗星归来,后来诺曼人征服了彗星。”

        

在西方的文化之中,彗星通常被视为战争的象征。

        

而在柯尔特枪被造出来的时候,哈雷彗星同样出现在天空,同时也是一场大战的战场上。

        

只不过丹尼尔着重的在征服这个词语上画了很多圈。

        

除了这个之外,关于子弹部分丹尼尔也同样给出了猜测。

        

这些子弹并不是普通的子弹,它们是巫术子弹。

        

需要很强大的巫术才能够制造出这种子弹,这把枪的制作者塞莫尔·柯尔特就精通巫术。

        

虽然这些备注只做出了一半,但有了前面的参考后,肖克很快就找到最后的关键信息。

        

科尔特枪是在一场以征服为目的战争关键时刻,在彗星出现的那一刻制作出来的,让枪汲取了彗星的力量完成蜕变。

        

具有神秘力量之后,再配合强大的巫术子弹使用。

        

当然,这些结论只是肖克根据丹尼尔的猜测推断出来的,具体是不是真的他也不知道。

        

但有一个研究方向,总比毫无目的的乱试来的好。

        

将笔记本郑重的收好,肖克拿出了双剑,安妮则将两把手枪弩和一些弩箭与砍刀装进包里。

        

现在最重要的是,救出丹尼尔!

        

“叮叮叮——”

        

就在肖克准备将武器拿上车的时候,肖克的电话突然响起。

        

皱着眉头看到来电显示上迪恩的名字,肖克按下了接听键。

        

“嘿,肖克,我们需要支援。”

        

电话才刚刚接通,迪恩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迪恩的话,让肖克的眉头皱的更紧,他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恐怕我没办法支援你了,我可以推荐一些很可靠的猎人给你。”

        

“好吧,你那边出了什么事吗?”

        

迪恩的语气中带着一些失落,但他还是很关心的问到。

        

肖克犹豫了一下,才把丹尼尔被袭击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本他并不觉得迪恩会认识丹尼尔,但当他说完后。

        

迪恩却直接笑了,他高兴地说道:

        

“肖克,你这次还非来不可,我父亲已经找到了袭击丹尼尔的吸血鬼老巢,不过它们人数众多,我们需要帮手!”

        

“你认识丹尼尔?”

        

肖克有些惊讶的问道。

        

“当然,丹尼尔可是我父亲的启蒙导师,在听到消息的第一时间,父亲就开始着手调查了,他绑架了三个和丹尼尔有仇的吸血鬼才找到线索。”

        

迪恩显得很高兴,因为他的父亲终于联系他们了。

0

更多精彩

2022年6月1日 小羽 0

太冲想到这一团乱麻的局面,也是有些抓瞎。          徐州毕竟新下,统治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