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渴少妇寂寞发春自慰&少妇H短篇小说

        

就在鸿上会长热情地接待路行舟时,鸿上基金会所属的鸿上美术馆开始转动了命运的齿轮。

        

两名穿着保安制服的男子小心翼翼地剪断了监控的电线,然后打着手电筒鬼鬼祟祟地摸进了地下的一处贮藏室。

        

这里堆积着鸿上美术馆镇馆级别的文物和艺术品,说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啊哈哈哈!这是我们的宝山啊!好棒啊!”

        

身形瘦弱的保安一把摘掉了头上的帽子,随即猖狂地大笑起来,身子微微后仰,脸上的笑容甚是颜艺。

        

“喂!赶紧搬走吧!”

        

瘦子保安招呼小胖保安道。

        

“嘘!会被发现的!就是……今天来的临时工。”

        

小胖保安紧张兮兮地将脑袋上的帽子反戴,扶了扶眼镜道。

        

“没事的!他吃了药睡死了。”

        

瘦子保安眉飞色舞地碰了碰小胖保安的胳膊,随即与小胖保安一起行动开始搬文物。

        

“你要谨慎一点啊。”

        

“知道啦~”

        

“哦?这不就是那个吗?”

        

“这是室町时代的东西。”

        

“真是个好壶啊。”

        

“哈哈哈哈~”

        

“这都是我们的了,这个……还有这个!”

        

“你这家伙,一点都不紧张嘛!”

        

然而他们却并没有注意到,放在角落的一尊古老石棺有了异动。

        

石棺边缘的一枚红色晶石硬币颤动起来,上面刻画的鹰图案泛着流光,随即开始了旋转,漂浮到半空中来,而其他的银色硬币则牵引着包裹住红色硬币,凝聚成一只手的轮廓。

        

这只手悄悄攀上了石棺顶部,扭动了有着三个圆形凹槽的开关。

        

石棺顶部的纹路开始亮起金色的光芒,而硬币手上掉下的硬币则刚好落到了红外线扫描线路上,由此触发了鸿上美术馆的安保系统。

        

而鸿上基金会地下停车场内,紧促的警报声响起,武装到牙齿的黑衣男人们从领头处领取一枚银色硬币,随即丢进了背后的特殊贩卖机内。

        

惊爆人眼球的事情发生了,那些贩卖机全部变成了一辆炫酷的机车。

        

机车小队在怒吼的引擎声中排成长龙驶出。

        

“看来……鸿上会长你的日子貌似并不太平静啊。”

        

路行舟双手揣兜,站在落地窗边上看着下方远去的机车长龙,饶有兴趣地咧嘴轻笑道。

        

“让路先生见笑了,鄙人的美术馆出了一点意外,一些小蟊贼而已。”

        

鸿上光生的双眸闪过一阵精光,尽管他掩饰得很好,但路行舟却是感知得真真切切。

        

“哦?小蟊贼啊……”

        

路行舟这话说得漫不经心,倒是让鸿上光生心里的石头稍微放松了些。

        

“鸿上会长,您先去忙吧,我想自己在这座城市逛一逛,游玩一番想来也不错。”

        

说完,路行舟便无视已经僵住了脸色的鸿上光生,领着亚兹走出了鸿上光生的办公室。

        

里中绘里香让开一条道路,但她抬头瞧见了鸿上光生的脸色,顿时有了些明悟,垂首致意。

        

“看来……这位让风都势力洗牌的路小哥,知道我们不少事情啊。”

        

半晌,鸿上光生的脸色又重新变得和蔼起来,因为他的脑海里对路行舟的真实身份产生了新的设想,一个完美的设想。

        

“难不成路先生是八百年前创造出细胞硬币的炼金师的后裔?”

        

里中绘里香替鸿上光生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

        

作为鸿上光生的秘书,里中绘里香实际上知道不少鸿上基金会的秘密。

        

“或许……不止。”

        

鸿上光生轻轻地摇了摇头,他能明确地感受到,路行舟的身上有着一股强大而让他有些熟悉的力量。

        

那是……王的力量!

        

……

        

京都,鸿上美术馆。

        

两个偷窃文物艺术品的保安呆愣在原地,他们的目光中倒映着迸发出金光的石棺。

        

那石棺迅速崩解为密密麻麻的硬币,包裹着数枚同色的硬币凝聚为四道怪人的模样。

        

“唔啊啊啊啊……”

        

吓傻了的两个小蟊贼胡言乱语地连连往后退去。

        

就在这时,一辆机车撞破了两人背后的墙面,来者正是驾驭贩卖号队的领队——后藤慎太郎。

        

后藤慎太郎停车后,迅速抬起挂在胸前的短管霰弹枪,连续几枪打在这四个硬币怪人身上。

        

可能打碎野猪脑袋的霰弹枪对这四名硬币怪人却毫无作用。

        

后藤慎太郎见霰弹枪无法起效,迅速连通了耳麦汇报道:

        

“这里是ridevendor第一小队,后藤。‘mendal’已经开始觉醒!请指示!”

        

“歼灭。”

        

鸿上光生轻点了一下通讯器,随即用手指抹掉嘴边的奶油吃掉,淡漠无情地说道。

        

后藤慎太郎转过车头,油门一踩绝尘而去。

        

这里……可不是战斗的地方。

        

而那四名硬币怪人则是在四色的光芒中幻化出了躯体。

        

欲望使,这是它们的名字。

        

静候在外面的驾驭贩卖号队则是在后藤慎太郎出来后展开了攻击。

        

隐藏在鸿上美术馆内的炸弹启动,数具火箭筒射出,炸裂的火焰将鸿上美术馆化为了盛大的烟花。

        

四名欲望使注意到了鸿上美术馆的动静,化为了硬币飞出了焰火,完全免疫了这动静不小的攻击。

        

而后藤慎太郎显然还不知道自己是在对付什么样的怪物,指挥着驾驭贩卖号队的成员开始追击。

        

“开始追踪。”

        

鸿上光生的办公室内,穿着紫色套裙的的里中绘里香贴心地为鸿上光生放上了留声机。

        

富有年代感的留声机内放出《祝你生日快乐》的音乐。

        

“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you~”

        

鸿上光生仿佛对这场即将发生的战斗毫不关心,只是悠闲地哼着生日歌做蛋糕。

        

“deargreed.”

        

当完成最后的拉花时,鸿上光生的脸色也是变得严肃起来,口中喃喃道。

        

鸿上美术馆附近,这场摧枯拉朽的战斗结束得很快,看起来配备了高科技装备的驾驭贩卖号队第一小队全军覆没,除了领队的后藤慎太郎,没有生还者。

        

而此时,睡在保安室上的青年被一枚弹过来的红色鹰纹硬币砸醒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