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里都湿透了&娇喘呻吟的麻麻

        

莫远卿都愣住了。

        

莫远卿虽然也视刘庄之人为草芥,但在此驻留多日,刘庄上下人等不管心里情愿不情愿,表面上尽都维持着最谦卑最恭敬的态度,至尊山众人在此受到了最到位最极致的招待,此刻诸事了了,却将要庄子的人屠尽,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而且刘孟江都死了,难道要杀光他的老婆孩子?

        

但是莫远图此际已然疯狂:“给我杀干净!杀干净!财宝,财富……那都是我们的!谁敢带走!?杀光他们!杀光他们!”

        

“一帮垃圾,凭什么还活着?!”

        

一声令下,亲自冲了上去,剑光霍霍,俨如雷轰电闪,尽情挥洒。

        

一时间,惨叫声四面响起,不绝于耳。

        

于是至尊山高手们在莫远图疯狂的命令下,开始大肆杀戮。

        

甚至追杀那些从刘庄已经离去的护院们,贯彻莫大爷的命令:一个都不留!

        

…… 

        

岳州城中。

        

不少钧天手的银牌铜牌杀手发现,这段时间一直很消停,少有目标登临的钧天鉴上,突然多出来了几百个目标,最关键的是,距离自己貌似不远,不由得尽皆精神一振。

        

有许久未动迫不及待的,已经开始往这边赶过来了。

        

不想即便是行动最快的那几人,这边才刚刚动身,路程还没走完小半,却愕然发现那些个目标居然集体消失不见了。

        

这里的消失不见,可不是目标任务已经被完成的那种,只是单纯的不见!

        

换言之,这些目标,被钧天手之外的人,干掉了!

        

可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安平大陆强者为尊,江湖仇杀,门派恩怨,多不胜数,以往也不是没出现过名列钧天鉴的任务目标被钧天鉴杀手之外的仇家杀死,甚至这种情况并不罕见,但如当前这般,突然冒出来数百个目标,然后又再极短时间内,齐齐消失的,却是前所未有,令人倍感匪夷所思,难以理解。

        

……

        

风印揣着风影,将近来体悟的偷天换日身法极限施为,兼程赶路,如同一阵淡淡的风,迅速掠过旷野大地。

        

而随着化灵经功法的自然运转,背上的伤口早已愈合,被地级修者造成的伤势,也在快速恢复。

        

风印虽不知不偷天盯上了自己,但他跟庄巍然夫妇早有定计,斩杀刘孟江之后,只管走,走得越快越远越好。

        

而且速度越快越好。

        

所以不过数刻之间,他已经超出了自己所点化的所有大树所涉及的范围。

        

此刻正置身于一片全然陌生的山林之间。

        

但他仍旧没有放缓脚步,仍旧以极限速度一口气狂奔出四百余里,又在一片茂密的山林间转了几圈之后,这才将两根指头点在一棵千年大树之上。

        

熟极而流的玄奥力量涌动,灌注大树置身,风印亦随之藏身在大树的浓密枝叶中,全神贯注的留意着身后,乃至四面八方的一切动静。

        

如是片刻之后,大树给出至为浓烈的感激情绪。

        

风印稍作沟通,便带着风影潜入了大树的躯干内部,借助大树养息千年以及新得的化灵经灵力氤氲,调息回元。

        

这一夜,风印虽然出手不过寥寥,一共就只出了两刀。

        

但那两刀却是耗尽了心力,第一刀有为而作,消耗早有准备,可是正面对抗地级修者的那一刀,虽然极限发挥,虽然重创了对方,但风印知道,若非刀子提供的助力,若非风影施展九尾天猫真身幽蓝风刃补刀,自己能不能最终战胜对手,尤在未定之天!

        

这就是地级修者的底蕴,地级修者的实力,仍旧非是当前的自己可以匹敌!

        

还有莫夫人的那一剑,单论伤势而言,看似长长口子,实则入肉极浅,但其地级巅峰修者剑风入体,才是麻烦,错非风印身具化灵经夺天地造化之玄功,早早将侵入之剑风磨灭,光是那一点点剑风,就足以困锁人级修者良久难愈!

        

不过话说回来,也是因为有化灵经灵力的支持,风印才能在受创之余,狂奔数百里地界,直到此刻才觅地调息养元。

        

大树在狂风中摇曳舒展着身姿,自动自觉的将风印此行前来的所有痕迹和气味,全部泯灭尽净。

        

风印略作调息,转而收拾自己,处理伤口,却愕然发现伤口早已经结疤,而且伤疤眼看就要脱落了。

        

这疗伤疗的,真应了那句话,再晚一会的话,伤口就全好了!

        

这个现实让他啼笑皆非,下意识的傻乐了一下。

        

然后将风影从口袋里掏出来查看,发现小家伙只是脱力,现在已经恢复了不少,此刻正睁着大眼睛,盯着风印眨巴眨巴的。

        

“咿唔?咿唔。”

        

“没事了!咱们安全了!”

