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娇妻尝试三p/大学生交换女友多人群p

四道犹如天神数丈巨影渐渐淡薄。

        

阴沉沉的林间枝叶轻摇,春姑轻抹了一下唇角的血迹,放入口中吮吸,媚眼看着消失的神像、挣扎顽抗的几人,以及那边崖壁下趴着的身影,遮嘴轻笑一下。

        

“李之轻那蠢货死在你手里是他本事还不够……说实在的,妾身哪,可不喜欢打打杀杀,你修你的道,我走我的路,多好?!凡人死了就死了,跟你有什么关系?”

        

修长的双腿偶尔裙摆间露出雪白,迈着莲步摇曳腰肢踩过沙沙的落叶。

        

“一身邪门术法,尽做那些正派之人的事,他们可不见得记你的好,说不得哪天就把你当妖邪给降了,呵呵……妾身当真可惜你天资了……你杀了李之轻,他再是蠢货,也是咱们的人,出了事,总是要给他报仇……不然,其他人怎么想?”

        

女人娇嫩的手掌一摊,遗落枯叶间的那颗铜铃飞了回来,扣去那串铃铛之中。

        

一看便知是法宝。

        

缓缓漂浮她胸前,随着话语法光越来越盛。

        

徐怀遇那边三人,亲兵被法术击中倒去地上,汉子裸着后背靠过去,将袭来的敌人逼退,焦急的看向崖壁下一动不动的身影。

        

“先生——”

        

风吹山间,林野响着一片‘沙沙’声。

        

视野之中,阴沉沉的林间渐渐明亮,那女人手中忽然停了停,下意识的望去天空,阴云游散,一缕阳光破开云隙洒下来,照在崖壁显出金黄。

        

踏踏……

        

一片金色里,仿佛听到了战马驰骋的蹄音,春姑有着不好的预感,眼皮都跳了一下,顷刻,她耳中,那边几个手下、徐怀遇等人耳中,陡然响起了金戈铁马的声音。

        

‘……今日始,我三人情同兄弟!’

        

‘颜良——’

        

‘……关某观之,一群土鸡瓦狗!’

        

‘刀下不留无名之辈!’

        

……

        

一声声话语彷如呈出画面,又迅速破碎,阳光推着阴暗倾洒林间,话语渐渐在众人耳中模糊,化作一声声低沉的龙吟。

        

哗哗哗——

        

四周林木摇晃,春姑,以及手下几人听到动静偏头看去,林野之间一道十五丈长影蜿蜒滑动,瞬间消失不见。

        

几人再次偏头,空荡的山边,眸底顿时倒映出一道粗壮的长身,钢鬃沿着脊背蜿蜒而下,后半截长身还在匿山中云雾,拖着岩石、崖柏噼啪的碰撞声,那一片片青鳞飞快划过山涧、阳光,破开云雾在众人视线里仰起了头颅,显出鹿角狮鬃,高亢长吟。

        

吼昂!

        

那道修长的青鳞长影下一个刹那消失不见。

        

陡然有‘呯’的轻声传来,在崖壁拄响。

        

春姑、徐怀遇等人回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趴伏的身影缓缓站了起来,原本空空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长兵,阳光照来,映着厚重的刀面青龙蜿蜒,裂吻咆哮。

        

“这……这是神人显……显灵。”徐怀遇激动的浑身颤抖,后背的刺青都在发烫。

        

而那边,女人细眉紧缩,捏紧了手中铃铛法宝,朝一个手下使了一个眼色。

        

那人还处在刚才见那神物显身的忐忑里,眼下也只得吞了吞口水,硬着头皮伸手抓去地上泥土化为乌黑泥水冲去对面拄刀的身影。

        

乓~

        

还未进前,厚重的刀锋就将那团乌黑拍去一旁,溅在草丛升起白烟。陈鸢慢慢抬起脸,手中重兵倾垂地面的下一刻,身形带出残影,陈鸢跨步扬刀的瞬间,他面如重枣,美髯抚动,身材忽然拔高,覆盖裲裆金鳞甲,半身青绿袍唰的空气展开,双臂抡着刀锋轰然挥开——

        

刀面上,青龙在空气中隐隐咆哮。

        

那施法的男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一轮刀光闪过,身形炮弹般飞出,在半空斜斜断成两半,带着两道血线落去地上,以及一地内脏。

        

映着天光的龙纹浮过刀面。

        

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的高大身影手握青龙重重一顿,激起一圈尘埃,拂去下颔须髯,微阖的凤目看也不看地上的尸首。

        

“插标卖首之辈。”

        

那身影落在人眼里,尤其修道中人眼里,周身隐隐金光神异,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数丈外的女人彷如面临险地的直觉,紧抿红唇,咬牙轻喝:“一起上杀了他!”

