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团共享物np&暴露女友小雪小说阅读

       

上,带着无法违抗的诱惑。

        

仿佛世界上再没有一切事情能比得上立刻扑上去,把那一

        

枚铜板捡起来更重要。

        

后天灵宝·落宝金钱!

        

来源——归墟。

        

若是寻常的法子用这一枚落宝金钱,那当然不可能对浊气

        

伏羲产生半点干扰,哪怕是让他抬一抬眼皮都做不到,但是

        

此刻用这手段的偏偏是因果之主,还是具备了功体的情况

        

下。

        

儒雅男子尽管已经竭尽可能地控制住自己。 

        

还是忍不住脚步一顿,朝着那边扑过去。

        

而后右手一捞,把那一枚铜板握在手中,而在同时,卫渊

        

袖袍一拂,一道散发出磅礴灵光,如同内部蕴含一整个世

        

界,山河起陆,龙蛇飞扬的珠子就直接朝着伏羲手中落下。

        

用这一颗灵宝级别的山河珠,买了浊世伏羲一刹那失神。

        

道人则是瞬间出现在了那边隐隐失神,似乎并无记忆,并

        

无常识的白发少女旁边,天之碎片的残骸一收,袖袍一扫,

        

因果纠缠编织。

        

把白发少女扛起来就跑。

        

“你,战住!”

        

儒雅男子怒喝一声,直接将山河珠一把捏碎,磅礴的力量

        

震动虚空,封锁了空间和时间,连因果都无法再存在,而后

        

看到那道人右手抬起,手指和手指之中,夹着一枚一枚黄橙

        

橙的铜板。

        

儒雅男子怒气一滞。评

        

看到那道人一甩手,直接以满天飞雨的手法把一枚枚【落

        

宝金钱】全部横洒出去,每一次落下,都会伴随着因果功体

        

的因果气机变化,都会强制性让浊世伏羲不得不停下脚步,

        

不得不俯身去捡拾东西。

        

而每一次的迟滞,哪怕只是一息一刹。

        

都会让前面的道人瞬间拉远距离。

        

因果之道,本也是世上最擅长遁去的手段。

        

“你!”

        

“无耻之尤!!!”

        

浊世伏羲胸中怒意憋屈,还有极致的愤怒不甘几乎爆裂开

        

来。

        

卫渊前面抛出一枚一枚落宝金钱。

        

同样咬牙切齿。

        

每一枚落宝金钱都会强行让他刚刚捡回来的后天灵宝飞出

        

去一剑件。

        

可恶啊!

        

浊世伏羲,老夫的财运,真特么全部都交给你了!亦或者

        

是正是因为之前落宝金钱,因果交换,浊世伏羲自己反向操

        

控,打算直接换取了道人最看重的命格,结果拿到了财运,

        

也就是说,卫渊的财运最后一定会落在了浊世伏羲身上这一

        

重因果命格既定。

        

这种关系反倒是加强了此刻的落宝金钱特性。

        

后面追杀的,愤怒如狂。

        

前面遁逃的,也是咬牙切齿。

        

但是思绪却很冷静,或许是一直以来穷惯了,贫穷到了拿

        

到法宝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肯定会丢掉这些宝物,自己这么

        

穷,财运都没了,这么好手段事情怎么可能会是自己的?

        

道人心中自嘲。

        

再度封锁一次因果,压制住了天机。

        

而后气机流转,循着因果一瞬破开空间,直到后面浊世伏

        

羲的手段再度发挥效果才重新出现在昆仑墟上,而此刻距离

        

昆仑墟的边缘,也就是他进来的地方,已经很近了。

        

这里是昆仑墟,整体是在浊世之内最深处,和昆仑山一体

        

两面。

        

冲出去,便是神代的南海海域!

        

便是清世,那里有着防御最强的石夷,有着虽然失去了十

        

大巅峰境界但是绝对不能算弱的青衫龙女,以及永镇天穹,

        

星河不灭的大荒天帝帝俊,哪怕是浊世伏羲,也无法继续追

        

击。

        

以及,离开此地,便可以联络到太清境的伏羲。

        

到时候谁追谁还不一定呢……

        

那边的伏羲哪怕是付出一定代价都会毫不犹豫地直接下来

        

淦这假货!

        

卫渊再度弹出一枚纯粹因果大道显化的落宝金钱。背后儒

        

雅男子已经失去了原本的风姿气度,怒声长啸,声震四野,

        

恐怖至极的煞气,令整座昆仑墟周围都显化出了洪荒蛮横,

        

强大清晰的大道法则,以天地万物,化作逆反先天八卦大

        

阵。

        

背后白发少女要转身。

        

道人一个旋身,让那白衣少女转向前方,虚揽再前。右手

        

轻轻遮住她的双眼,温声道:“不要看。”

        

背后黑红色浊气扭曲,变化,化作了狰狞可怖的形体,是

        

先天八卦概念对应的污浊形态,所含着的另一个世界的大道

        

规则,反倒是会让清气世界的一切生灵心中留下印痕,变的疯狂癫怒,失去

        

理智。

        

浊世伏羲冷然道:“你的法宝已经全部丢完了吧。”

        

“本座要看看,你到底还有什么手段!”

