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吟粗喘嗯啊娇媚&在军人身上运动h

“嚇!”

        

夏树暂时主导工藤优幸意识,没有理会耳边喊话的泰迦,跨步解决身后抢手后,举起终极战斗仪像长矛一样投掷向另一边遭遇危险的佐佐木几人。

        

砰砰!

        

最后的卡片能量化作一道闪电击中似乎是追杀者头目的抢手,成功给佐佐木创造出反击机会。

        

虽然还剩下几名杂鱼,但场上局势已经得到控制。

        

“优幸?”

        

“啊?”

        

工藤优幸在泰迦焦急呼喊还有伊吉斯众人疑惑目光中回过神,怔怔看向双手。

        

“喂, 优幸!”泰迦催促道,“还在等什么啊?快点变身阻止怪兽!”

        

“哦哦!”

        

工藤优幸回头看到迪玛迦砸毁购物中心,耳旁被避难人群哭喊声充斥,顾不上刚才的异常,面色沉重地快步跑出停车场。 

        

“我去救人!”

        

“优幸!”

        

宗谷誉诧异喊了一声,想要跟上却被怪兽拍飞的建筑碎块拦阻,不得不保护着佐佐木还有赛门星人躲避后退。

        

“小心!”

        

手持“终极战斗仪”一棒子打飞后面拦路的外星人抢手后,宗谷誉忍不住喘了口气。

        

这把虚拟武器的确能够提升数倍战斗力, 但用起来是真的一点都不轻松。

        

和优幸比起来,在他手上总有点被埋没的感觉。

        

明明他才是战斗力最高的那个。

        

“优幸那家伙,什么时候训练过吗?”

        

“危险,可奈酱!”

        

一名死角处埋伏的外星人抢手趁乱探出枪口,还没等宗谷誉和佐佐木反应过来,一直躲在旁边的赛门星人惊声撞开没有防备的佐佐木,但自身也被激光热线穿透身体。

        

“米顿!”

        

“砰!”

        

购物中心外,夏树目视着雾崎消失在混乱的避难人群中,回身看了看佐佐木几人,上前扶起一个被其他人撞倒的小孩。

        

泰迦和迪玛迦的战斗还在持续,不停有轰隆撞击声响起。

        

因为佐佐木几人距离购物中心太近的关系,泰迦不得不用身体拦住迪玛迦喷吐的熔铁热线。

        

这头迪玛迦并不是什么特殊个体,和艾克斯那头新手期怪兽没太大区别,但泰迦也还处于依靠天赋的战斗阶段, 战斗方式看得夏树连连皱眉。

        

战斗不只是使用技能招数这么简单,还需要有战斗策略,这一点泰迦连3人小队的风马与泰塔斯都比不上。

        

基本上就是凭借一腔热血在战斗。

        

“轰隆!”

        

看到泰迦变换三重形态对战迪玛迦后,夏树彻底失去了兴趣,转身走向佐佐木几人撤退方向。

        

和其他新生代不同, 不管是银河还是艾克斯,本来就是很强大的奥特战士,新的只是人间体,而泰迦这边自己都是个新人。

        

总不能指望只是作为工具人的工藤优幸。

        

果然还是要等令迦诞生。

        

对他来说,这些新生代的战斗传承远远比不上以前的奥特战士,唯一能看的就只有力量了。

        

“滋滋!”

        

“米顿!振作点啊,米顿!”

