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干狠狠操/被老头猛烈进出好爽

      

没错。

        

作为一个和尚,房绛喜欢喝酒吃肉。

        

本来房绛还对自己的喝酒吃肉感到自责,每次喝酒吃肉完之后,房绛都会对着自己说没有下次了。

        

但是自从苏离告诉房绛“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这句名言之后。

        

房绛就没有一点的心理压力了。

        

而在芦苇荡的时候,房绛就将自己的事情大部分都告诉了苏离。

        

其中包括房绛当时游历天下时,遇到的那一个和别人睡一晚,便就是要切断对方一根手指的女子。

        

而苏离也是把自己要去西域的理由跟房绛说了。

        

听到苏离将魔刀血刹当作自己的本命兵器,房绛看着苏离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

        

在房绛的眼中,皆是同情…… 

        

毕竟魔刀血刹实在是太过于有名了。

        

而苏离对于房绛的事情,自然是知道的,因为房绛的剧本里有写。

        

不过苏离装作不知道,表示很是吃惊。

        

而让苏离真正吃惊的还在后头。

        

那就是这一个妖娆的妇人,其实就是那一个女子的转世。

        

这真的把苏离给整迷糊了。

        

那一个女子转世了。

        

转世之后,又开始了上辈子的老路?

        

啊这……

        

只不过幸好的是,吴青青这辈子倒是没有切对方的手指了。

        

这辈子直接吸取精血了,而且一次性还是全部的精血!

        

“为何会如此?”

        

苏离问向房绛。

        

在苏离看来,吴青青上辈子自焚了,应该是解开了心结才对。

        

按道理说,下辈子应该不会重蹈覆辙。

        

“阿弥陀佛。”

        

房绛叹了口气。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纵使当初,雾花害人,有其可怜之处。

        

但是,雾花终究是害了人,不管如何,这都是罪孽。

        

而且当时,雾花的心结,怕依旧是没有解开。

        

因果循环。

        

或许,是那冥冥之中的大道,让雾花再次经历过一次劫难。”

        

“那房师兄这次要如何做呢?”

        

苏离问道。

        

在苏离看来,雾花的再次轮回,再次经历与上辈子类似的事情,不仅仅是雾花自己的劫,也是房绛的劫难。

        

房绛是从离开那一座城池之后,眼睁睁看着雾花引起城中大火,这才对自己的佛道有了迷失。

        

而如今,上百年的时间过去。

        

房绛好不容易有些想通了,想要继续去面对自己的佛道。

        

而现在,刚好便是再遇到了吴青青。

        

世间万古,皆有因果。

        

这是属于房绛与雾花共同的劫。

        

自己只能适当性的去帮忙,但是自己掺和不了多少。

        

“这一次……其实,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听着苏离的询问,房绛也是叹了口气。

        

“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再让她继续迷失了。”

        

语落,房绛闭上了眼睛。

        

其实苏离还想问问一问为什么当初雾花会带着一座城自焚。

        

毕竟在剧本里,其实并没有说。

        

但是现在,看着房绛如此心乱的模样,自己就不再去刺激他了。

        

“不管如何,这件事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房绛睁开眼睛。

        

“苏师弟你不仅是上次帮我解开了心结。

        

这一次更是救了我一命。

        

本来想不到该怎么报答苏师弟,不过如今苏师弟要前往西域,你可以拿着我这枚玉佩。”

        

房绛将一枚玉佩交给了苏离。

        

“这是我雷灵寺的信物,而我雷灵寺对于鬼人族的遗迹也是有些不少探究。

        

或许住持师父可以帮助苏师弟你。”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推辞了。”

        

房绛所给的,正是此时的苏离的所需要。

        

苏离再翻开房绛的剧本检查一下,发现他剧本的内容和上次的一样,依旧是没有变,还是写着会在西域遇害。

        

而自己又刚好回来西域遇到房绛。

        

可是问题是。

        

如今房绛要在这一艘渡船上和吴青青拉扯。

        

短时间内不可能离开这一艘跨洲渡船,自己处理完事情后就会离开西域。

        

自己和房绛应该是不可能会相遇的啊……

        

房绛离开了苏离的房间,苏离还在思索着期间的因果。

        

不过就在三天之后,房绛跟苏离说他要告辞了。

        

因为吴青青受不了房绛这几日的骚扰,直接飞下船了。

        

……

        

于此同时,羽裳峰峰顶,来了一柄飞剑。

        

这一柄飞剑来自于无双神枪宗。

        

飞剑在羽裳峰峰顶不停地盘绕着,但就是没有一个人签收。

        

最后,这一把飞剑直接插入到了羽裳峰的一块院落之中。

        

而在羽裳峰几十里之外的一个小镇之中。

        

墨月带好面纱,走在了这一座黔灵圣地附属的小镇之中。

        

墨月的心情带着几分的紧张与激动。

        

今天是和主人的碰面的日子。

        

主人说过是会在这个城镇之中摆摊算命,等着自己的。

        

但是的话,墨月逛了好几圈,都没有看到主人。

        

“难道主人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墨月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

        

自从回到黑魔宗之后,墨月被黑魔宗的各种事物缠绕着,所以根本不知道黔灵圣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不会的,主人是不可能出什么事情的,毕竟主人的修为那么高。”

        

墨月摇了摇头,将自己脑海中那一个要不得的想法给推掉!

        

但是墨月不想就这么回去。

        

自己太想去见主人了。

        

再加不到主人,墨月感觉自己都要死了……

        

“我去羽裳峰看看,应该没事吧……”

        

墨月眼眸流转,心中不由冒出了这个想法。

        

但是如果自己贸然前去,被主人发现了的话,主人会不会责骂我呢?

        

想到这里,墨月的脸颊突然泛起一抹兴奋的殷红。

        

墨月更想去了。

        

一炷香之后,墨月偷偷混进了黔灵圣地,来到了羽裳峰。

        

作为一只元婴境圆满的九尾天狐,要偷偷潜入黔灵圣地,这是再也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但是墨月发现,整个羽裳峰都空无一人。

        

难道主人他们出去了吗?

        

墨月胆子再大一点,潜入了院落之中。

        

顺着主人的气味,墨月来到了苏离的房间。

        

像是做贼一般,墨月打开了苏离的衣柜,拿出苏离的衣物,将小脸埋在衣服里,深深的吸了一口。

0

更多精彩

花花(H)/赤裸裸的少妇少妇小说

2022年6月2日 小羽 0

“语嫣姐姐还年轻呢,抓紧点还能生几个孩子,应该不会那么惨的。”李梅儿只能希望周语嫣真的能有这样的好运,生下个一儿半女的,下半辈子也有个依靠,不过就皇后那心狠善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