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明星娱乐激情后宫h/肉香四溢的香艳合集无删

    

“节哀啊狗栓!”

        

“狗栓,  日子这样是过不下去的,要不,请二堂叔为你出面,  求求老爷——你妹妹今年九岁,  倒也算是站住了,  再过个三两年便可成亲,倒不算是多吃了多年的白饭,按理,  老爷家的三小子去年历了那么一劫,  找个大媳妇压一压也是好,  只可惜同姓不婚!你们这血脉太近了些,  上数五代就是一个祖宗,这不能行。”

        

“但三小子外家,  黄狗村的老张家也有个少爷,  他们家地也有个几十亩的,一色一样!都是去年出过花子的,人才么,差了些,  还有一点便是瞎了一只眼睛,但到底家里能吃得上饭,  请老爷说一说,  送去做个童养媳,也强似跟着你饿死——你别怨我话说得难听!今年旱成这样,到秋后一定是要死人的,  真到了那时候,  只怕你们家总有人要上菜人市去。”

        

“是啊狗栓,  总得找个饭辙吧,  都养到九岁了,难道坐等着饿死?”

        

“要不就舍给县里的人牙子,好歹换些钱。都九岁了,至少也能换个一二两的,也能给你爹买口棺材,一家这几口子可别一架棺材凑不出,羞死先人哩!”

        

重要的不是换来的一二两,也不是那粗制滥造的薄木棺材,而是大活人在这世上就得要吃要喝,狗栓爹一死,狗栓和弟弟两个大小伙子要凑齐今年的佃租都不容易,到了秋后,吃什么?喝什么?这还是说的平收年景,若是又歉收,那就只能吃树皮,就连观音土都得抢着吃,真是没有粮食!

        

留下小妹也是饿死,倒不如现在换走了,大家都能有个活路,至于狗剩,根本没人指点他的前程,他这样的半大小子,吃得多,干得少,就没一处收用的,留在家里听天由命罢了。

        

亲戚们早已对死亡司空见惯,议论了一番,又围着草席干哭了一会,便各自散开了回家去,也不留下吃饭,知道他们家没得粮食,也不忍心。狗栓兄妹三人跪在地上,面上泪痕已干,谁也没有说话,小妹和个木雕似的,直愣愣地望着前方,倒是弟弟狗剩,望着父亲的尸体,又望着哥哥的面孔,突然大哭起来,叫道,“哥,别送走小妹!别送去给瞎子做媳妇儿!俺吃得不多,俺以后还少吃些!别送走小妹!”

        

狗栓被他摇得晃来晃去,话在舌尖悬着,重如千斤,“再吃得少,你也要饿死了,俺们都要饿死了,狗剩!”

        

狗剩宛如被雷劈了一样,乍然收了泪,小妹也没有说话,一家三口互相望着,在屋内暗淡的光线中守着逐渐僵冷的尸体,许久,狗栓才动了起来。“来帮忙。”

        

先是要为父亲换上寿衣,这寿衣是拿家里的白纸剪的,至于身上那件烂棉袄,哪个舍得丢呢?不给弟妹们穿,也要送到当铺里去的。换好衣服,天色已经晚了,狗栓擦擦眼泪,弯腰将父亲背在身上,感觉那轻飘飘的重量,不由眼泪又滑落下来,父亲实实在在是慢慢饿死的,只是家里人怎么就没有一点察觉呢?

        

一家人只有狗栓不夜盲,弟妹们牵着他的衣角,踉踉跄跄地在后头跟着,乘夜出了村庄,来到祖父、二叔和母亲葬身之地,三人跪在地上又磕了个头,狗栓和弟弟说,“挖吧!”

        

挖吧,挖了个大坑,看见模糊的衣角时,他们不往那个方向挖了,找了个空余的角落,小心地将父亲放下,又一铲铲地把土拢好踏实,还要用大石压上一段时间,免得被狗刨出来吃了。此时天色已将放亮,三人却都不觉得疲倦,狗栓领着弟妹回到家里,又去挑了水,洗了身上的泥土,在手臂上别了白布,一场丧事,便算是这么办完了。

        

“走,都进城去。”

        

狗栓本来话也不是太多,今日话更少了,弟弟妹妹满面懵懂,洗刷干净了,让狗剩披上父亲剩下的长袄子

        

——狗剩调皮,原本穿的袄子早破得不成样子了。三人一起,撒开脚丫子走了一个多时辰,在城门口晃荡了一会,见门洞里士兵稍微走开了一回,便忙乘机混进城去,省去了三文进城费。

        

此时天色刚亮了没多久,种痘的人已经在登闻鼓附近排队了,三兄妹吃着家里带来的煎饼,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着,含化了往下咽,这样饿的速度比狼吞虎咽更快一点,也不容易胃痛。他们是乡下人,不敢和城里人争闲气,不断有人插队到前面,也没有说话,还是排在后头的本地人不满地叫嚷起来,这才稍微维护了一点秩序,“做甚呢!又不是不知道买活军的规矩,队排不好,一个人都不种!又不短了你的痘苗!”