        

风印使劲的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

        

小家伙顿时活泼了起来,在风印身上来回爬。

        

最后爬到他头上,将头发扒开做个窝,一屁股蹲了下去。

        

风印与风影就在大树内修炼,恢复精神修为实力。

        

而这样一来,这棵古树所收到的好处可就大了去了,沐浴在无穷无尽的灵气潮汐之中好久……

        

原本垂垂老矣颓势尽显的树身,增添了无量活力生机,渐渐的,更从里到外的展现出一种娇嫩气机,毫不夸张的说,从现在起,这再也不是一颗普通的树植了!

        

而是一棵妖树,亦或者说是精灵树!

        

若是不出意外,再活个几万年,完全不是问题。

        

若是有机缘巧合,再进一步……未来最终发展到何等程度,超出风印的认知,难有定论。

        

通过这一战,风印对于化灵经,以及开天九式,又有了全新的认知感悟。

        

这一战,实实在在的是与死神擦肩而过!

        

不可谓不危险。

        

但越是这种生死险关,越容易激发人的潜力,这句话一点不假。

        

那一刻,风印整颗心玲珑剔透,对于开天九式的真正神髓心领神会。

        

不管不顾,不顾一切!

        

一刀在手,我即无敌!

        

不管前后有多少敌人,不管敌人有多么强大,我自一刀斩出,一切,都不在话下!

        

即便是自己的生死,也不在话下!

        

那份超越生命,看淡生死的豪情,那等横刀在手,无视天下英雄的霸气!

        

让风印心潮澎湃,恨不得再来一次!!

        

那种“背后有致命危险,身前有强大敌人,但我无视之,无思之,无惧之,一刀出,就是开天!”的豪气、壮烈,有我无敌的超然心态……

        

实在是太令人着迷了!

        

原来那才是精髓,才是开天九式!

        

风印悟了!

        

亦是在这一刻,脑海中的神识空间,刀子骤然发出光亮,似乎在识海中,化作了一颗小太阳。

        

刀身,也瞬间长了一节。

        

一幅画面,正在风印脑海中霍然展开。

        

那是在平地上,有一个身影,提刀而立!

        

他就站在那里,面前是高山峻岭无尽山林巍巍长空;但就是简简单单的孤身独立,却生生给人一种,他乃是站在高处,居高临下的微妙感觉!

        

只看那背影,就有一种雄浑霸道,威猛盖世,渊渟岳峙的感觉,油然而起。

        

彼端长空,无数敌人纷沓而至,有长着翅膀的,有三头六臂的,更多的还是各种各样的强大神兽,还有部分敌人竟是以只手撕裂虚空的方式威势降临。

        

难以数计的敌人,蜂拥而来,尽皆面目狰狞,满身杀意!

        

但是这个站在地面上的身影,始终巍然独立,不动如山,甚至连衣袂都没有抖动一下。

        

他就站在这里,就这么看着,面对着那群冲过来的敌人,哪怕没有看正面,风印也能想象到,那是一位天下无敌的盖世英雄,看着一帮土鸡瓦狗,不屑一顾!

        

终于,近了!

        

这人没有丝毫废话,仅止于一步踏出,一刀举起,居然就凭着踏出的那一步,就凝聚出来了足以开天辟地的威势!

        

随即,一刀落下!

        

风印看得清清楚楚,这一刀,正是开天九式的第一刀!

        

混沌一刀!

        

一刀之后,天地之间,唯余安静!

        

所有的敌人,所有的对手,尽皆在他这一刀之下,支离破碎,尽是零散!

        

一刀之余,这人将大刀往背上一放,大步的往前而行。

        

一步一步,踏实前行,走得很快,然而每走一步,都给人一种山岳在移动、苍天大地,也都在跟着他移动的特异感觉!

        

直到画面消失了,这种吸引天地万物,众生众灵全副关注的特异感觉,才告一段落,才告消失!

        

风印口干舌燥,大口喘气!

        

他知道了,这才是开天九式!

        

这才是混沌一刀!

        

这等气势,这等气魄!

        

如斯威猛,唯千军辟易,势不可阻!

        

再想起自己刚才还引以为傲的一刀,顿时脸色通红,羞愧无地!

        

如果对方这一刀乃是劈开天地的一刀,自己那一刀与之对比,充其量也就是劈开案板上的剁排骨一刀而已!

        

个中差别、差距,实在是太大了,逾越天壤,差天共地!

        

风印闭上眼睛,努力的记住刚才所见的所有细节,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回放,越想越琢磨,越是感觉心神俱醉!

        

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一步?

        

我什么时候,才能劈出那样子的一刀?

        

风印有一种感觉,若是以后自己也能用出那一刀的话,或者能劈开整个安平大陆也说不定!

        

虽然这种想法,是那样的无稽;但是风印心中,却是坚信,唯有坚信,无可动摇!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