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H爽文纯肉&厨房里岳的耸动

      

“总算完成一个生涯目标了,虽然是最简单的那个……等完全收服了湖阳水寇,日常收益还能再涨一波信息态粒子。”

        

周靖关掉面板,呼出一口气。

        

五个人生目标,目前只完成一个,不过他至今所作所为一直在引发影响效应,所以通关进度一直在慢慢提升,如今已注满三分之二了。

        

他走出屋子,从位于岛上的寨子里放眼望去,只见大湖辽阔,烟波浩渺不见尽头,湖上还有许多舟船正在操练。

        

这里是岳山湖上其中一座沙洲,此地的大寨原本属于范宗,周靖在收编了对方后,便带着众弟兄尽数迁移过来,入主此处,换了个正式的根据地。

        

目前,周靖接管了范宗绝大部分的势力,地盘众多,麾下水兵数万,也是湖阳地带的一方巨寇了,“混世魔头”这块招牌,在绿林道越发有分量。

        

“近来扩张迅猛,先休养发展一阵,等来年春夏之际,再对付另外两蛟。”

        

周靖看着岳山湖的景色,心中暗自盘算。

        

虽说自己如今势头正猛,但他思索了一番,放弃了趁热打铁,暂时不打算用兵。

        

一是麾下势力虽众,可毕竟曾是范宗的兵马,如今换了个老大,正人心浮动,自己还需要整顿一番,传传武,训训话,压一压范宗心里的小九九。

        

二是天气原因,已经是冬天,湖水冰寒刺骨,喽啰们难以忍受。三是另外两蛟有守望相助之势,对付其中之一,也会遭到另一人夹击,他还没做好准备。

        

管理数万人马颇为麻烦,不过范宗麾下早有成熟团队,此时仍然负责管理各类内政,自己只要管好这群人,安插点自家弟兄进去学习,便可以让势力继续运转下去,不需要事无巨细操心。

        

范宗等众头领,归降是无奈之举,现在自然没有忠心可言。

        

周靖对此心知肚明,但有自身武力压着,暂时能让这群人不敢轻举妄动。

        

而且这段时间很多绿林中人来投效,随着前来投奔的好汉越来越多,山寨内部的派系成分将越来越复杂,范宗一伙作为降军,自会受到遏制。

        

不过,有一个叫杜迎的山寨军师私下前来示好,对他细致讲解山寨内部的各类情况,倒像个真心投效的。

        

这个杜迎,颇有些才干,可惜屡屡不中,后来落草为寇,懂得一些行军打仗之法,是眼下难得的文职人才。

        

周靖心头过了一遍当前形势,随即巡视起山寨。

        

不多时,他便来到滩头,看着水军操练,时不时和身旁几位头领交谈。

        

就在这时,一个传令兵匆匆赶了过来:

        

“报!寨主,有人求见!”

        

“何人?”

        

“来人自称南华派弟子,说有要事相商。”

        

闻言,周靖有些意外。

        

南华派,这不是湖阳当地的大派吗,自己好像和他们并无瓜葛,怎么突然来找我?

        

他想了想,点头道:“那就见见,把人请过来。”

        

很快,一个身穿道服的弟子便被喽啰带了过来。

        

“在下南华派丘子仁,见过陈寨主。”

        

此人抱拳行礼,态度有些拘谨。

        

“你有何事找我?”周靖直接询问。

        

丘子仁咳嗽一声,从袖子里拿出一封请柬,递给周靖,道:

        

“好教陈寨主知道,你在江春夺人秘籍,虽说事出有因,可此事坏了武林规矩,江湖同道听闻寨主当初立下的规矩,于是决定举行武林大会,与寨主以武争锋。若我等侥幸赢了一招半式,还请寨主归还吴山派等门派的武学秘籍,不再四处泄漏,此为请帖,诚邀寨主明年三月十八上云霞山赴会。”

        

原来是这事,江湖人找我算账来了……

        

周靖摸了摸下巴,玩味道:“哦,你们南华派要做出头鸟?”

        

丘子仁肃然道:“此乃武林公理,乃天下各大门派共识,非我南华派一门之议。”

        

周靖撇撇嘴,也懒得点破,接过请柬看了眼,道:

        

“我确实立过这个规矩,不管是何门何派,只要有人能胜我一招半式,我便将夺来的秘籍悉数交给他,你们开这武林大会,是打算汇集天下高手来挑战我?”

        

丘子仁颔首:“不错,但切磋为上,点到即止,只分高下,不分生死。”

        

“怎么地,要是分生死,你们就不敢找事了?”

        

周靖哼了一声。

        

“……”

        

丘子仁咽了一口唾沫,不敢应答。

        

废话,要不是怕你大开杀戒,何必举行武林大会,大家伙早就一股脑来诛杀魔头了。

        

只切磋不厮杀,目前只是各个门派一厢情愿的想法,他有些担心陈封不答应这条件,如果要分生死,那样赶来参加武林大会的门派,恐怕只剩十之二三。

        

而且,此人现在成了绿林大寇,他们不敢面对这么大的势力,只想用江湖人的方式解决,只针对个人,说到底其实对陈封颇为不利,丘子仁心里打鼓,拿不准对方会不会答应。

        

不过,周靖却没犹豫,随口道:“那便这么定了,只切磋武艺,不分生死,明年三月十八,我去参加你们的什么大会,有什么能耐,尽管使出来便是。”

        

丘子仁闻言,登时大喜过望,竖起拇指赞道:“陈寨主胆识过人,豪气云天,在下佩服。”

        

“行了,滚蛋吧。”

        

周靖挥挥手,让喽啰把这人送出去。

        

待此人走后,一旁的洪定先这才开口,语气诧异:

        

“哥哥,这些江湖门派举行武林大会,摆明是为了对付哥哥,包藏祸心,哥哥为何要答应他们?”

        

“不错!这厮竟敢当面送战帖,简直不把二哥放在眼里,要我说就把他打一顿丢出去!”方真也大声附和。

        

周靖摆摆手:“无妨,陪他们耍耍。”

        

郭海深皱眉道:“二弟啊,这群江湖人说是切磋,可一旦你露出颓势,他们多半会一拥而上除掉你,岂能相信他人所言?而且谁也不知,这些江湖人是否留有暗招,你已是山寨之主,何必以身犯险?”

        

“哈哈,大哥多虑了,我若是赴会,危险的是他们。光想着打赢我就能夺回秘籍,可我赢了也是要有彩头的,谁输了就夺谁的秘籍,到时由不得他们不乐意。”

        

周靖哈哈一笑,故意摆出一副艺高人胆大的样子。

        

这对他是大好事,这么多高手聚在一起,正好一网打尽,不用到处跑路找高手挑战了。

        

当初搜刮江春门派的秘籍,也是为了让江湖人同仇敌忾,方便完成【天下第一】,此时引起的变化,可见效果显著,事半功倍。

        

所以得知江湖人召开这明显针对他的武林大会,周靖不气反喜,只担心来的高手不够多。

        

如果武林大会规模够大的话,说不定一波就能完成【天下第一】里程碑。

        

要不是不合适,他都想亲自给各路高手资助路费。

        

“约战的时间是明年开春……嘿,万物复苏的季节,正适合活动筋骨。”

        

周靖嘴角一勾。

        

一旁众头领面面相觑,只觉此举颇有些冒险,但也拗不过陈封,只好不再劝阻,打定主意到时多带些人马,给寨主壮声势。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