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古代共妻种田文_男男短文合集H纯肉

“嘣!”

        

“噔!”

        

在这爆响的琴弦中,不少的高丽士兵就此毙命,密林之中有弓箭拉开,只是尚未落下之时,徐浪已经闪身到了另外一处,在琴弦嘣弹之时,又有无数人身受重伤,口鼻出血。

        

徐浪的【齐天真道】已经之中,有【灵根】属性,内功轰击到了对方身上,就会在对方身上留有余劲,而现在徐浪有橙色仙脉,逍遥御风,一身内劲同天地相连,无穷无尽,现在全力出手,恣意的将自身的内劲挥洒,重重叠加,轰然自爆,不觉便收割了许多性命。

        

逍遥御风运转,徐浪几乎脚不沾地,倏忽间便到了另外一处,琴弦爆响,重复上一次收割的步骤。

        

身影快如鬼魅。

        

琴音范围攻击。

        

自从徐浪冲入到了这士兵群中,高丽的士兵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打仗了,他们的刀剑长枪无法碰到对方,他们的冲阵对人不起作用,反倒是对方来去自如,在这琴音爆响之中,让他们唯有引颈受戮。

        

正在阵中的士兵们,在这一刻尚且听到远处声音,感觉头晕目眩,到了下一刻可能这声音就出现在了耳边,爆响之后,七窍流血。

        

“哇……” 

        

“呀……”

        

在这高丽士兵里面,有些士兵高深呼喊,想要压过徐浪的声音,最开始有一二人呼喊,渐渐的人越来越多,终于在一次的组织中,各种声音融合为一,齐声呼喊,在那刹那压过了徐浪的琴音。

        

徐浪也在那时候停住了琴弦,看着他们齐声呼喊,等到这些人气衰之后,骤然临前,琴弦崩响,刹那间让无数的人七窍流血,无数的人就此而亡。

        

“投降了!”

        

“投降了!”

        

在高丽的阵营之中,有几个衣着风度不同,酷似当官的人出来,用生硬的汉语叫道。

        

这一个声音喊出来之后,在高丽的阵营里面此起彼伏,显然和汉军交手,这投降几个字他们练的飞熟。

        

“一次不诚,永世难容!”

        

徐浪身影闪过,将这出来投降的人直接杀了。

        

杨广第一次征伐高丽的时候,因为御下甚严,事事都要下面的人请教他,于是高丽人就在卡打仗bug,遇到情况不对立刻投降,隋军连忙停止攻击,开始回去请示杨广,一来一回小半天时间,隋朝准备接受投降,高丽那边已经休整好了,再度开打。

        

而除却杨广那边,还有水路过来袭击平壤的,也是被高丽的诈降给弄了,是以徐浪听到高丽的投降毫无波动,顺手就将这些跳出来投降的人给毙了。

        

“唰!”

        

“唰!”

        

在这投降之人的身边,数人亮出长剑,身姿矫捷,向着徐浪的背心刺去,只是这长剑递出之后,徐浪的身影已经离他们远去,在这一剑落空之后,忽然有数片树叶直射过来,径自轰穿这些人的咽喉脑门。

        

这一次应该是真的将领头之人毙命了,高丽这边哭声震天,四处纷散。

        

徐浪手中抱琴,飞身截头,反复追杀,直至将这士兵毙命大半,终归有部分高丽士兵已经跑远,徐浪也就没有再去追赶。

        

在此时候,宋智带着士兵赶了过来,瞧着漫山遍野到处都是暴毙的人,再看徐浪衣衫整洁,仪容如常,古琴背负在后,一时间感觉如见神魔,躬身行礼,在后面的独孤霸见此,对徐浪满是恐惧,而众多随军出征的士兵经此一战,真正看到了徐浪的实力,对于徐浪崇拜至极,原本感觉来送死的念想一下子就变了。

        

“陛下,傅采林没出现吗?”

        

宋智问道。

        

“他是一个下棋的,所看的是全局,现在只算是他的先手试探。”

        

徐浪说道:“不过也够他损兵折将了,你看这个人……”徐浪指着一个咽喉处被树叶洞穿的人,对宋智说道:“我从他身边飞过的时候,就感觉他的内劲剑术都不一般,可能不在你之下。”

        

宋智瞧瞧这咽喉上插着树叶的人,感觉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如果是这样的话,在平壤那里只怕会有大军驻扎。”

        

婠婠出声说道。

        

“没关系。”

        

徐浪说道:“他们打不过我,我们出发,前往平壤。”

        

徐浪的实力已经有了掀棋盘的能力,这一盘棋局乃至于天下的棋局走势,在徐浪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截然不同,不为他们所控。

        

爆杀了一波高丽士兵之后,徐浪仍旧走水路,这沮水就是后世的大同江,平壤就在这大同江边,这一次乘船继续往前行走,天空中飞着的神鹰也不再叫唤,平平稳稳的在飞行。

        

因为杨广三征高丽,高丽这边的人对汉人极为仇恨,徐浪的水军在沮水上行走,也遇到了不少高丽的船,大多都是渔民,这些人毫无拥军思想,还试图组织抵抗,不过这些不用徐浪出手,自然就被下面的人给收拾了。

        

沿着江流,过不多久,便来到了平壤城外。

        

高丽的大军都在这里集结,早早的排开了阵势,而在这平壤城外,以杨广征高丽之后留下的隋人尸首作为的“京观”就在那里摆放着,各种不同的死相,诸般不一的尸首,在高丽的人看来,这是一道风景。

        

徐浪的目光越过了这里的京观,越过了这边的高丽大军,看向了在平壤的城楼上,静静端坐着的高丽奕剑大师傅采林。

        

傅采林的面貌十分丑陋,但是因为他是一个大宗师,故此有了一种“完美”的气质,徐浪看向他的时候,他正在抬头欣赏着天上的云彩,目光深情而专注,似乎并不为徐浪的到来所动。

        

伊演丁真,鉴定为:装你马呢?

        

徐浪目光扫过傅采林的身侧,在那里有一个娇俏的小姑娘,对徐浪满是怒火,旁边还有几个高丽这边的高手,造型各异。

        

城墙上面放着鼓,放着钟,显然是傅采林在面对徐浪琴音做的手段。

        

徐浪将琴放在一边,将金蛇剑久违的取了出来,单以杀戮来说,徐浪还是感觉金蛇剑用的最为顺手。

        

因为杨广三征高丽,傅采林在里面出了大力,故此天下之人言说,天下擅守者,莫过于傅采林。

        

徐浪身影浮掠而出,真气灌输其上,在沿路向着傅采林的身前刺出之时,顺带收割了一群高丽士兵,而后剑气纵横,将城楼上的众人全都笼罩在内!

        

徐浪不必和傅采林有任何交流。

        

一切都用剑说话!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