        

四个手下境界不一,练气、筑基均有,他们多数修道无路,或停留筑基难有寸进,只能依靠女人,以及女人身后某位,才能有再次精进的机会,倘若胆怯后退,那修为再无提升可言了。

        

然而,四人扑击陈鸢的同时。

        

春姑一收铃铛后退一步,一个转身,拖着衣裙投去林间,修道不易,十多年来不知吸了多少男人精血,才有筑基圆满的修为,岂能在这里耗着。

        

那边,四人各自施展术法,或肉身轰然推向持刀而立的身影。

        

卧蚕眉下,凤眼陡然挣开,杀意凛然。

        

不似陈鸢的声音出口,手中青龙一挥:“门神何在!”

        

洒落地上秦琼、尉迟恭、张飞木雕瞬间爆出法光,显出数丈虚影,挥舞兵器排山倒海般向那四人杀了过去。

        

陈鸢理也不理四人,轻描淡写的抬刀将其中一人打落山崖,跨出数步下意识的牵马,手悬停了一下,又收回。

        

青绿袍招展,拖着青龙压着地面,高大的身形唰的化作一道青光冲向林间。

        

林野树枝摇曳,一颗颗树躯间,腾挪的女子不时回头,隐约阵阵龙吟在四周树木间回荡,脸上顿时显出惊慌。

        

风声呼啸而来。

        

女子回头。

        

阳光斑驳的林间,一声袍服抚响的声音,一道拖刀的身形冲天而起,高高跃过了树梢,声如洪钟震响。

        

“妖孽,胆敢关某面前放肆!”

        

刀身映着斑驳的阳光,斩出一轮金光。

        

嘭!

        

一声撞击的巨响在林间炸开,两侧的大树都震的崩裂坠地,春姑手中法宝一掷,被劈来的刀锋斩偏,她本能的攀去另一颗树躯,狼狈的降去地面。

        

轰!

        

绿袍金甲神人犹如炮弹般坠地溅起无数落叶,手中青龙倒悬,绽着青光紧追而上,几步之距,女人咬破手指在掌心画出符箓,陡然止步转身,然而她还未来得及打出。

        

厚重的刀锋极快的劈来。

        

明媚的阳光里,彷如一道青龙蜿蜒游在空中衔去冷月,梦幻般怒斩而下——

        

嘭!

        

那转身出手的窈窕身影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被斩飞出去,撞断一颗树后,余力不息的在地上落叶间翻滚,弹起,再撞去一颗树上,大腿粗的树身发出咔嚓的声响,拖着哗啦啦的声音,向林野方向倾倒下去。

        

“……妾……妾身认输……”

        

饶是筑基圆满,身体比常人强不知多少,可痛觉终是有的,春姑蚯蚓般在地上扭动,表情呈出痛苦的扭曲。

        

“……饶了妾身……我给你当牛做马……日夜服侍……”

        

阳光从树隙照下来,映着一道阴影走近,拖动的刀锋划出长长沟壑,擦着空气‘嗡’抬起,凤目陡然微睁。

        

“你也配?!”

        

“……饶命啊!”

        

刀锋轰然斩下。

        

顷刻,发髻凌乱的头颅,带着姣好的面容‘咚’的一声掉去了地上。

        

风吹过林间,带起一片血腥气,垂下刀身的身影吸着这片空气,自言自语般轻声道:“陈鸢,下次为关某将赤兔找来。”

        

声音落下,一道金光闪过,身形陡然紧缩,恢复原状,陈鸢虚弱的摇晃两下,周身弥漫一阵白气升腾。

        

看着地上身首异处的女人,阖了阖眼,坐去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似乎在回应刚才的话,他轻声笑起来。

        

“回去就给你雕一匹坐骑。”

        

山风呜咽的跑过山峦。

        

喧嚣的动静已经安静下来,断裂的山崖下方,之前被打飞落下的一人被挂在树枝上摇摇晃晃,感觉到女人的气息消散,急忙籍着法术,从山崖一点点下来,朝来时的方向,飞快逃离。

        

“春姑死了……这事必须要告知掌教……”

        

然而,他出了山脚不到半里,借着法术飞奔的瞬间,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身形顿时停滞,然后被甩飞出去。

        

躺下的视野里,一只硕大的蹄子轰然踏下。

        

下一刻,尸体被张开的牛嘴拖去了荒野。

        

阳光倾斜。

        

一头青背老牛晃着犄角,沐着日头,咀嚼着青草,悠闲的甩着尾巴走在原野。

        

‘主人也太没经验,处理不干净……到时候又有人来寻仇……打扰修行……真是不省心。’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