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把受做哭整晚放在里面/老头让我爽了一夜

“可我们上哪里去找那些……”

        

“别忘了!”那个灵媒咬着牙,打断了他的话道:“我带你来这里的原因!”

        

她立刻起身,用自己的身份卡,迅速地打开了旁边的一扇大门。

        

白逸立刻跟了进去。

        

而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他立刻就感觉到一阵阵的恶心和阴冷,这让他一下子就弯腰呕吐了起来。

        

房间当中陈列着许许多多的容器,而在那些容器当中,竟是密封着许许多多腐烂的肉块和扭曲的肢体。

        

“这些……这些是……”白逸不停地干呕,全身发抖。

        

那个灵媒用力地搬起一个铭刻着红色符文的容器,咬牙道:“蕴含着不洁的血肉标本,是我们这些年从各地发生的灵异事件中杀死的许多怪物的肢体!”

        

砰——

        

她重重地将容器里面的鲜血和肢体砸在墙壁之上,整个墙壁瞬间被黑红的血污所浸染,大量的肉块哗啦啦地落在了地上。

        

难闻的让人作呕的气息笼罩了整个走廊。

        

“快!快来帮忙!”

        

白逸颤抖地站起,强忍着恶心的感觉,也立刻冲入房间当中,将那些容器重重地砸烂在了地上。

        

而随着地面的血和肉块越来越多,周围的温度也在不断地下降。

        

阴冷!

        

诡谲!

        

在不洁和阴气浓重的环境之下,一些邪崇也会开始复苏。

        

白逸立刻便看到了地面上的那些肢体,竟是缓缓地动弹了一下。

        

他迅速地踏着血污,回到了仪式法阵之前跪了下来,颤抖道:

        

“我……我还需要蜡烛!需要燃烧血肉或者阴气的蜡烛!”

        

那个灵媒迅速地咬着牙,从腰袢的包里拿出了几枚红烛交给了他,喘息道:

        

“尸油红烛,应该可以满足你的要求,这是我们灵媒在通灵死者时也需要必备的材料!”

        

白逸嘴唇颤抖。

        

他立刻将红烛点燃,插在血色法阵的几个节点之上。

        

伴随着尸油蜡烛的燃烧。

        

白逸颤抖地回忆着召唤的咒文,手指颤抖地用鲜血点在了眉心,道:

        

【以血肉,不洁,饥饿,瘟疫,死亡,怨恨,痛苦为献礼。】

        

【以一切之不详,一切之罪孽,以吾之苦痛子灵魂,请求地狱的凝视。】

        

缓缓地,伴随着他颤抖的颂念。

        

萦绕在周围的不洁之气缓缓地围绕着那几根蜡烛聚集了起来,而周围恶臭的血液,也哗啦啦地浸染了地上的那个仪式法阵。

        

法阵竟是缓缓地亮起了血色的诡谲的光。

        

而周围的光芒就像是被吞噬了一样,不断地闪烁了起来。

        

那个灵媒脸色苍白。

        

因为她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这里的死气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飙升。

        

不是因为外界的那些恶鬼。

        

而是因为这个仪式。

        

“刀!”白逸颤抖道。

        

那个灵媒立刻一震,将手中的尼泊尔放在了他的面前。

        

白逸嘴唇微颤,双手缓缓地握住了刀柄,对准了,念诵道:

        

【以吾之苦痛为兆,换吾以窥视罪孽之能。】

        

噗呲——

        

他用力地将尼泊尔刺入了自己的腹部。

        

在巨大的痛苦中,他的鲜血一点一点地落在了法阵之上。

        

【以吾之鲜血,吾之血祭,请求给予吾请求之愿。】

        

【吾……吾……】

        

他呢喃着,目光瞬间一片空洞,就像是猛然想起了最重要也是最不应该被省略的一点。

        

那就是……那就是……

        

那个灵媒连忙道:“你怎么了?!”

        

白逸呢喃道:“这是召唤邪神的仪式……可是……可是我不知道召唤我大哥的咒语啊……”

        

那个灵媒差一点被他吓的神魂出魄。

        

她急了,颤抖道:“什么样的咒文啊?!”

        

白逸呢喃道:“大哥说……是在黑暗世界进行靶向的咒语,只有通过那样的咒语,才能够精确地将召唤意图锁定在自己要请求的那位存在的身上……”

        

“不然在茫茫的黑暗世界,靶向不对的话,可能会召唤出其他完全未知的可怕的怪物……”

        

那个灵媒急切道:“你大哥他没有吗?!”

        

白逸哭丧着脸,道:“走得太急,没问!”

        

嗡——

        

那个灵媒空洞了。

        

这一刻,她的真不得把这个不靠谱的家伙干掉啊。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大门的方向再一次传来了一声巨响。

        

杨柯急切地向着他们的方向大吼道:“快!要来不及了!要来不及了啊!”

        

那个灵媒立刻反应了过来,急促道:“你不要紧张,想一想,努力地想一想,既然是靶向的咒语的话,你努力想一想你那个大哥的特征,努力把范围缩小一下啊!”

        

白逸努力地让自己镇定下来,颤抖道:

        

“我想一想……”

        

大哥的特征……

        

范围缩小……

        

靶向……

        

终于,他颤抖地接着念了起来。

        

【吾将向您呼唤,请求您的回应。】

        

【枪械与触手的支配者,诅咒与血肉的驱从者。】

        

【幸福之家的保护者。】

        

【游魂巷与离魂街散播恐惧的治愈性医生。】

        

【吾以您之血肉为信标,吾请求您的回应与降临!】

        

【吾将献上……】

        

他颤抖地转头望向那个灵媒,道:“祭品!祭品!祭品有什么能献祭的啊!!”

        

那个灵媒全身一颤,迅速地上下摸了摸,随即目光落在了另外一个房间的大门之上。

        

“等我一下!”

        

她迅速地打开大门,然后从其中搬出了大瓶大瓶恶臭的血肉组织,急促道:

        

“这些可以吗?死界的怪物应该是最喜欢吃这些不洁的血肉的!”

        

然后她又迅速地从身上摸索了一下。

        

然后摸出了一枚1元硬币,瞪眼道:

        

“再加一块钱!”

        

“如果他真的像你说的是和我们类似世界的人的话,那这枚硬币应该能让他立刻就知道是你在召唤他!”

        

事已至此,也就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白逸急切地迅速念道:

        

【吾将以大量血肉组织以及1元钱为祭品!】

        

【吾将请求您的注视!】

        

【吾将请求您的回应!】

        

【吾之大哥,吾之挚友,吾之保护者,白逸请求您的降临!】

        

噗呲——

        

他用力地将腹部的军刀一绞,痛苦地一下子跪倒在了法阵之上,猩红的鲜血啪嗒啪嗒地落在地上。

        

而也几乎就是在那一刻,法阵上的红芒大甚,四面八方的鲜血都在同一时刻沸腾了起来。

        

一定要……

        

一定要成功啊!

        

您还欠我一个不锈钢xx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