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唇含着绳子走路_娇妻趴在桌子边把屁股撅起来

     

“朴大人,不是援军,是大王派去北虏议和的使团。”

        

“本帅早就知道。”

        

平壤城东,挹灏楼。

        

统御史朴从命在一群家丁簇拥下,抬头望向前来禀告军情的七星门把总。

        

“议和使团?”

        

当听到说来平壤的不是援军,而是大王选派去平安道的使团时,朴帅大吃一惊,挥退家丁,再次询问来人:

        

“你是说北虏没杀他们?郑都监他们还活着?”

        

把总刚从北边七星门一口气跑到这里,累的气喘吁吁,他缓了口气,连忙道:“大人,小的不认识郑都监,也不确定是不是郑大人,不过听他手下说话口气,应该确实好像是大王派来的人。”

        

朴从命满脸狐疑,他虽在平壤,却也听说过先前两拨朝鲜使者的遭遇,前面两路使者,在出使齐国后都被刘招孙处死,首级被人送回朝鲜,

        

那么,这个郑斗源是怎么活下来呢? 

        

以他对刘招孙的了解,那武夫绝不会轻易放过朝鲜使团。

        

难道,郑斗源他们根本没去平安道,或者已经投降北虏?

        

“朴大帅,他们现在七星门,急着要见您。”把总小心翼翼补充说。

        

“本帅早就知道,取兵刃铠甲来,你在前面带路,其他人都本官去七星门!”

        

和其他两班出身的高官不同,统御史朴从命出身微寒,他在三十岁时还是一介虞候,堪堪只有九品,在两班泛滥的李氏王朝中后期,这样的出身,这样的品级,注定是末流中的末流。

        

可是命运偏偏眷顾这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萨尔浒战后,朝鲜国内反对光海君的声音越来越大,朴从命顺应天命,成了绫阳君的死士,协助主公驱逐光海君,入主汉城,因此有了从龙之功。

        

李倧对这位过命的兄弟也毫不含糊,短短十年时间,对朴从命连番破格提拔,让他从一个濒临被杀的小虞候,升为可以左右朝局的大人物。

        

为报答大王知遇之恩,朴从命这些年勤勤恳恳,为朝鲜国操碎了心。

        

武定元年,大齐帝国在瘟疫流民干旱的连番打击下损失惨重,武定皇帝的突然“驾崩”,更是让齐军士气陷入谷底。

        

朴从命自诩知兵,而且他觉得自己对刘招孙颇为熟悉,于是便与统制公李舜义日夜筹划攻齐事宜。李倧接纳了朴从命李舜义建议,下令朝军越过鸭绿江,进攻宽甸、抚顺等城。

        

在这场乘火打劫中,朝鲜人尝到了不少甜头,他们从辽东拉走大量铁矿粮食,俘虏数万人口,为此,李倧下诏嘉奖朴从命,夸他做得好。

        

大王的期许和肯定,更让朴从燃起熊熊忠君爱国之心,这也是为什么面对齐军南下,平壤府周边文官武将纷纷向南溃逃,而朴从命却坚守不退的原因。

        

“本官早就知道,郑都监来了便好!”

        

朴从命边说边翻身上马,他身形矫健,灵巧的像个猴子,尽管位居高位,朴大帅却没有显出一丝老态,不止是身形,连目光也还保留着他在行伍时的凌厉,狠辣,

        

家丁头子胡万,听了诧异道:“老爷,这些文官可是不好对付。”

        

朴从命挥舞马鞭,冲到了最前头,回头对一群家丁大笑:“本帅早就知道他们不好对付,那就让他们去对付别人!”

