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挣扎哭喊h/婬荡的女教师3p在线观看

       

晚饭过后。

        

秦西风离开了古丽丹家,骑马返回了自己的毡房。进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毫不犹豫的领取了事件道具。

        

一张便签纸蓦然出现在了茶几上,他拿起来一看,果然是那几位研究员的联系方式。包括通信地址、电话号码,应有尽有。

        

上面还特别注明了“有求必应”四个字,显然作为事件道具的存在,已经提前做好了必要的铺垫。

        

“仅仅是和这几位研究员建立起联系,就已经赚到了!”

        

秦西风非常高兴,这几位研究员涵盖了畜牧、兽医、饲料等领域,自己以后有什么疑问,想必会从他们那里得到满意的答案。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试制青贮饲料,接下来第一个打交道的肯定就是饲料研究所的于北辰研究员。

        

秦西风记住了三位研究员的联系方式,将这张便签纸收了起来。

        

他坐在茶几前还是考虑下一步的事情,青贮饲料相较于干草饲料优势很明显,但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

        

青贮饲料鲜嫩多汁、营养价值很高,适口性也非常好,但制作门槛较高,需要专门的设施、发酵乳酸菌等。

        

而且制作失败的风险并不小,尤其是在高原地区。 

        

高原地区气温低、含氧量少、大气压低,气温环境低压环境不利于乳酸菌的发酵,从而可能引起材料的发霉变质。

        

所以,低温乳酸菌的筛选,是试制青贮饲料的关键一环。

        

秦西风打算明天就去一趟乡里,给于北辰研究员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当前是否有适合高原地区的发酵乳酸菌。

        

翌日。

        

他大清早起来和亚提克、古丽丹分别打了招呼,就牵着两头牦牛、一匹马,直奔乡里。

        

“西风,你怎么来了?我还准备这两天就把你需要的面粉、清油送过去呢……”

        

中午时分,秦西风来到了王海家。

        

王海夫妇都不在,只有王建军一个人准备煮面条。

        

“我刚好过来办点事,回去的时候我自己带回去,你就不用专门跑一趟了。”

        

秦西风没进屋,他随后去了畜栏,将马匹和牦牛安置好,然后才回来吃午饭。

        

午饭就比较简单了,两人煮了两碗挂面外加一盘凉拌菜,就填饱了肚子。

        

“建军,你自己收拾,我要去打个长途电话。”

        

秦西风匆匆吃完了面条,拔腿就去了邮电所。邮电所等候打电话的人不多,于是他很快就拨通了于北辰办公室的电话。

        

“喂,你好!我找于北辰研究员。”

        

“我就是,请问你哪位?”

        

“于研究员,我是塔尔县的秦西风。我找你是想请教一下关于在帕尔帕哈高原制作青贮饲料的问题……”

        

于北辰听声音年龄不是很大,大约不到50岁的样子。他听到秦西风自报家门之后就笑了,说道:

        

“原来是你呀……前几天我还听京城地理研究所的老唐说起过你,他和你们省科院有一个冰川研究项目,过几天他就会去你们那里。”

        

于北辰说的老唐,就是地理所的唐万年。

        

秦西风和京城地理研究所有合作关系,他去塔曼湿地之前一直都定期将有关气象资料寄给地理所,收件人正是此人。

        

他在转场游牧的途中,也一直在做气象资料的搜集,他今天来乡里还准备把积累了几个月的资料一并寄过去的。

        

“唐研究员要来?欢迎欢迎!”

        

秦西风说了几句客套话,随即进行入了正题,说了自己准备试制青贮饲料的事儿,并向于北辰请教低温乳酸菌筛选的问题。

        

“小秦,你还真问对人了。我之前带着学生做过这方面的课题研究,经过我们的筛选,确定植物乳杆菌、干酪乳杆菌、戊糖片球菌、棒状乳杆菌为耐低温优良乳酸菌……”

        

于北辰也不藏私,给秦西风详细说了说自己的研究成果。

        

最后得出结论,戊糖片球菌低温发酵特性最好,最适合高原地区的青贮饲料制作。

        

不过他也说了,这些都是实验室得出的数据,由于只是一个小课题,他还没有进行实地验证。

        

但对于秦西风来说,这就足够了。

        

“于研究员,我冒昧的问一句,你是否可以给我一点四种乳酸菌的样品?”

        

“没问题,这玩意制备很容易,回头我让老唐带给你吧,”

        

于北辰在电话那头爽朗的笑了起来,一点乳酸菌的样品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他乐得做个顺水人情。

        

秦西风再三表示了感谢之后,就挂了机。

        

知道了经过筛选的四种乳酸菌的菌种,其实他自己也可以制备。比如像戊糖片球菌就广泛存在于酸菜坛子内、青储饲料内部等等。

        

但要分离菌株,却需要很专业的设备和器具,这些东西他都没有,自然是有现成的最省事。

        

第一次添加乳酸菌进行发酵,相当于沼气池的“引子”,以后就没那么麻烦了,他自己就能解决。

        

打完长途电话,秦西风便把气象资料寄了出去,然后才回到了王海家里。

        

“西风,你需要的面粉和清油我已经帮你买好了,你自己带回去?我过些天再去你们那边,我这一次准备收购一批活羊。”

        

王建军见了秦西风,就把准备好的面粉和清油拿了出来。

        

他这么长时间一直在做长途贩运活羊的生意,最远去过省城,比他爹王海的野心还要大。

        

“我最近事情多,就不和你多聊了,你帮我把这些东西装好,我马上就动身回去。你想收购活羊自然没问题,回头让猛子带你多跑一些村子。”

        

秦西风也不啰嗦,随即牵来了牦牛,和王建军一起将物品放在牛背上绑好,就踏上了归途。

        

回到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

        

古丽丹正在毡房外给6条小边牧喂食,看到秦西风连忙迎上去,帮他把所有的物品卸下来,并归置整齐。

        

“事情办妥了?”

        

收拾好东西,古丽丹才得知秦西风还没吃晚饭,于是就挽起袖子,做了一锅汤面片。

        

做好后,她也陪着秦西风一起吃了一小碗。

        

“嗯,事情办妥了!我估计,制作青储饲料的发酵乳酸菌没什么问题了,接下来就是直接进行试验。”

        

秦西风一口气吃了三大碗汤面片,觉得没吃饱,又啃了大半个酥油馕饼,这才放下了碗筷。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