        

前头插队的人这才讪笑着退到队尾,后头的本地老爷自觉维护了城里人的体面,颇为得意,又看狗栓三人手臂上戴了孝,便问他们家里是谁去世了。

        

如此一句两句聊了起来,也是为他们唏嘘,道,“不要送给县城人牙子,今年行情很不好!连着歉收了几年,州里、府里,哪个大户人家还收新人?说得难听点,便连荤妈妈都不收养女了。送给人牙子,他自有一套甜言蜜语糊弄你,叫你少收身价银子,转头把你小妹送到菜人市去,你去哪里追究?”

        

狗剩听得害怕,一把将小妹搂在怀里,那人指点道,“去海州!海州还是要工的,也有人收用养女,寻个仁善的海商人家,求他们收养了去,你们冬日还可去海州做短工,顺便探探她。”

        

海州距离县城,大概还要走个七八个时辰,对于狗栓兄妹来说,已仿若是天地的尽头了,把小妹送到海州去?任谁也没有想到,狗剩禁不住一脸害怕地说,“听说海州有青头贼——那是吃人的妖怪哩!”

        

“谁说的?”忽然有人用府城的土话插了嘴,“谁说青头贼是吃人的妖怪?吃人的妖怪,能送给你们这么珍贵的疫苗?你们可知道,这疫苗在京城要卖多少一剂?”

        

说话的人,声音嘶哑,头戴着幂篱,这形象在本地太少见了,小妹怕得一下钻到了狗栓怀里,狗栓大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还是身后的本地老爷机灵,赶忙扇了狗剩的后脑勺一巴掌,又赔笑说,“小孩子不懂事,痘大人别计较!别计较!”

        

‘痘大人’哼了一声,“至少是一两银子一剂!”

        

“送到登莱这里,不过是五文钱一剂,你们这些愚民还不肯打!倒要大人们先打给你们看!你们也是配?”

        

“若不是六姐仁心救苦救难,你们都活该发花死了去!”

        

这个‘痘大人’便在县衙面前,旁若无人地发起威风来,“还不和我一起祈诵六姐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元君菩萨?都把手合十了!”

        

众人便立刻诚惶诚恐地双手合十,闭目默念起来,“六姐大慈大悲、救苦救难!”

        

如此念诵了几遍,痘大人方才满意,往长案后头一坐,“开始种痘!”

        

百姓们便一个个地往前去蘸鼻孔,狗剩和小妹紧张又好奇地看着这一幕,但在城里一个字也不敢多说,后头的本地老爷要松弛很多,随意地和友人闲聊着,“元君菩萨?莫不是太山元君?若是也不奇怪,六姐这通身的神通,不是太山元君,哪个配得上?”

        

“可是了,所以说,元君的痘苗那还有假的?那些青头汉,说是三头六臂,那都是天兵天将的神通显化!什么妖怪?小孩子家家真不要多说话!”

        

狗剩被说得害怕起来,也藏到狗栓身后,狗栓不得不勉强赔笑,“小孩子村里瞎话听多了,叔伯们不计较,不计较!”

        

“你们哪个村的?”叔伯们也就不为己甚了,虽然他们昨日也一样以为买活军的青头贼都是妖怪,想方设法地来毒害众人,但自从县太爷当众种痘,一夜之间,城中又流

        

传起了新的故事,而他们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开始传播起了谢六姐的神迹了。“你们村的老李头,是个死脑筋,别听他的,买活军再不吃人了。他们那里就和天堂一般,什么病都有的治,一日至少都是三个鸡蛋!”

        

三兄妹都听得入神,小妹的嘴巴不觉张大了,口水流了一点下来。鸡蛋对他们来说不陌生,但是很少能吃得到的,得攒着去换油盐。

        

“还不止哩,油盐也是任吃的,海州买活军那个船上,好多人生得好胖哟!干饭肯定是能给吃饱的!”

        

“便看痘大人,肚子也不小!”

        

这时候夸奖一个人有肚子,有双下巴,那都是福相,便连痘大人听到这话,似乎也很得意,说话的语气也和气了些,“回去后可能会发低烧,不过不要紧,三日就好,这几日饮食清淡,别吃发物!”

        

这种痘,和想象中完全不同,也不疼,只是鼻子深处似乎有些痒,揉揉便好了。如此便算是种上了?狗栓和弟妹们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只是也不敢纠缠太久,狗剩一个劲揉鼻子,但不敢打喷嚏,只怕浪费了这五文钱一剂的疫苗。

        

“喂,”街角有人叫他们,是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人,“好可怜孩子,俺刚都听到了,真是命苦。”

        

这是县里的牙婆,狗栓来扛活几次,曾见到她领着一队女孩儿们,赶车往府城去,听旁人说起便知道,她专往海州送女孩儿,应当是卖给那些不正经的地方——当时说话的伙伴,那言之凿凿的样子,狗栓还记忆犹新。

        

他虽没说话,但却攥紧了小妹的手,望着牙婆一步步走近,从袖子里掏出一把折扇,将小妹的脸抬起来左看右看,还掰开嘴看了看小妹的牙口,方才对狗栓说道,“是个俊俏的,瞧着也机灵,跟着俺去罢,能过好日子,多大了?瞧着七八岁了吧,五岁能卖四十斤盐,这都八岁了,能给个六十斤盐呢!”

