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壮的公么征服我&借种经历交换

        

这人现在说情话信手拈来,而垚垚却很受用,娇嗔道:“这算什么优点?而且你是夸我还是夸你自己呢?啊!”

        

她惊呼一声,因这人毫无预告登堂入室,生完顾聿桀之后,她耐受能力比以前强,他越发肆无忌惮了,常常突如其来,让她即痛、又在痛中被席卷、淹没,而后沉沦。

        

自然又是闹到大半夜才睡。

        

第二天,他出门上班,垚垚的保姆车也来接她去公司,今天郝姐那边要把剧本确定下来。

        

“坐我车,送你过去。”顾阮东给她开了车门。

        

她便让自己的司机空车离开,她坐顾阮东的车,想起昨晚陆阔说的话,她便随口问:“你现在和赵霆行走这么近,打什么主义?”

        

垚垚之前怀孕,后来又忙于当新手妈妈,又准备复出的事,没有深想过这个问题,但现在细想起来,从赵霆行来森州,两人的较量之中,表面赵霆行是弱势的一方,而实际,目前为止,真正的赢家是赵霆行,顾阮东没在其中捞到任何好处。

        

比如,她被赵霆行绑架;

        

比如,帮张泽调职;

        

比如,第一次抓达安时,他帮达安金蝉脱壳,以至于后面让大舫涉险。

        

以顾阮东的性格,这其中每一件事,都足够他把赵霆行大卸八块了,他这人现在虽看着改邪归正,人畜无害,每天不是工作就是回家看孩子,一副很松弛的模样,但一个人骨子里的东西不会变,他对外人,绝对是有仇必报的。 

        

所以他越平静轻松,她现在就越起疑,他在预谋什么。

        

顾阮东听完她的话,只笑笑:“不错,有进步,知道往深了想。不过,这回是你想太多,商场上,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赵霆行能力不错,有些事可以一起做。”

        

垚垚依旧存疑:“那这次西南那家矿业公司,出了点小问题,你怎么不让陆阔去找大舫?大舫在那边不比赵霆行差。”

        

顾阮东:“大舫是亲兄弟,要省着用。赵霆行,我帮了他那么多次,他替我们做这点小事怎么了,不用白白浪费。”

        

他这么一说,垚垚便觉得这才对嘛,这才符合他的性格,不然光让赵霆行吸他的血,不像他。她却忘了,顾阮东帮了赵霆行那么大的忙,能这么轻易放过他?

        

顾阮东看她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觉得可爱,这样就刚刚好,不刨根问底。她不愿意浪费脑细胞时,多余的一句话都不问,闲聊几句也不往心里去,到了听鲸金融,替她开了车门,两人抱了下分开,看着她的背影消失之后,才让司机开车去顾氏。

        

他近来整个人确实比以往松弛了许多,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缠身,各事业线也都有条不紊地运行着。

        

人生到一定阶段,自然运筹帷幄,多了几分笃定,但并不代表心计会少半分

        

赵霆行昨晚被赶下车,离酒店不远,走回去时,顺便给那莫名其妙的孩子买了一份晚餐。

        

被打扰了好事,越看这小混蛋越不顺眼,把晚餐扔桌上,骂到:“不是有人照顾你吗?非折腾我给你买回来?”

        

韩召意看了眼四周道:“那个小莉阿姨跑了,她说受不了你把她当保姆。”

        

赵霆行没在意,跑了就跑了吧,带她来森州也是一时无聊。

        

韩召意:“我听她给别人打电话,说你不行,不跟她睡觉。”

        

韩召意天真无邪、童言无忌地问:“为什么不跟她睡觉就是不行?”

        

赵霆行心想你他妈才不行,一想,他一个小屁孩,可不是真不行。韩召意有超乎同龄孩子的成熟:“小莉阿姨走了,你明天要么自己照顾我,要么再找一位阿姨陪我。警察叔叔说了,把儿童独自扔家里是违法的。”

        

赵霆行:“你妈随便把你扔给陌生人属于遗弃了知道吗?我可以让警察把她抓走。”

        

“我妈妈要是被警察抓走,你不是要一直照顾我?”

        

小混蛋伶牙俐齿,头脑转得快,让赵霆行不得不高看一眼,也理解孩子妈妈敢把他扔给陌生人带的原因了。

        

通过这几天相处,他大概了解这小子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一会儿是妈妈,一会儿是干妈,一会儿又是姥姥姥爷的,放哪里都能长大,这点倒是跟他有点像,生命力强盛。

        

之后,赵霆行照常把他扔在酒店,找了酒店管家来照看他,自己仍旧去忙。

        

晚上回酒店套房时,房间里面静悄悄的,喊了两声小混蛋,没人应答。便打电话问管家,管家说:“他在房间睡觉,我刚下来给他准备晚饭。”

        

说到这,管家也愣住:“孩子不在吗?”

        

赵霆行破口大骂:“你们一群饭桶干什么吃的,一个孩子都看不住?孩子要丢了,你们谁也别想好过。赶紧滚去监控室查监控。”

        

他心情烦躁得很,下午和张泽通电话,对方自从入京就职之后,因傍上了廖部长,对他有了几分从前不敢有的怠慢,有过河拆桥的嫌疑,所以他准备过去见一面,不允许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傀儡有半分主见。

        

正烦着,回到酒店就不见了那小混蛋,脾气一下涌上来。

        

管家带他一起去监控室时,他的手机响起,一个陌生号码。

        

他停下脚步,接通了手机,没说话。

        

对方清脆的童音传来:“赵霆行,我妈妈接我回家了,她让我感谢你这几天的照顾。”

        

“滚蛋!”赵霆行听完骂了一句,挂了电话,白眼狼,照顾他这么多天,回去不说一声。不用去查监控,转身回自己房间。心里松了口气,小混蛋走了正好,他没精力照顾他。

        

一边想着要去京城看看张泽,一边又是a县那块地有几个买家感兴趣想谈谈。

        

韩栗那边做的景区规划图比a县政府做的规划图有吸引力许多,加上有顾氏加持,对外宣称会同a县政府,一起大力开发旅游业,a县在西南那边一时风头正劲。

        

顾氏那边派了韩栗和他一起过去见买家。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