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红酒瓶缓缓推入H&站着尿给我看h

     

“还没见到?”

        

赵铮目光微微一凝。

        

“可曾收到他的来信?”

        

之前他可是跟李乘风说好了,回家探亲后,就得赶回江州,整治摩尼教。

        

现在怎么也都该回来了!

        

但李云墨依旧是摇了摇头。

        

哪里曾收到来信?

        

赵铮的眉头逐渐紧皱起来。

        

若是真如他之前的猜测,李乘风是世族李家的人。

        

此时又未曾赶回来,那这就极为蹊跷了!

        

他本打算,等在江州见到李乘风后,就借由李乘风一同赶赴钱州。 

        

那现在,计划也该变一变了!

        

“看来,得直接去钱州走一遭了!”

        

“李云墨,你接下来,就只管先盯紧江州药材商会便可。”

        

“将他们的一举一动,悉数掌握!”

        

“等本王一到钱州,你便立即动手,把江州药材商会,从上到下,全部抓起来!”

        

到时候,直接动手吗?

        

李云墨双眼一睁。

        

殿下这是要有大动作了啊!

        

江州药材商会,从上到下,少说也得有个两三千人。

        

更是还不知与其他商会势力有着怎样的牵扯。

        

江州,怕是要掀起滔天巨浪了!

        

……

        

钱州。

        

此地本就是江南各州府中,占地最广的一州。

        

又毗邻江州,人口也居大盛之首。

        

赵铮只在江州停留了一日,便再度启程,赶赴钱州。

        

自进入江南之地以后,一路所见,皆与皇城与北境有所不同。

        

江南的繁华,在于物阜民丰。

        

更是大盛的经济要地!

        

“都说大盛繁华,皆在江南。”

        

“而江南复述,皆在钱州。”

        

“俊义,咱们这一路上走过来,大体也的确如此啊!”

        

赵铮颇有些感慨。

        

进入钱州之后,连这寒冬时节的冷风,似乎都少去了几分寒意。

        

整个大盛中原之地,最为富足的地方,便是这钱州了!

        

林俊义点点头,轻笑着应和。

        

“殿下,早在大盛立国之前,钱州便已是中原之地最为繁华的地方了。”

        

“后来太祖皇帝陛下建立大盛,又多有南方世族支持。”

        

“因此,太祖皇帝待他们极为优渥。”

        

“历代以来,朝廷也始终是对钱州极为关照。”

        

听到此,赵铮眉头微挑。

        

自大盛立国之前,南方世族,便已经存在了吗?

        

这些世族的历史,倒是比大盛还要悠久!

        

那他们所占据的钱粮、经济,可就不一定是大盛经济的两三成了!

        

“我倒是有些低估江南世族了!”

        

“说这些江南十足,富可敌国,应当也不为过!”

        

皇帝老爹之前没有跟他说这些,应当是想要他自己来亲眼见证!

        

收敛心绪,又抬头眺望向前方。

        

远处,已经隐约可见一座巨大城池的影子。

        

城墙高耸,宛如山岳!

        

一眼望去,前方的那座雄伟巨城,论规模和气势,都已经赶得上大盛皇城了!

        

前方就是钱州城了!

        

正行进间。

        

一行斥候迅速赶了过来。

        

“殿下,前方发现三百人马,自称是南方世族派来,前来迎接殿下的!”

        

听着斥候的汇报,赵铮双眼顿时眯了起来。

        

他们自赶到江州之后,可就只停留了一日。

        

也并未向其他人说起,要赶赴钱州。

        

拉着这上千禁军将士就直接向着钱州城赶来了。

        

但他们现在可还并未进入江州城,世族的人,竟然就已经得到了他到来的消息!

        

“消息够灵通啊!”

        

赵铮挑了挑眉,向四周下令。

        

“继续前行!”

        

他倒要看看,这些世族的人前来迎接,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

        

不过。

        

他也猜到了一些,如今大盛面临寒冬饥荒的情况,但凡是有心人,都已经能够看得出来了。

        

而他此行赶赴江南,虽说是打着整治摩尼教的名号。

        

可既然世族的人都已经发现了他的到来。

        

那自然不难猜测到,他的来意!

        

整个大盛,也就唯有这些世族,还有粮食了!

        

很快。

        

赵铮面前,便出现了那一行世族所派来的人马。

        

“钱州世族褚家子弟褚俭,前来恭迎盛王殿下!”

        

“钱州世族燕家家主燕何,前来恭迎盛王殿下!”

        

一行人马赶到赵铮身前,当即恭敬行礼。

        

为首一人,是一个脸上留着络腮胡的中年人,动作灵巧地自马匹上翻身而下。

        

看起来倒有一股大马金刀的气势。

        

而他身旁,则是一名作儒生打扮的老者。

        

“褚家和燕家?”

        

赵铮饶有兴趣地扫了眼那中年人褚俭和老者燕何一眼。

        

褚家子弟、燕家家主!

        

“俊义,这燕何与那燕澄澈,是什么关系?”

        

既然来迎接的人是燕家家主,而那燕澄澈又是燕家嫡系。

        

那此时燕家之人出面迎接,便值得玩味了!

        

林俊义凑近赵铮身边,低声回答。

        

“这燕何,乃是燕澄澈的生父!”

        

“而那褚俭,则是褚家家主的二子。”

        

赵铮微微颔首,这迎接的阵仗,倒是摆足了!

        

这时,那燕何忽的向前迈出一步。

        

噗通向赵铮跪拜下来。

        

“老朽向盛王殿下请罪!”

        

“老朽教子无方,以至于逆子燕澄澈,触怒盛王殿下!”

        

“恳请盛王殿下降罪!”

        

“我燕家上下,五百七十三人,如今皆在钱州城中,引颈待戮!”

        

“只等殿下责罚!”

        

燕何跪伏在地上,身形苍老而佝偻。

        

苍白的胡须随风颤抖着,显得尤为凄凉!

        

但随着燕何的话音落下。

        

赵铮身边的林俊义却是一下子紧皱起眉头。

        

这哪里是来迎接殿下的?

        

又哪里是来请罪的?

        

分明是在逼迫殿下!

        

上来就是燕家上下所有人,皆在钱州城中引颈待戮!

        

这是做好了准备,等着殿下前去杀光他们吗?

        

“放肆!”

        

林俊义沉喝一声。

        

但赵铮却摆了摆手,斜睨着燕何。

        

这老东西,跟他玩这么一手?

        

老东西的用意,其实也很简单。

        

要么就杀了燕家上上下下所有人,要么就将之前燕澄澈的事情,一笔揭过!

        

但他所在意的,倒是这燕何,为什么一上来,就跟他来这么一出?

        

是想要试探试探,他这个盛王赶赴钱州的真正目的吗?

        

他依旧坐在马匹之上,不咸不淡地开口。

        

“燕家主,你这是要跟本王唱哪一出?”

0

更多精彩

sM道具虐女/我的妺妺h禁忌

2022年6月7日 小羽 0

电话里G神开门见山的说:“刘先生,这九安医疗集团属于医疗机械行业,我比较看好它的前景,不过我需要带人亲自考察一下你的公司再做决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