        

六十斤盐,按此时价格来说,也是快一两银子了,九岁的孩子,便是卖给菜人市,想必钱也不太多的,这价格不算低。小妹怕得直扑到狗栓怀里,低声祈求,“哥,别卖俺,别卖俺,俺给老张家做童养媳去,俺给他们家麻子做童养媳去。”

        

她的眼泪又流了下来,“你们还能来看看俺,卖了俺,这辈子就见不着了!”

        

狗栓心里就像是有一万把刀在没头没脑的乱扎,只是他感觉不到疼,他咬着牙把妹妹揽在怀里,望着牙婆不说话,那牙婆讪讪然一笑,后退了几步,“真不是骗你们,你便去问痘大人,我们是——”

        

她左右看了看,似乎很忌讳,不敢把那话说出口,只压低了声音说,“都是教里的!敬拜的都是无生老母在世身——嗐!你这怂娃,咋听不懂捏!敬拜的都是六姐菩萨!”

        

她不说教还好,一说什么教,什么会,什么无生老母,狗栓心底越发警惕发虚,因这是李老爷常和佃户们大骂的魔教,说是凡是敬拜无生老母,凡是白莲教的,那都是恶贯满盈!该天罚天杀的东西!别说狗栓,连狗剩和小妹,在田间没少听长辈拿白莲教的事情来吓唬他们,也都是唬得躲藏不迭。

        

那女子无法,只得放他们去了,又威吓他们,不许将两人的对话泄露出去,这个狗栓倒是连声答应,一行人狼狈逃窜去了城门那里,出去时瞟了一眼,似乎看到二柱子排在种痘队尾,只来不及多看便出城去了。

        

既然小妹自家愿去做童养媳,那也就免得狗栓的挣扎了——把小妹送到海州去,对这个佃户家庭是极大的挑战,不但要准备去海州的吃食,而且还要提防着到处乱跑,可能会引起老爷不快,认为狗栓‘不稳重’,来年不把田佃给她了。而小妹的考虑也是有理的,去做童养媳,兄弟们还能偶尔去探望,若是卖给人牙子,那……那……

        

和城里居民,对于菜人市的猜测不同,菜人市在农户的生活中,是如影随形的,它仿佛海上仙山,虚无缥缈,但又确确实实地存在于每个饥荒的年份。农户们或者没有自家去过,但一定听过菜人市的传说,而且对于一些家底儿贫困,却并不瘦弱反而红光满面的人,也会有人夜里去看他们的眼睛——传说吃过人的人,夜里眼睛会闪和狼一样的光。

        

在狗栓对妹妹未来的设想中,做童养媳不是最理想,但至少要比饿死或者卖去菜人市要强得多。于是他回村后就去请二堂叔说项——他有热孝,不好登老爷的家门。

        

二堂叔拍胸脯,“包在我身上!小妹俊俏得很,人又机灵,张家必看得上的!”

        

谁知道两三天后,却带来了坏消息:张家前些日子已经收了个童养媳,也和狗栓家差不多的情况,家里人天花死得差不多了,小女儿无法养活,舍给张家做童养媳,还能有一口饭吃。

        

“你是不是哪里得罪了老爷?”二堂叔对此事的结果有自己的看法,低声问,“老爷说起你,脸上颜色不好!说你心野,常往城里跑,越大越不听话了!我赔了许多好话,老爷这才没说今年的田该怎么佃!”

        

狗栓心底发冷,也是有了猜测:看来老爷是知道自家偷偷去种痘了。

        

正要搪塞二堂叔,又要再设法给小妹安排去处:今年到现在只下了一场雨,只怕收成又是不好,到六月里再没个收成,一家人就真要饿死了!库房里的粮食已越来越少,吃稀粥都够不到那时候——

        

最近农闲,他本来吃得也不多,把裤腰带勒紧骗肚子,种痘后虽然没发烧,但这几日也感觉比往日更虚,此时一着急,一阵一阵发晕,感觉脑子跟不上趟,站在地上晃了两下,定了定神正要说话,便听到外头一阵骚乱,两人走出院子里一看,不少人都从村里老爷家方向飞奔过来,当是去帮着修屋子的佃户,嘴里都在惊呼,“痘神娘娘保佑!起疫了!快关门!”

        

“起疫了!又起疫了!”

0

更多精彩

sM道具虐女/我的妺妺h禁忌

2022年6月7日 小羽 0

电话里G神开门见山的说:“刘先生,这九安医疗集团属于医疗机械行业,我比较看好它的前景,不过我需要带人亲自考察一下你的公司再做决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