        

轰然的声音不绝于耳。

        

如同整座天地都要朝着他压下来。

        

无数黑红色浊气流转撕扯,卫渊一只手遮住白发少女眼

        

前,右手五指张开,手指之上纠缠着丝丝缕缕的因果,没入

        

了这巨大无比的昆仑墟当中,而后猛地一拉!

        

【因果重构】!

        

一柄柄神兵利器飞出,散发出各色宝光。

        

震荡乾坤,压制六气!

        

或者是烟霞流转,亦或者金光灿灿,令人恍惚失神。这是

        

卫渊之前自浊世伏羲【神牢天劫】当中挣脱出来时的用

        

法。

        

直接短暂性抹去了这一段时间的因果!

        

这一段因果。

        

本座不认。

        

“虽然说是我的权能,可这还真是耍赖啊……”那么,元

        

始天尊,落宝金钱的代价是什么呢?

        

是承担因果!

        

那么,因果是谁来规定的呢?

        

是我!是我啊!

        

堂下何人,为何状告本官?!

        

卫渊嘴角勾起一丝古怪微笑,袖袍一扫,那一件件法宝陡

        

然变化万千,同样的否定因果存在,也就是说将不同时间段

        

不同因果状态的法宝强行从时间线里拉出来,而后共存于

        

此。

        

可惜,只能短暂存在。

        

维系这样的状态需要极大的消耗。

        

只要稍微松懈,就会瞬间恢复原本的因果。

        

现在只是相当于卫渊强行维持住此刻状态,不可长久。否

        

则的话,和落宝金钱联系在一起,简直就是绝配了。

        

一个强行交易。

        

一个死不认帐!

        

道人心底遗憾,垂眸。

        

袖袍一扫。

        

剑眉微敛。

        

低喝一声,且道——

        

“去!”

        

无数法宝流光骤然暴起,而后裹挟磅礴之力直杀向了前面

        

的浊世伏羲,凌厉可怖,如同演诸天之武,虚空之中,远远

        

看来只能看到一方是如同四海涌动,星河下坠般的恐怖浊气

        

汪洋,一侧是无数流光的闪动,释放出强横无匹的力量。

        

【否决因果存在】

        

也就是代表着,无论是这法宝怎么用过,是炸了还是碎

        

了。

        

我元始天尊不认!

        

那它就还是原本的的状态。

        

要是这种无上大神通可以常驻就好了。

        

那我靠着一张钞票吃遍天下了。

        

道人单手支撑,嘴角鲜血流出,渐渐支撑不住,儒雅男子

        

猛地双手一合,浊世八卦,逆反先天,乃是日月失序,神牢

        

天劫,道人面色一变,猛地咳出大口鲜血,面色煞白。

        

气机都然衰弱。

        

儒雅男子于浊世黑红色云气当中,面容隐现。

        

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儒雅俊秀,面容出现了诸多神

        

魔的邪异特性,眉心生出一只纯粹黑色的竖眼,只是和白发

        

少女那种安静无光如同无星无月之夜的宁静不同,其中满是

        

暴虐,疯狂,污浊!

        

‘没有法宝,没有权能!

        

元始天尊。”

        

“浊世当中,哪怕是帝俊也只是比我稍胜一筹!

        

“你拿什么和我争!”

        

无数黑红色浊气纠缠不休,道人嘴角勾起,忽然道:“怕

        

吗?”

        

白发少女似乎是抬了抬眸子。

        

睫毛挠着道人掌心痒痒的。

        

道人脚步一踩。

        

直接把一片昆仑墟踩碎。

        

身躯坠下,直入清气之世,前方浊世天机之神伸出手,其

        

手掌退去了白皙修长,巨大如同山峦,修长狰狞,其上有无

        

数扭曲纹路,污浊邪异符文痕迹,要将道人直接抓住手中,

        

捏作肉泥。

        

直到那道人嘴角微微勾起。

        

手指上多出了一枚黄橙橙的铜板。

        

浊世天机之主面色凝固。

        

“你!!!”

        

“谁说没有赌注了就没法子再赌?”

        

道人朝着后面落下,鬓角白发扬起,眼眸微垂,面容俊秀

        

温和,嘴角勾起,而后屈指弹出铜板,让那一枚烙印因果大

        

道痕迹的铜钱在二者直接缓缓旋转,散发出淡淡的灵光:

        

“你真是不了解你的对手啊。”

        

“在这个时候,我自会踏前一步,死中求活,绝不退

        

后。”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看来,我了解你,你却不了解我

        

啊……”

        

“这一次,你败了。”

        

卫渊弹出了铜板。

        

丝丝缕缕金色的,仿佛晨曦般的因果流转变化,以铜钱为

        

核心朝着周围蔓延,化作了繁华美丽却又强大玄秘,惊心动

        

魄的纹路,分割两端。

        

【落宝金钱】

        

因果,缔结!

        

铜板在虚空中旋转,巨大无比,如同山峦,遮掩群星的神

        

魔手掌,最后竟然也只是擦着道人鬓角的发丝,抓住了一枚

        

简单的铜板,道人左手轻轻遮住少女双眸,小心翼翼;右手

        

伸出,竖起中指,笑容灿烂温和:

        

“只知背后蝇营狗苟。”

        

“胆小如鼠的渣渣……”

        

道人坠入清世裂隙。

        

留下了元始天尊的问候。

        

“吃你爷爷的屁吧!”

        

浊世当中,一片死寂,最终只是残留了愤怒癫狂的嘶吼和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