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进出花蜜红肿/校园浪荡yin乱之合集

     

“各大世家都还算乖吧?”李谱喝下一口酒。

        

“将军放心,自从将军邀请这些家族的族人来观看将军行刑后,这些家族约束子弟遵纪守法,到也乖巧。”许攸也是一些感叹。

        

当初李谱在亲自逮捕了几十个强买强卖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世家子弟后,无数的家族前来找许攸求情。

        

在许攸的求情下,李谱选择给这些人一个机会。

        

只要他们能够击败李谱,就可以无罪释放

        

但没想到的是,李谱居然给了这些犯罪的子弟分发武器,而且还提出了一个条件。

        

许攸只能给各个家族说出了李谱这个条件,各大家族为了博取一线生机也是同意了。

        

在行刑当天,李谱邀请了各个家族的人来到军中校场上观看,而且为了以示公平,武器装备可以由各个家族来提供。

        

当天五十多个世家子弟人人身披铠甲骑着战马,自信满满的在校场中等着李谱。

        

都在幻想着击败李谱后羞辱一番,然后扬长而去帅气潇洒。

        

不过场上的将士们则是一脸的同情,甚至还有将士给这几十个世家子弟丢过去一条羊腿,让他们吃饱了再上。

        

不仅有丢肉的还有倒酒的,这些世家子弟以为这些当兵的怕了自己,甚是骄横,更是看不起这些将士了。

        

惹的有些士卒差点动手,被身边的战友拦了下来,还说着什么最后一顿饭了算了算了。

        

搞得这些世家子弟以为自己必胜,这是在李谱军营中吃的最后一顿饭了,还笑呵呵的说到时候出了军营,让这名士卒去找他,他请这名士卒喝花酒。

        

却不知道这士兵看着他们眼神更是古怪了,像是看死人的眼神。

        

吃完之后,李谱才提着大斧姗姗来迟,手里还拿着一只鹿腿,一边撕咬一边示意他们开始。

        

一名世家子早就看不惯李谱了,他只是抢了一些钱罢了,这群丘八居然把他吊起来抽。

        

挺起长枪一拍胯下战马就向李谱冲了过来。

        

虽然这人作恶多端,但很显然是练过的,骑术很是不错,战马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向李谱极速射去。

        

手上的长枪点向正在吃鹿腿的李谱。

        

李谱稍一侧身躲开这一枪,提起杵在地上的斧头用脚带动大斧,由下向上斜劈。

        

战马与李谱交错的瞬间被斩断了马头,斩断马头之后力道依然不减,骑在马背上的世家子被拦腰斩断。

        

观战的众将士一副果不其然的表情,剩下的世家子脸色一白,其他来观战的各大家族来人直接就吐了出来。

        

其中一个白发老人,大喊一声“腾儿!”然后就晕死过去了。

        

一场大战下来,校场中血肉模糊肢体横飞,除了李谱没有一个站着的人。

        

在这次行刑后,所有的家族都十分的老实,他们知道李谱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感受,胆敢违抗法律,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冀州虽然世家众多,但却一个闹事的也没有。

        

“好,一切安全就好,曹操那里怎么样了?”

        

“曹操之父曹嵩,在知道兖州黄巾被平息后,坐车投奔儿子兖州牧曹操,却没想到被徐州牧陶谦手下士卒杀死,曹操悲痛欲绝,正欲起兵攻打徐州。”

        

“啊,他爹死了啊?给曹操去一封书信,要他只诛首恶,不可屠杀无辜百姓,否则我必会出兵兖州。”李谱想起来了这回事。

        

曹操在攻下了徐州后,在徐州大肆屠杀百姓,杀了百姓共计数十万人,甚至连鸡犬也不剩下,而徐州的泗水因为尸体堆积的太多,都流不动了。

        

在这个时代虽然屠城屠杀很是平常,但李谱还是接受不了,如果说是在战场上的战士倒也罢了,无辜的百姓李谱根本下不了手。

        

曹操虽然死了父亲,但也不是他能合理屠杀数十万徐州百姓的理由。

        

“诺。”

        

这场大宴一直持续了三天,李谱第一天的时候就让人把喝的醉醺醺的韩馥抬回府中了。

        

…………

        

“让张郃和张飞出兵并州,朝廷的诏书下来了。”李谱随手把诏书丢在一边。

        

李谱说是上书朝廷,其实也就是给李傕说一声罢了,李傕在被马腾背刺后,十分记恨马腾。

        

但马腾已经跑回了凉州自己的地盘,李傕就算是再恨,也不可能带兵去攻打凉州。

        

而这个时候韩馥说他可以帮忙打马腾,李傕又怎么会不同意?

        

虽然李傕知道韩馥不大可能会因为给自己报仇而出兵,但下了这道诏书后,韩馥会去执行这就够了。

        

这在旁人看来,就好像韩馥是站在他们那一边的一样。

        

而韩馥又是目前势力最大的诸侯,最大的诸侯况且还在执行朝廷颁发的诏书,到时候用皇帝的名义颁发其他诏书,其他人又怎敢去当这个出头鸟?

        

这怎么算,吃亏的都不会是他们。

        

所以李傕很快就把同意了,又送来了数十个美女,听说还都是宫里的。

        

一年过去,天下更加暗流涌动。

        

曹操准备出兵攻打徐州,李谱准备收并州,就职于袁术手下的孙策在庐江血战两年最终破城。

        

刘备带着关羽两人一路南下,逃到了徐州,被陶谦手下后分至下邳驻守。

        

李傕郭汜二人更是肆无忌惮,又进封自己为车骑将军、开府、领司隶校尉、假节、池阳侯,郭汜为后将军、美阳侯,樊稠为右将军、万年侯。

        

张济被封为镇东将军、平阳侯,外出屯驻在弘农。以贾诩为左冯翊。

        

而且这一年全国大荒,李傕因为军队粮食不够,不听贾诩所言而侵夺献帝原本要拿来赈灾的钱财。

        

接着李、郭、樊因为军队还是缺粮,竟任由军队掠夺百姓,造成更严重的饥荒,关中百万以上的人口,各自饿死逃窜,纷纷南迁至刘表、刘焉、张鲁或冀州的领地。

        

关中几乎被李傕郭汜等人祸祸空了,而李谱也因此得到了几十万人口。

        

人口百不存一,饿殍遍地尸横遍野。

        

即使是这样,李傕等人还不收手,李谱看着饥民几乎是皮包着骨头,手中的婴孩居然不如一只小猫大。

        

“让陈琳写一篇檄文,我要杀了这些恶贼!”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