耸动拍打黏腻水声白沫&好大,好深,宝贝把腿张开

       

当乔峰将宋天弈带出宋府的时候,府外刚好是火把通明,一大群官兵冲进宋府。

        

但乔峰并没有惊动惊动他们,宋天弈也不重,乔峰就提着他,在屋顶之上跑向西边。

        

……

        

当打更的敲响锣鼓,三更天之时,乔峰已带着宋天弈,来到了破庙旁,这里虽然没有什么火把,却还是被乔峰察觉出,有人的气息。

        

噹!!当乔峰靠近破庙之上,破庙里忽然有人敲响瓦片,说道:“天王老子何处去?”

        

乔峰知道是丐帮暗语,于是回应道:“破鞋麻衣打狗来。”

        

话刚刚说完,破庙里便跑出几个乞丐,手持打狗棒,单膝跪在乔峰面前道:“恭迎少帮主,穆姑娘就在庙里。”

        

乔峰走进,将两人扶起道:“辛苦两位兄弟了。”

        

一位乞丐道:“奉马长老之命,助少帮主逃离苏州,少帮主离开后,我们会将洞口重新堵住,掩埋。”

        

到了破庙里,乔峰却发现穆念慈已经醒来,躺在马车上,拨开窗帘,看着门口,似乎等着乔峰到来。

        

“念慈,这次连累你了。”乔峰看着穆念慈,也明白她已经知道自己被通缉的事情,心里愧疚。

        

“不,乔大哥。”穆念慈摇摇头道:“我其实一直渴望,跟乔大哥一起去冒险。”

        

乔峰……

        

……

        

翌日清晨,乔峰出现已经是苏州外十里了,此刻三人正在一家酒馆吃饭,赶了一晚上的路,总有些累了。

        

念慈有伤,除了喝一些稀饭外,便是靠乔峰输送内力维持,也没有吃多少。

        

而乔峰自坐下以后,只顾着喝酒,再勉勉强强吃了三斤肉,就没有了胃口。

        

倒是宋天弈这个孩子,不知道是不是从来没有来过,将酒馆里能炒的菜全部叫来,一个人正在尽情的吃,不想停,也不曾停,肚子撑的圆鼓鼓的也无所谓。

        

仿佛这一刻之间,就要尝尽人间美味。

        

乔峰看着大快朵颐的宋天弈,也是有些赞叹。

        

更别说旁边酒馆里的客人,看到一个丑八怪有如此吃法,更是惊叹不已。

        

顷刻间,酒馆又两两三三进来一些人,眼光有意无意的瞥向乔峰处,随后坐下,只点了一份烧酒,便喝了起来。

        

乔峰也是马上察觉到不对劲,想着自己通缉的榜文,或许已经传遍江南了。

        

“念慈,天弈,我们走。”

        

“嗯!”穆念慈轻轻嗯一声,乔峰便将她一把抱起,向酒馆外面走去。

        

“要走吗?”嘴里塞满一只龙虾的宋天弈,看到乔峰离开,虽然留恋这些自己从未见过的好吃的,但还是马上跟了上去。

        

一天,乔峰赶着马车,带着穆念慈和宋天弈,赶了一天的路,又怕穆念慈受不了,速度始终快不起来。

        

而那些酒馆那些两两三三的人,也一直在偷偷跟着乔峰,只不过从最起初的四五人,到现在的二十几个,每一个都不像善茬。

        

等乔峰穿过一片树林,来到一片宽阔的平野之上,四处岩石灌木极少,除了远远两边的山脉外,道路极尽平坦,无法躲避。

        

可这时,乔峰前方也出现十几个人,将乔峰去路打断。

        

乔峰此刻勒马,下马车,走向后方抱拳道:“各位英雄好汉,若有事向与乔峰,不妨都出来,痛痛快快说话,何必鬼鬼祟祟。”

        

乔峰知道,一旦自己通缉的榜文传遍江南,无论是黑道白道,都会想抓住自己。

        

而自己是当今武林名声最盛的人,若别人抓到自己,必定会扬名立万,就算不为这个,皇榜上清清楚楚写的赏万金,赐百亩田。

        

乔峰知道,这些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会是多么大的诱惑。

        

人慢慢出现了,从一个手持单刀的独眼龙汉子开始,人便一个个出现,不过出乎乔峰意料的是,这跟在后面,想偷偷抓自己的人,竟然有三百多个。

        

他们有男有女,书生,大汉,女子,和尚,戏子,三教九流的,什么人都有,每个人都是面色不善,再夹杂着一点紧张,眼神布满杀气,看着乔峰。

        

“各位,都是是来抓乔某,领朝廷奖赏的吗?”乔峰昂首挺胸气势惊人,一点也不想被三百人包围的人。

        

听到这话,大多数人都不约而同的默认。

        

乔峰四处环视,凡是与乔峰对视到的人,皆是心中一颤,不敢与乔峰相望,可偏偏乔峰看到一个书生时,这书生视死如归的眼神,直直看着乔峰,未曾躲避,眼神杀意凛然,也从不掩饰。

        

这书生忽然站出来说道:“乔峰恶贼,谁要那奖赏,我是来杀你的,为我死去的父亲报仇。”

        

“乔峰,为我父亲纳命来。”

        

“对,没错。”这书生的话引起十几个人共鸣,他们连声呼应书生。

        

“都一样吧。”乔峰叹了口气,看着这些人,想着他们的父亲是在华山上被自己杀死的‘无生间’?或是武林人士?

        

乔峰还是觉得,无所谓了,不管是为了赏金来杀自己的,还是为了报仇来杀自己的,都无所谓了。

        

反正自己眼前不管是什么人,挡路者,必死!

        

电光火石之间,乔峰一掌已经打了出去,掌劲携带猛虎之势,扑向前方几十人,随后又向左方挥出一掌。

        

围着乔峰的人虽然多,但对乔峰这突然出手,也是大感惊讶,掌力之雄劲刚猛,其他人也是见所未见。

        

“哇!——”受到这掌力的几人,皆是吐血飞了出去,可更多的人则是立马避开,更有甚者,避开的下一刻,在乔峰收掌的瞬间,两个人手持利器,已经冲到乔峰身前,一人刺头,一人刺腰。

        

乔峰也是不慌,刹那间提膝转肘,依靠自己强韧的身体,将这两柄利器击飞,后一招或跃在渊击出,降龙十八掌的强劲内力,震的这两人不得不后退,避开此掌。

        

等到两人后退到五十米外安全区域,乔峰才看清楚两人,一人是那单刀独眼客,另一人则是柳眉细软剑。

        

“哇哈哈哈,大名鼎鼎的乔峰,果真厉害。”这独眼单刀忽然收起到,向乔峰大笑道。

        

乔峰看着这人,知道不简单,问道:“这位兄台,好快的刀。

        

不知来找我,是为了报仇,还是为了领赏?”

        

这单刀独眼摇摇头,狰狞笑道:“都不是,老子就是想来看看,这杀人五千人的狠人,到底是什么模样?哈哈哈哈哈。”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