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躲雨进庙被和尚/粗长挺进不停撞击灌满

猿祖将手中黑棒舞了个棍花,而后有些挑衅的将黑棒指向黑白身影,嘴角一咧,看起来硬接对方一击并无大碍的样子,而且行动完全不受六角魔阵影响。

        

迷苏也是一样,完全不被六角魔阵影响,站稳身形后伸手一把抓住紫先生的肩头,同时身上灵光波动,一股奇异灵光顺着手臂注入紫先生的身体。

        

紫先生的身上灵光一起,身体竟然同样变成半透明状。

        

他眼眸一亮,身上豁然腾起一股黑光,包裹住猿祖和迷苏二人,朝高大黑白石柱扑去,周围黑色魔阵的禁锢也突然消失。

        

黑白身影口中惊咦一声,右手立刻朝前方虚空抓出。

        

“轰”的一声巨响,一只亩许大小的白色大手出现在紫先生三人身前,一股苍茫大力以泰山压顶之势碾压而下。

        

迷苏两手飞快掐诀,身上灵光连闪起来。

        

三人已经半透明的身体顿时变得愈发透明,几乎化为三道难以辨认的虚影,丝毫没有躲闪,直接扑向白色大手而去。

        

只是略微一顿,三人竟然未受巨力压迫影响,直接穿透了白色大手,继续朝石柱射去,瞬间到了前方数丈距离。

        

黑白身影被三人逃出魔阵,已经很是意外,如今被其穿过白色巨掌,眉头顿时一皱,二话不说的两手一搓。

        

石柱周围的黑白光芒骤然间缩小了大半,并且彼此缠绕转动起来,瞬息之间形成一个巨大黑白太极图桉,飞快旋转之下,从中投下一道黑白分明的太极光柱,将已经逼近石柱的迷苏三人笼罩其中。

        

太极图桉笼罩范围内,上方变得轻盈,下方变得厚重,彷佛天地混沌初开一般。

        

一股奇异的法则波动骤然出现,黑白太极笼罩范围内的一切尽数停滞,不管是灵气波动,还是虚空震荡,全都如冻结般凝固。

        

迷苏三人也是一样,所有举动停滞,好像琥珀中的苍蝇。

        

殿内黑白光芒收缩,原本笼罩着聂彩珠,白川,祖龙三人的黑光顿时消失,六角黑色魔阵虽然还在,可威能却是大减。

        

聂彩珠全身金白光芒大放,背后一对金白蝶翼显现而出,若木神弓也瞬间出现在她手中,双手一动化为两道幻影。

        

“兹啦”一声破空声传出。

        

十根半尺长的金色箭失,从若木神弓中射出,一闪即逝的打在六角魔阵的十处阵眼,速度之快如同瞬移一般。

        

祖龙和白川也立刻动手,一道黑色光柱和一团紫色毒雾施法击在了六角魔阵之上。

        

“砰”“砰”“砰”之声响起,六角魔阵碎裂大半。

        

三人立时重获自由,急忙飞遁而出,退到了大殿空间边缘。

        

“开天辟地,划分阴阳,这是阴阳法则!”祖龙看向黑白太极图桉内的一切,眸中精光一闪,口中喃喃说道。

        

“阴阳法则!”聂彩珠闻言看了过去,白川神色也是一动。

        

黑白身影没有理会聂彩珠三人的脱困之举,目光死死盯着石柱方向,两手迅速变幻数下,蓦然结出一个法印,张口一吐。

        

“咄”

        

一道手臂粗细的光柱脱口喷出,其中隐现黑白二光,电闪雷鸣般贯穿了迷苏三人的身体。

        

迷苏三人被击中之后,身形一个颤栗之下,重重砸落在了地面,原本彼此牵挨的三人各自散开。

        

猿祖和紫先生身躯恢复实体,胸口赫然各自贯穿出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鲜血也被阴阳法则禁锢,没有流出。

        

只有迷苏的身体还保持着迷蒙的形态,但也恢复到了半虚半实的状态,她身上浮现出一套看起来好像云絮形成的半透明轻甲,正是梦云幻甲。

        

此女嘴角隐现血痕,胸口却无血洞,伤势明显比猿祖和紫先生轻得多,显然是梦云幻甲的防护起了作用。

        

黑白身影眉头微蹙,张口再次一吐,喷出两道更细些的黑白光柱,打向猿祖和紫先生的脑袋,想要彻底结果两人。

        

可就在此刻,那被锁链阵封印的血色面具突然光芒大放,眼眶位置射出两道长长的血色光柱,“噗嗤”一贯贯穿了黑白太极。

        

黑白太极图桉立刻剧烈晃动起来,似乎遭到了巨大伤害,下一刻轰然散去。

        

高大黑白石柱也发出一声哀鸣,上面的黑白灵光瞬间暗澹了很多。

        

那黑白身影闷哼一声,身形踉跄后退,打向猿祖和紫先生的两道光柱也在半途中崩溃飘散。

        

猿祖和迷苏重获自由,不敢继续待在这里,从地上一跃而起,朝大殿空间边缘逃遁而去。

        

不过紫先生却没有逃离,身形一晃之下化为了一道黑影,继续扑向那血色面具。

        

“你找死!”黑白身影勃然大怒,勐地稳住身形,两手虚空一抓。

        

冲天尖啸声音响起,密密麻麻的黑白剑影凭空出现,几乎笼罩了近半空间,铺天盖地的斩向紫先生而去。

        

每道剑影都散发出阴阳法则,虽然远不如之前的黑白太极强烈,但剑影所过之处,虚空中的一切没有像之前那样静止,却也变得迟滞了很多。

        

紫先生眼角一跳,两手血光大放,左右一挥而出。

        

两道宏大血光脱手射出,而后“呼啦”一下张开,在其身周形成一片粘稠如水的血色光域,却是一个法则空间。

        

黑白剑影瞬间呼啸而至,斩在血色光域上。

        

“嗤嗤”之声大起,血色光域眨眼间便被斩的千疮百孔,竟然没有起到丝毫作用。

        

漫天黑白剑影滚滚一凝,瞬间化为两口百丈长的黑白巨剑,疾若闪雷的交叉斩向紫先生。

        

紫先生神色终于大变,两手虚空抓出,掌心血光大放,化为两柄血红巨刃,拦住了黑白巨剑。

        

黑,白,红三色奇光对撞在一起,马上爆裂了开来,两股法则之力的气浪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去,让两柄黑白巨剑下落之势为之一顿。

        

紫先生趁此机会,身形向后如电飞退。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黑白身影怒哼一声,掐诀一点而出。

        

他身前虚空微微波动,一道黑白光丝诡异的出现在紫先生头顶,迅疾绝伦的一斩而下,比紫先生飞遁的速度快了数倍不止。

        

雷鸣般的巨响炸开,其中还夹杂着一股痛呼,一道黑影倒射而出,瞬间到了大殿边缘,显现出紫先生的身影。

        

其身子赫然已经大变,变大了两倍不止,皮肤上长出紫黑色鳞片,已然化为了真魔形态。

        

只是此刻的他右臂齐肩而断,鲜血淋漓而出,眸中射出两道骇人凶光,却没有立刻再度扑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