        

~~~~~

        

七星门。

        

使团马匹踩着大同江上的浮桥,小心翼翼朝对面七星门走去,马蹄踩下,劣质桦木发出令人不安的吱呀声,仿佛有老鼠在下面啃食桥底,听的人心惊胆寒。

        

河对面便是平壤七星门,甬道内外挤满了看热闹的守军士兵,他们身上的鸳鸯袄都已破破烂烂,一个衣衫褴褛的朝鲜兵正光着脚在江边走,充满好奇的朝浮桥上走过来的人打量。

        

李自成抬头正好望见了这一幕,他判断七星门这支守军,还不如前明卫所兵。

        

“你们在辽东劫掠那么多粮食金银布帛,都到哪去了?”

        

郑斗源偷偷瞟了眼浮桥两边奔流的大同江,脸色变成惨白,小腿开始有规律的打颤。

        

“到···到哪儿了?老夫想想,反正,反正不会到百姓手里。”

        

李自成见他这怂样,也不多问,匕首抵在郑都监官袍后,压低声音道:

        

“待会儿,我们先下桥,你和你的人在后面。”

        

平地一阵风吹过大同江江面,原本就不怎么牢靠的像风筝似得,轻轻摇曳。

        

郑斗监一个踉跄,身子一歪,差点跌落江中。

        

李自成连忙将他扶起。

        

“伤着没”

        

郑都监支支吾吾,额头渗出细密汗珠,两鬓花白的头发在风中纹丝不动,粘贴在汗水里,再看他脖子,也已涔涔汗湿了。

        

“老夫老了,不,不中用了,老夫自幼晕船,”

        

走在最后面殿后的赵远之,乐得哈哈大笑,使劲摇了摇浮桥。

        

刚刚挣扎站起郑都监,身子失去重心,再次摔倒。

        

李自成上前去扶,只听哇一声,老头子竟吐了出来。

        

李自成暗叫声晦气,用铁臂手抹去前胸铠甲上沾染的秽物。

        

郑都监吐了好一会儿才停下,老脸像白纸,汗水顺着脸颊流淌不停,仿佛也急促起来。

        

“李军门思密达,老夫身子不中用了,让老夫先下去吧,老夫今日就劝说,劝说·····”

        

李自成担心待会儿老头会死在桥上,想了一会儿,命队友稍稍退后,让老郑先走。

        

郑斗源感动的老泪纵横,夹杂着鼻涕,大声对李自成道:

        

“思密达,太上皇有李军门这样的大善人,必能一统天下,万民归心。”

        

李自成挥挥手,示意老头不要废话,他使个眼色,赵远之几个攥紧短弩短铳。

        

距离七星门只剩最后十多步,李自成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是他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带的也是新手,尽管如此,他们这一路处处小心,可说是做到了滴水不漏。

        

“大官来了,干不干?”

        

赵远之抬头望向城头,用猎人的口吻对众人道。

        

七星门城头人头攒动,就在刚才,几十个身材魁梧,装备精良的朝鲜兵出现在对岸,簇拥着个大官模样的将领,那大官还骑着马,正朝浮桥这边张望。

        

“朴从命,平壤最大的官,上去宰了他!”

        

赵远之又在撺掇。

        

“闭嘴。”李自成狠狠瞪他一眼,周围几个蓑衣卫也露出厌恶表情。

        

“哈哈哈,本帅早就知道,郑都监必不辱使命······与北虏和谈的怎样了?哈哈哈哈。”

        

朴从命翻身下马,对着还在桥上的郑斗源大笑起来,仿佛是见到阔别已久的好友,自来熟似得哈哈了两遍。

        

郑斗源眼珠子不停朝两边转动,像在看身边站着的人。

        

朴从命认真看了看两边,发现没有人,又哈哈两声,摆出东道主口吻:

        

“本帅早就知道,刘招孙这狗贼,和他岳父一样,分兵合击,来平壤送死的······你们鞍马劳顿,看把郑都监都累成······今夜便在七星楼为你们接风洗尘。”

        

李自成望向前方,身边一名队友不停给他翻译两人说的话,五名朝鲜使臣还在桥上,隔着几个肩膀,隐约望见郑斗源在打手势。

        

他推开挡在前面的人,一个箭步,伸手朝郑斗源肩膀拍去。

        

手指还没碰到老头肩膀,刚才还孱弱不堪快死过去的朝鲜老头,忽然像猿猴似得嗖一声蹦了下去,迅速消失在前面一群朝鲜家丁身后。

        

“完了。”

        

李自成和赵远之互看一眼,立即跳下大同江。

        

“本帅早就知道,他们是齐国奸细!在桥上,杀光他们!”

        

朴从命闪到一边,一片兵器撞击之声后,全身披甲的朴帅家丁纷纷扬起大弓,不由分说朝桥面射去,走在最前面的五名朝鲜使臣应声倒地,身体被射成了刺猬。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