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真实性经历1-13/深不可测txl金银花笔趣阁

法空合什一礼。

        

胡烈元睁开眼睛。

        

他双眼放出金光,淡淡一笑。

        

整个人给法空的感觉,好像掉进了金粉之中,浑身被金粉所包裹。

        

他这种金色,不是身体从内往外发出的金光,而是涂了一层金粉。

        

法空双眼忽然变得深邃。

        

胡烈元皱了皱眉,浑身难受。

        

他知道法空是在施展神通,可能是天眼通也可能是宿命通,要看清楚自己。

        

应该是要弄清楚自己怎么受的伤。

        

或者是要弄清楚自己未来到底是死是活。

        

他暗自无奈。

        

不到逼不得已,实在不想走这一步,不想欠法空这个人情,不想求救于法空。

        

可确实是没办法可想了。

        

自己现在还不能死,自己一死,即使替胡厚省扫清了大部分障碍,还是不够。

        

自己一死,暗底的潜流便会涌上来,胡厚省未必挡得住,即使挡住了也会消耗极大的力量。

        

大云现在禁不得这些消耗。

        

所以只能求助于法空,救回自己性命。

        

这会欠法空一个天大的人情,同时,也可能暴露太多的皇室隐秘。

        

他的神通太讨厌。

        

他浮想联翩之际,法空收回了目光,平静说道:“皇上,即使我不出手,皇上终究还是能自救的。”

        

“咳咳咳咳……”胡烈元忽然剧烈咳嗽。

        

咳嗽了十几下,脸色涨红,慢慢的开口:“大师……”

        

法空靠近一步。

        

胡烈元露出苦笑:“自救?”

        

法空点头:“皇上天寿未尽。”

        

胡烈元摇头道:“如何自救?”

        

“皇上逆转心法便是。”法空道:“九转玉液诀,可谓是九死一生,心法逆转便是这一生。”

        

胡烈元皱眉。

        

这个法空,果然是什么也瞒不过他,竟然看到了九转玉液诀,这是大云皇家秘传的延寿神功。

        

一旦练成,便能延寿六十载,可谓是神奥异常,自己有些贪心,早早开始修炼,结果落至这般结果。

        

不但延寿不成,反而要折寿,便要没命了。

        

九死一生……

        

九转玉液诀里是有这一句,自己以为是警惕危险,要小心谨慎,却没想到是一句暗语。

        

“皇上不妨试试。”法空道。

        

胡烈元沉吟。

        

法空道:“不过心法逆转之后,便前功尽弃,不可能再练成这九转玉液诀。”

        

胡烈元皱眉。

        

法空道:“九转玉液诀也是讲究缘法的,一生只能练一次,练不成则终生不能练成。”

        

胡烈元脸色难看。

        

法空看着他没说话。

        

他知道这种滋味,越是逼近死亡,越是渴望生命,每一天都是弥足珍贵的,更别说六十年寿命。

        

六十年寿元明明可以得到,偏偏得不到,痛苦更甚。

        

胡烈元缓缓道:“大师可以帮我练成吗?”

        

法空沉吟不语。

        

胡烈元双眼忽然炯炯,直勾勾盯着法空。

        

法空叹一口气:“皇上,代价太大。”

        

胡烈元道:“大师有何想要的,但说无妨。”

        

法空摇摇头道:“我所求,不过是弘扬佛法罢了,可惜这不是皇上能帮得上的……”

        

云京乃是万神之都,什么样的信仰都有,各种各样的神魔各有其信众。

        

佛法仅是其中之一。

        

所以想弘扬佛法,艰难无比。

        

人们不是不知道佛法,但是并不信佛法,相比于佛法,更信那些魔神。

        

胡烈元缓缓道:“玄空寺如果有神水的话,弘扬佛法想必就不那么难了。”

        

他身为皇帝,当然知道风靡神京的神水,让他疯狂的神水。

        

可惜神水只在神京,在其他地方并没有。

        

天京与云京都没有神水。

        

他知道神水的威力,所以遗憾却并没有提起,神水一出,万神辟易。

        

人们再坚信自己的魔神们,也挡不住神水的奇妙,也会不知不觉的信任佛法。

        

“神水……”法空迟疑,摇头道:“皇上,我根基不稳,恐怕不宜出神水。”

        

神水能在神京畅通无阻,是因为有皇帝有皇后太后,以及大雪山为支撑。

        

否则,早就有无数人扑上来。

        

财帛动人心,神水更甚,怎么可能不让人眼红,不顾一切的争抢?

        

现在便在云京启用神水,自己马上就会成为孤家寡人,成为一块肥肉,所有人争抢。

        

胡烈元道:“那大师还有何需要的?”

        

法空摇摇头。

        

“奇珍异宝。”胡烈元道:“神功秘术,大师不想得到?”

        

法空露出笑容。

        

胡烈元道:“我皇室秘藏,不是外面之人可以想象得到,大师真不想要?”

        

法空笑道:“贫僧现在所学所得,已经足矣,只需按步就班的精勤修行,便能步步登阶。”

        

“唉——!”胡烈元叹一口气。

        

自己身为皇帝,竟然没什么可给的,法空一个也瞧不上,当真是让人无奈。

        

到了法空和尚这个地步,世俗之中已没什么能打动他心的,唯有佛法……

        

他想了想:“让厚钧拜入大师门下,如何?”

        

法空一怔。

        

胡烈元道:“厚钧一直赖在金刚别院,不肯离开,非要呆在那边,索性便让他拜入你门下,呆在金刚别院也名正言顺。”

        

法空沉吟。

        

胡烈元这一个提议确实让他意外,猝不及防。

        

没想到胡烈元竟然能做到这一步。

        

胡厚钧一旦拜到自己门下,对于玄空寺,对于自己的名望,都是根本的提升。

        

身为皇子,他们也是有师父的,但都是学文的师父,由几位太师担任。

        

而学武则是由宗正传授。

        

宗正是由皇室武功最强者担任,往往是上一辈或者上两辈的皇族,皇子们得叫叔公太叔公。

        

皇子们几乎不会拜入外人门下,毕竟皇室的心法远比其他宗门的心法更强。

        

胡烈元道:“大师嫌厚钧顽劣?”

        

法空叹一口气道:“这样对他不公平,直接失去了继承皇位的可能。”

        

胡烈元笑了笑:“即使他不拜入大师门下,他也没希望的,还有几位哥哥呢。”

        

法空笑道:“但他会觉得自己有可能,拜入我门下直接断绝了这可能,怕是会有怨望。”

        

“那就看大师的教导了。”胡烈元道。

        

这一招是一箭数雕,可谓一妙招。

        

收了胡厚钧为徒,天然的就站在了大云皇室一边,大乾与大永那边会如何想?

        

大乾难道不会犯嘀咕?

        

一旦犯嘀咕,就不敢放心的借重法空,猜忌心一起,法空岂能不知?

        

大永更别说了。

        

而自己要付出的,不过是一个无关轻重的皇子,可谓是稳赚不赔。

        

如果没有法空相助,大乾与大永即使联手也没什么可怕的,关键还是法空。

        

法空沉吟。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