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麻麻肉欲的小说/少妇帮我囗交爆乳

    

剑疯子刚一抵达,就引发全场轰动。

        

因为他的身份很特殊,曾为中央仙庭效命,名扬四海。

        

他的反对,对齐涅今天召开蟠桃会而言,无疑会遭成极大的影响。

        

这是在场众人的想法。

        

可惜,齐涅不这么想。

        

凡是受邀出现在蟠桃会上的大人物们,同样不这么想。

        

对他们而言,今天无论谁阻止,都不过是螳臂挡车!

        

“去,拿下他。”

        

齐涅都懒得废话,眼神冰冷地下达命令。

        

嗖! 

        

一个拥有太武阶道行的黑衣老者出动,挪移长空,朝剑疯子杀过去。

        

剑疯子全力出手对抗。

        

可仅仅眨眼间,就被重伤。

        

在场众人无不心颤,替剑疯子惋惜。

        

何苦呢?

        

明知不敌,为何要站出来阻止?

        

“跪下!”

        

黑衣老者大喝,挥掌拍出。

        

这一瞬,剑疯子却咧嘴一笑,眼神中尽是疯狂之意,“杀我一个,以后自还有千千万万个我!!”

        

轰!

        

他躯体如燃烧,猛地朝黑衣老者冲去。

        

哪怕死,他也要战死,要和敌人玉石俱焚!!

        

黑衣老者唇边浮现一抹轻蔑。

        

他的招式都不曾变动,唯有一身道行全力催动,也让这拍出的一掌骤然间变强一大截。

        

砰!!!

        

下一刻,剑疯子整个人倒飞出去,浑身破损,鲜血如瀑流淌而出,跌落在地后,再也爬不起来了。

        

全场死寂,鸦雀无声。

        

剑疯子败得太惨,让人不忍目睹。

        

而到了此时,随着剑疯子被重挫,也让在场所有人被狠狠震慑到,一些本就反对和异域魔族签订契约的仙道人物见此,也都心凉了,敢怒不敢言。

        

“就这,也敢站出来叫嚣?”

        

黑袍老者冷笑,大步走过去,一把朝剑疯子的脖子抓去。

        

可这一瞬,却有一只大手冷不丁捏住了那黑袍老者的脖子。

        

顿时,他像只小鸡仔似的被拎起来。

        

老脸憋得涨红!

        

“谁!?”

        

他面露骇然之色,扭头望去。

        

就看到一张清俊年轻的脸庞,一对眸似星空般深邃平静。

        

“你……”

        

黑袍老者张嘴要说什么。

        

脖颈咔嚓一声断裂,脑袋随之掉落肩膀上。

        

身上的生机和神魂都随之破灭!

        

“以大欺小,还这般叫嚣,没出息。”

        

年轻人抬手一抛,就将黑袍老者扔在一侧。

        

而后,他弯下身,一把拉起地上的剑疯子,声音温和道:

        

“前段时间,我不是早让汤氏一族传出消息,不让你们这些人掺合么,怎么不听话呢。”

        

剑疯子呆呆地看着眼前之人,旋即咧嘴笑道:“帝君大人。”

        

此刻,全场震撼,死寂一片。

        

所有目光都齐齐看向那突然出现的年轻人身上。

        

天光湛然,年轻人一袭青袍,峻拔的身影卓然出尘,浑身毫无气息波动,可却给人一种超然于世的神韵。

        

他突兀地出现,随手间扭断一位太武阶大能的脖子,旁若无人地将剑疯子从地上拉起。

        

一切都那般轻描淡写,仿似在自家后花园闲庭信步。

        

就像浑然不知道,当前的局势是何等恐怖!

        

“行了,你退下吧。”

        

苏奕拍了拍剑疯子的肩膀。

        

“好!”

        

剑疯子退下。

        

而此时,一道难掩激动亢奋的声音响起:“永夜大人,是您吗?”

        

声传天地。

        

轰!

        

直似炸开了锅般,漫山遍野的茫茫人海,全都像被闪电触碰到,爆发出一阵滔天的哗然声。

        

“永夜大人?他他……他竟然真的来了!!”

        

有人激动得结结巴巴,语无伦次。

        

“我就知道,永夜大人既然表态会来赴会,断不会食言的!”

        

有人满脸振奋,眼睛发光。

        

“果然如传闻中那般,永夜大人的转世之身很年轻,任谁见到,怕都无法认出……”

        

有人感慨。

        

一时间,场中变得无比嘈杂,乱哄哄的。

        

所有目光,都齐齐看向苏奕。

        

一如虔诚的信徒在朝圣!

        

谁能忘了,仙陨时代以前,那个旷古绝今的剑道传奇?

        

谁又能忘了,这位杀到异域魔族不敢来犯的小天庭之主?

        

关于他的传奇事迹,哪怕历尽岁月流逝,都不曾被磨灭,也不曾被人们所忘记!

        

而今,他来了。

        

孤身一人,出现于凌霄神山之前,翻掌之间,杀太武阶大能!!

        

凌霄神山上,此时也产生震动。

        

半山腰处,来自各大势力的强者皆停下手中动作,远远看着那个身着青袍的身影,神色惊疑。

        

那被关押在一座座囚笼中的人质,全都睁大眼睛,满脸写满激动。

        

“他……他竟真的来了……”

        

弓语荨愣住,神色恍惚。

        

那之前站出来反对齐涅的上千位强者,无不露出狂喜之色。

        

山巅瑶池之畔。

        

齐涅、玄重、南无咎等一众巨头势力的掌教、以及在座一众辈分高得吓人的老古董们,全都坐不住了,纷纷起身。

        

神使岳柏、异域魔族使者厉幽雪也都站起身来,扭头看向同一处地方。

        

一时间,天上地下、山上山下、四面八方之地,所有人所有的目光,全都汇聚在一个人身上。

        

苏奕!

