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子乱Lun长篇小说/宝贝乖h调教跪趴sm

     

伏击了一个实力不怎么样的神族人外加三个神仆,对林羽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反而还耽误了他们不少的时间。

        

而且,还有人逃走了!

        

只要那几个人回去将这事儿一说,以后,这一招就用不成了。

        

唯一的收获,可能就是那几件衣服吧!

        

虽然暂时没啥用处,但以后说不定能有机会用上。

        

将那几人的衣服扒完后,林羽又毫不留情的将两头坐骑毙于掌下,同时向几人吩咐:“快,把这两头坐骑在附近找个地方埋了!”

        

玉龙首座无语,匆匆道:“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埋这玩意儿干什么?”

        

“谁说咱们要离开这里了?”林羽摇头一笑。

        

嗯?

        

几人闻言,脸色陡然一变。

        

不离开这里? 

        

难道还要继续呆在这里?

        

迎着几人惊愕的目光,林羽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坏笑:“咱们哪都不去,就在这里等待猎物来自投罗网。”

        

“你……”巫雍心中一凛,愕然道:“你还要在这里伏击神族的人?”

        

其余几人,也纷纷愕然的看着林羽。

        

伏击一次还不够,还要再来一次?

        

他是真把神族当傻子了吗?

        

“你们都想不到我们还会呆在这里,神族又怎么想得到呢?”

        

林羽嘴角一翘,笑呵呵的说道:“这里好歹也有一个神族的人,神族应该会来收尸吧!再不济,也会派人来现场查看一下,而且,他们认为我们不可能还在这里,也就不会派太多的人来这个位置查看,这是绝佳的伏击机会!”

        

折腾了半天,就杀了一个神族人和三个神仆。

        

不再利用这几具尸体占点便宜,对不起他们浪费了半天的时间。

        

听着林羽的话,几人不禁讶然。

        

他们突然感觉,林羽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赌徒!

        

他一直在赌神族不会看穿他的计谋!

        

而且,林羽还是个胆大包天的疯子!

        

连他们这些时常跟神族厮杀的人都自愧不如。

        

“你扒掉他们的衣服,应该也是在为这一步做准备吧?”

        

久久的震惊后,赢修眼中逐渐闪过一丝明悟之色。

        

他也听澜蓁说过不少关于林羽的事,知道林羽是一个走一步看几步的人。

        

他甚至怀疑,林羽在伏击这几个人之前,就已经想到了现在这一步!

        

好可怕的心智!

        

“是也不是。”

        

林羽微笑道:“他们的衣服确实可能会对我们有用!”

        

“再不济,我们的衣服破了,也有换的不是?”

        

“不过,扒掉他们的衣服,可以让神族以为我们会接下来会冒充神族的人行事,他们就更加不会怀疑我们还会在这里伏击他们了。”

        

早在北境的时候,他们就用过这一招。

        

不过,对于同样的敌人,这一招最多也只能用个一两次。

        

谁都不是傻子,同样的招式用多了,别人都会提防。

        

现在,就是在利用敌人没有防备的心思,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玉龙首座微微一窒,恍然大悟道:“所以,你才杀了这两头坐骑?进一步让神族的人以为我们会骑着他们的坐骑,冒充他们的人?”

        

“对!”林羽点头,催促道:“好了,先别说了,赶紧把这两头坐骑埋了!”

        

得知林羽的计划,几人当下也不怠慢。

        

很快,几人将两头坐骑拖去几百米外掩埋。

        

然后,迅速回到地上那几具尸体的周围潜伏。

        

……

        

归巍城。

        

神焯正在大发雷霆。

        

六个人族强者堂而皇之的进入神族领地,竟然还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神焯只感觉脸上被人族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得慌。

        

听着神焯的怒吼声,众人噤若寒蝉,无人敢语。

        

神焯之所以有如此威严,不仅仅是因为他是神族王者神戮的孙子。

        

神焯本人也是一位掌控了神力的神族强者。

        

虽然神焯看起来才三十来岁的模样,但其本身的年纪,已经八十多岁。

        

不过,对于拥有漫长生命的神族来说,八十岁,确实算是很年轻了。

        

正当神焯怒火中烧的时候,一位侍卫匆匆走进来,“启禀王孙,我族一支搜索小队在往东一百五十里左右遭到人族强者伏击……”

        

“你说什么?”

        

神焯本就怒火中烧,听到侍卫的话,更是怒不可遏,紫色的双瞳中燃烧起熊熊怒火。

        

侍卫知道神焯现在很愤怒,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将刚才的话再说了一次。

        

“嘭!”

        

愤怒的神焯一掌将面前精美的玉雕拍碎,愤怒的咆哮道:“废物,一群废物!”

        

看着大发雷霆的神焯,众人顿时噤若寒蝉。

        

唯有神焯的亲信则司皱眉向侍卫询问:“我族的搜索队都是在空中搜索,怎么会遭到人族的伏击?”

        

侍卫躬身,小心翼翼的回道:“听回来报信的人说,人族是用计将他们引向地面,他们本想去地面查探一下情况,但刚刚落地就遭到了人族强者的伏击……”

        

“难怪!”

        

则司眼中闪过一丝明悟之色,又默默的思索起来。

        

这时候,强行压下怒火的神焯又开口询问起来:“那几个人族强者往哪里去了?”

        

“他们也不知道。”侍卫小心翼翼的回道:“人族的强者还抢了被袭那人的坐骑想要追杀其余的人,他们自知不敌,只能匆匆逃走,赶回去报信……”

        

听到侍卫的话,神焯脸色再变,差点没杀了这个侍卫泄愤。

        

搜索小队被袭击,剩下的人,竟然连人族那些人往哪里逃去了都不知道,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王孙不必动怒。”

        

则司见状,赶紧劝说道:“这几个人族异常狡猾,就算我们的人看到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也无济于事!他们随时都可能摆脱我们的人的监视。”

        

神焯强压怒火思索片刻,猛然抬头看向则司:“你立即亲自带人展开追踪,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这几个人给我找出来!能抓活的尽量抓活的,抓不到活的,就把他们的尸体给我带回来!”

        

“是!”则司领命,当下不敢怠慢,匆匆走出去。

        

很快,则司便带着一群神族强者离开归巍城……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