        

倾倒的残缺大楼横在马路中央,裸露在外的钢筋扭曲变形,碎石砖块到处都是,中间管道破裂形成一个個水洼。

        

夏树穿过马路,还没靠近就已经听到佐佐木嘶哑喊声。

        

和预知中的景象差不多,赛门星人的生命力正在急剧减弱,连眼睛也开始变暗。

        

“对不起,可奈,我没有回去的钱,所以才……”

        

似乎是听到了夏树脚步声,赛门星人艰难转过头,微微张了张口,脑中浮现昨天夏树看自己的奇怪目光。

        

那个时候不太明白, 现在回想起来, 夏树好像预见了他的死亡。

        

“我没有看错,”赛门星人微弱意识传入夏树感知中,“你不是地球人对吧?可奈酱拜托你了……”

        

夏树在佐佐木身后停下脚步:“你很想救他?这次的事情本来就是他惹出来的。”

        

“高树先生……”

        

佐佐木埋头痛哭。

        

“他的确是个混蛋,狡诈还喜欢骗人,屡教不改……但其实真正的他不是坏人,我应该保护好他的……”

        

“好人、坏人谁说得准呢?”

        

夏树余光扫过赛门星人,转向另一边结束战斗后急匆匆赶回来的工藤优幸,顿了顿,抬手拿出一张光之卡片。

        

“这张卡片有着治愈因子,可以让他暂时脱离生命危险,想用的话就算在账上,价格还是和虚拟武器一样。”

        

“治愈?”

        

佐佐木停下哭声,接过光之卡片愣愣看着夏树离开。

        

十几年前,她第一次觉得外星人不全是坏人,是在一次行动中被外星人救下的时候。

        

夏树身影又让她想到了那个时候。

        

和是否强大有没有超能力无关,让她触动的是绝望中的光芒。

        

经历过绝望后才更明白希望的珍贵。

        

不再犹豫,佐佐木本能将光之卡片按在赛门星人身上。

        

随着一抹亮光浮现,赛门星人整个身体都开始发出光芒,好一会才平息下来。

        

尽管赛门星人依然处于昏迷状态,脸色却渐渐变得红润,和濒死状态完全不一样。

        

“太好了,真的有用!”佐佐木脸上重新恢复光彩,“阿誉,马上联系救护车……还是我来吧,联络佐仓先生比较好。”

        

“不会吧?”

        

宗谷誉瞪眼看着光之卡片发挥作用。

        

虚拟武器就算了,这个治疗效果真的是什么虚拟技术能够实现的吗?

        

“不对,刚才的不是虚拟卡片,”泰迦声音在工藤优幸脑中响起,“是奥特战士的力量,优幸,可以再找机会和那个高树谈一谈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

        

工藤优幸欲言又止。

        

刚才战斗的时候他脑子里突然多了一下战斗记忆,下意识想要改变战斗方式,却又不好打断热血状态的泰迦。

        

现在战斗结束,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和泰迦说了。

        

和泰迦、泰塔斯还有风马都没有关联的战斗记忆,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对比之后总感觉泰迦的战斗哪里有问题。

        

……

        

“呼——!”

        

战场废墟大风吹过卷起阵阵沙尘。

        

夏树没有走远,才步入停车场便听到上空隐约传来破空之声,抬起头却什么都没看到,只是感受到若隐若现的赛罗气息。

        

“唰!”

        

夏树猛地回转过身,面向尘雾中凝聚的“伊贺栗令人”身形。

        

“哟,好久不见了,高树,”赛罗笑呵呵招呼道,“没想到你也在这里,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总是神出鬼没的?哪里都找不到你,又哪里都有你……”

        

“这话轮不到你来说。”

        

夏树无奈看着话痨般的赛罗。

        

“来地球应该不是为了找我叙旧吧?”

        

“我是过来看看情况,毕竟托雷基亚好像又在谋划什么……现在嘛,有你在这边我就放心了,走吧,来都来了,一起去泡个澡,难得可以休息休息。”

        

赛罗心情放松,熟络地开始安排起活动。

        

平时接触的要么是前辈要么就是后辈,除了火焰战士几个,就只有夏树感觉是同辈战士。

        

最重要的是战斗力能够和他相匹敌。

0

更多精彩

sM道具虐女/我的妺妺h禁忌

2022年6月7日 小羽 0

电话里G神开门见山的说:“刘先生,这九安医疗集团属于医疗机械行业,我比较看好它的前景,不过我需要带人亲自考察一下你的公司再做决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