        

永夜帝君的转世之身!

        

他,来了!!

        

场中在轰动,沸腾一片。

        

那等动静,直似要将天地掀翻。

        

当神话照进现实,当传奇出现眼前,那种震撼和激动,从每个人神色间都能清楚感受到。

        

所谓威势如日中天,举世无二,概莫如是!

        

面对这无数的目光,沸腾轰动的哗然声,苏奕都不禁暗自感慨。

        

论实力,自己如今足以和前世比肩。

        

可论威望,却远远不如前世。

        

就如此时此景,随着他出现,便引发如此轰动,原因就在于,王夜对整个仙界的影响力太大。

        

大到无尽岁月过去,像个不朽的神话般,被人们深深得记着!

        

旋即,一道冷哼响起:

        

“什么永夜帝君,早已死在仙陨时代以前!眼前此人,是诸神所不容的异端,更是仙界一等一的祸患!!”

        

是齐涅开口了。

        

他声音隆隆如惊雷,压制住全场所有嘈杂的声音,也让所有人脸色一变。

        

气氛也是在这一刻重新变得沉闷压抑起来。

        

而此时,苏奕迈步虚空,身影随之扶摇而起,眨眼间而已,已来到那天穹之下。

        

他衣袍猎猎,双手负背,眼神扫视凌霄神山上下,最后才看向齐涅,道:“严格而言,你说的不错,今世的我,名唤苏奕。”

        

说着,他一指远处凌霄神山,“而我此来,一为杀敌,二为了断恩仇,不踏灭此地,誓不罢休!”

        

淡然的声音响起,让全场为之震动。

        

一个人,单刀赴会,欲踏灭此地,了断恩仇!!

        

这等霸气,放眼仙界天上地下,谁能比之?

        

可齐涅却仰天大笑起来,道:“大言不

        

惭!哪怕换做前世最巅峰时期的你,今日也注定让你有来无回!”

        

在他附近,那些掌教和老古董们全都笑起来。

        

眼神玩味。

        

今日之局,恰似天罗地网,神明之下,无人能活!

        

“废话少说。”

        

苏奕拎出酒壶,浅饮了一口,目光望着半山腰处那些被囚禁的人质,道,“先放了他们。”

        

齐涅不禁嗤笑,道:“他们是今日蟠桃会献祭大典的祭品,早已注定像猪羊般被再杀,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等放人?”

        

苏奕收起酒壶,一对深邃的眸骤然变得犀利而慑人,道:“我苏某人做事,一向不屑祸及无辜之辈,可你们若非要用这点小伎俩来胁迫我,那也别怪我不客气。”

        

齐涅慢条斯理道:“是吗,如何不客气?”

        

苏奕语气淡然道:“踏灭此地后,踏灭尔等各自宗门,屠戮尔等一切亲朋好友,来一个彻彻底底的斩草除根如何?”

        

齐涅忍不住又笑起来:“你一个将死之人的威胁,不觉得很可笑?”

        

苏奕道:“可若最后赢的是我呢?这世上之事,不到最后,谁敢盖棺定论?”

        

他目光扫视那山巅上的大人物们,“你们不为自己着想,难道就不为自己那些门人、族人、亲人、友人想一想?”

        

平淡随意的话语,在风中回荡着。

        

凌霄神山上,许多人面面相觑,神色有些不自在。

        

换做是其他人的威胁,他们必懒得理会。

        

可换做是苏奕,便由不得他们不掂量这种后果!

        

何人在世无亲友?

        

越是家大业大,顾虑和牵挂之人就越多!!

        

这世上真正能做到冷酷无情的,终究只是极少数而已。

        

气氛沉闷下来,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所有人都紧张观望。

        

而苏奕显露出的那等霸道强势的姿态,也让人们为之咂舌不已。

        

“血霄子应该跟你说过,我一向不忌惮任何威胁,该如何做抉择,你自己考虑。”苏奕淡然道。

        

威胁?

        

对别人有用。

        

可对他,向来没有任何作用!

        

齐涅神色一阵明灭不定。

        

“一个将死之人的无能犬吠罢了,何须在意?”

        

神使岳柏冷然道,他有些看不下去了,感觉齐涅面对苏奕时,气势上竟有被压制下去的迹象!

        

苏奕瞥了此人一眼,语气随意道:“前不久的时候,我在汤家杀了一个名叫詹衡的神使,你莫非也想重蹈他的覆辙?”

        

岳柏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下来,他的确早知道此事,并且他和詹衡都是为神子符天一效命的神使。

        

现在被苏奕这般威胁,他焉可能无视?

        

而此时,异域魔族使者厉幽雪不禁皱眉道:“诸位,休要听他胡诌,今天之局,他已死定了!断不能交出那些人质!”

        

“原来是无相魔族的人。”

        

苏奕一眼看出此女来历,淡淡地说道,“当年我可以一个人仗剑杀到异域,杀到九大魔族血流成河,伤亡惨重,信不信此次只要我活下来,他日我再去异域走一遭,将尔等九大魔族全部踏灭?”

        

厉幽雪脸色一沉,眉梢间尽是愤怒。

        

明显被戳中了心头伤疤!

        

因为苏奕所言,对他们异域魔族而言,的确是一场噩梦般的血腥经历,哪怕无数岁月过去,都无人能忘却。

        

也是那一场惨烈血腥的大战之后,让异域魔族所有人视王夜为“暴君”!

        

而目睹这一幕幕,全场所有人心神震颤。

        

为苏奕的风采所折服!

        

太强势!

        

太霸道!

        

谈笑间,挥斥方遒,威慑大敌!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