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潮湿的肥厚_啊教练用力使劲别停h

老两口听说番茄只熟了三个,一个花花吃了,一个送给李珍宝,一个拿来这里,赶紧放下筷子,碟子里还剩两片。

        

老太太把碟子推了推,笑道,“辞墨媳妇尝一口,你辛苦那么久,还没吃呢。”

        

江意惜笑道,“我下次再吃。”

        

话音刚落,花花就冲到老太太的腿边,立起身子给她作揖。

        

它还想吃。

        

江意惜嗔道,“你一个人吃了一个,还争嘴。再要,明天就没有你的了。”

        

老太太笑着把花花抱进怀里,“你吃了那么多就不许争了,还剩两片,留给安哥儿和馨儿吃。”

        

次日另两个番茄熟透,晚上江意惜照李珍宝的说法做了番茄炒蛋,主子们各吃一口尝了个鲜。秀色可餐,味道奇特,主子们都开始盼望番茄多多成熟。

        

十九晚上没等到孟辞墨回府,江意惜很是有些失望。

        

二十早上,六个番茄全部熟透。

        

花花满地打滚,眼泪都出来了,江意惜只得又单给了它一个。另给宜昌大长公主府和郑少保府各送了一个,并承诺等成熟多了再多送。这是郑吉让郑玉送来的种子,总要给他们的家人尝尝。一同给宜昌大长公主送去的,还有江意惜煲的补汤。 

        

还剩下三个番茄拿去福安堂切成片,她把籽刮出来后才让人吃,所有来请安的主子都尝了一片,老人孩子各多吃了一片。

        

七月底,所有的番茄都开始成熟。除了陆续给报国寺的愚和大师、宜昌大长公主府和郑府各送了三斤,又给老国公的几家老朋友和江家各送了两斤。其余的江意惜只留了一小部分给花花吃,大部分拿去福安堂的小厨房。厨娘做菜时,都要把籽刮出来交给江意惜留种。

        

江意惜让吴有贵告诉吴大伯,给李珍宝送一些去,每次三个,隔三天一次。再送五斤去五团营给孟辞墨,一道送去的是做番茄的方子。或者送给平王和曲嫔,或者送给上峰,他看着办。

        

七月二十九戌时初,孟辞墨终于回府了。

        

他先去福安堂给老夫妇请了安,又跟老国公秘谈了一刻钟,才回浮生居。

        

江意惜已经让人把酒菜准备好,还专门给他做了番茄炒蛋和松鼠鱼。

        

孟辞墨汗流夹背,直接去净房沐浴。江意惜找出一套中衣中裤搭在净房靠外的衣架上,又亲自去给他洗了长发。

        

未成亲时,孟辞墨的头发都是由孟连山等几个亲兵给他洗。住进浮生居后,他不喜欢丫头洗头,都是江意惜给他洗。

        

江意惜边洗边按摩头部,听孟辞墨闭着眼睛说话。

        

“我昨天去了趟皇陵见平王和姨母,今天凌晨才回营。之前去见平王,姨母都因为身体不好没见到。这次见到了,她还请我吃了晚饭。姨母很年轻很美,都说我娘长得跟她非常像。看到她,我就像看到了我娘。哦,她很喜欢你送她的鞋子,还给你带了礼物。”

        

江意惜灵光一闪,所有见过曲氏的人都说孟辞墨和孟月很像曲氏,也就是孟辞墨和孟月长得非常像曲嫔啰。若是让皇上看到孟月,会不会想到曲嫔,再把他们母子招回宫?

        

其实,皇上极是宠爱美丽的曲嫔,即使相信曲嫔勾引太子,也不忍心处死她,只把他们母子赶去皇陵。

        

她说道,“这么说,大姐长得也非常像曲嫔了。若是想办法让皇上看到大姐,会不会想起远在皇陵受苦的曲嫔?”

        

孟辞墨摇摇头说道,“之前我也这么想过。但大姐是合离之人……”若是皇上看上她,就更麻烦了。

        

这话他没好明说。

        

江意惜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么说来,更不能让皇上看到孟月了。

        

她长长叹了一口气。

        

孟辞墨笑起来,睁开眼睛温柔地看着她,再把她的头压下,亲吻片刻后才松手。

        

笑道,“无妨。只要我们都好好地活着,从长计议。平王虽远离权力中心,却胸怀锦绣,想办法培养了不少暗势力。过些日子,曲家表哥会来见他和我。”

        

洗完头,江意惜出了净房。孟辞墨沐浴完穿上中衣裤,出去从带回来的包裹中拿出一个锦盒交给江意惜。

        

是一对水透极好的冰种翡翠镯子。

        

江意惜笑道,“很漂亮,我很喜欢。”

        

两人坐上炕,江意惜给他斟了一杯酒,陪着他一起吃饭。

        

孟辞墨也很喜欢那道松鼠鱼。说道,“那几斤番茄我送了两斤给姜总兵,送了三斤给姨母。姨母非常喜欢吃番茄炒蛋,说好看,清爽,解腻。平王和我都不忍多吃,以后再给她送几斤过去。”

        

江意惜没怀孕,孟辞墨也有些遗憾,夜里又卖力耕耘了两回。

        

次日早上,孟辞墨和江意惜刚刚开始吃早饭,就有前院婆子来报,二舅爷的长随江大在外院,说二舅爷出事了。

        

江意惜惊了一跳,“洵儿出事了?快让江大进来回话。”

        

吴有贵陪着江大匆匆来了浮生居。

        

江大鼻青脸肿,头上还包了纱布。跪下说道,“禀二奶奶,奴才失职,让二舅爷受伤了。”

        

江意惜急得要命,“快说,我弟弟伤得重吗了?”

        

江大说道,“昨天晚上,二爷跟同窗在食上喝完酒回家,在路上遇到一群人在打架……”

        

打架的两伙人,十几人是外地人,另三人是京城人。

        

江洵带着江大和旺福去拉架,谁知外地人蛮横不讲理,连着江洵几人一起打。江洵和江大武功厉害,另三人也不弱,以少胜多,把那十几人打得够呛,双方都有受伤。

        

等到衙役到来,才知道那伙外地人是宜山大长公主的孙子袁宪及护卫,而另一伙人是宜昌大长公主府的孙子郑璟及小厮,第三伙人是武襄伯府的江洵及奴才。

        

忽略第三伙人,其他两伙人衙役都惹不起,又见他们伤势严重,年纪尚小,只得带回京兆府包扎,再禀报京兆府尹……

        

宜山大长公主死得早,袁宪五起就一直跟着在江南为官的父亲住在杭城。这次回京参加太后娘娘的六十五岁华诞,喝多了酒跟郑璟几人打起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