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的男闺蜜打了飞机&少妇超级乱婬短篇小说

     

陈天龙要说的不是花,也不是贵不贵,而是我每天都想见你,每天都想送你花,每天都想送你一份浪漫与幸福。

        

话很简单,甚至有点土味情话的意思,可纪秋水却再也绷不住了,一把抱住陈天龙,眼泪再次止不住地流。

        

对于陈天龙这样的钢铁直男,这般土味情话,绝对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甜的一句话了。

        

台下再次掌声雷动。

        

二人紧紧地相拥着,这一刻,他们终于算是修成了正果。

        

接下来,伴郎团与伴娘团上台致辞。

        

等到纪秋水扔捧花的时候,十分巧妙地扔到了邪月的手中。

        

狼牙立马清了清嗓子,老脸一红。

        

邪月忍不住瞪了狼牙一眼,似乎在说,我抢到捧花,和你有什么关系。

        

狼牙只是咧开大嘴在那儿笑,也不知在笑个什么劲儿。 

        

待得伴郎团和伴娘团下台后,婚庆公司开始给陈家人、纪家人、刘家人拍全家福。

        

各种流程直进行到了十二点十八分,吉时吉分,宴席正式开始。

        

按照流程,陈天龙和纪秋水是要一起去挨桌敬酒的,但陈天龙让纪秋水先去换衣服,他则大踏步来到了董保健所在的桌旁坐下。

        

此刻所有桌上都已坐满了人,唯独董保健这边,只有三人,那就是董保健、慕容罗盘、宝老。

        

如果真的打起来,场间虽然来了很多武林豪杰,但真正有资格与董保健过招的,或者说真正能与董保健一战的,也唯有慕容罗盘和宝老二人了。

        

陈天龙来到桌旁坐下,周围众人纷纷和陈天龙打招呼。

        

陈天龙一一笑着回礼,然后才看向董保健,道:“婚礼流程已经结束了,阁下到底想做什么,可以说说了吗?”

        

“不想做什么。”

        

董保健身着燕尾服,脸上满是绅士般的笑容:“我随了十万元的礼金,难道还不能喝一顿喜酒吗?”

        

“喝喜酒可以。”

        

陈天龙道:“你得先告诉我,苏酥母子现在在什么地方。”

        

董保健淡淡一笑,并未说话。

        

陈天龙眉头紧皱,正要发火,这时,陈庆之快步走了过来。

        

他看了董保健一眼,然后在陈天龙耳边道:“刚收到消息,苏酥母子被送到了陈家大院,母子二人安然无恙。”

        

“呼。”

        

陈天龙松了口气。

        

他最怕的就是董保健挟持苏酥母子,威胁他将八大残图交出来,令他投鼠忌器。

        

苏酥母子二人平安就好。

        

陈天龙看向董保健,道:“为什么?”

        

董保健自然知道陈天龙想要问什么,他摩挲着茶杯,脸上露出一抹傲气。

        

“如果我需要挟持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和小孩子,才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那么这样东西我宁愿不要。”

        

“陈天龙,我带着你儿子是去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但如果你认为我会用一些下三滥的方式令你投鼠忌器,那你就太小瞧我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