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之仙逆(NP H)最新章节/超短裙麻麻的娇羞

“这铃铛也没什么用呀。”白眉老道皱眉盯着铃铛,越看越觉得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可是翻过来覆过去的不就是一个破铃铛,上面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纹路,怎么看都觉得像一个普普通通的铃铛,就这么一个铃铛,怎么可能挡住他的恶念。

        

“你身上是不是还有别的宝贝,所以特意用刚刚那种拙劣的演技来糊弄本座?老实点,把宝贝交出来,要不然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

        

白眉老道身边还跟着一个少年,只不过这个少年目光有些呆滞,看得出来,对方似乎并不是很情愿跟着老道。

        

可在某一刻,白眉老道突然发现,自己手里的这个铃铛,好像可以吸引这个少年的注意,就像是磁铁的两极,相互吸引着。

        

“奇怪,明明这么普通的铃铛,为何又能如此特殊。”小白虎叫了两声,结果直接被白眉老道一脚踹飞了。

        

“什么东西!就敢在本座面前晃荡叫唤,真以为本座是大善人了!”

        

小白泽身上沾满了泥土和草叶,顿时变得有些不知所措,委屈极了。

        

远处入口的守门人微微摇头,连他们都不敢与对方起冲突,这只小白虎怕是要完了,死亡就在这几分钟的功夫,如果不做出一些讨好的举动,恐怕生死就在一瞬间。

        

背后有人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比如出了事情,有人背锅,惹了乱子,无人找上门。

        

“竟然敢用那种眼神看我,简直就是在找死!”老道直接施展恶念,根本不避讳什么,或许可以说,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想过要隐瞒什么,之前只是因为筹谋了很多年,一直在十区深渊封印中,所以才没有被人熟知,如今,他重新出现在世间,背后的人依然还存在着,所以他的生活依然可以过的跟以前一样的任性。 

        

虽然人已经老了,但是纨绔的心还在。

        

“要怪就怪你的主人太过弱小,根本保护不了你,但凡你的主人强大那么一点点,都不至于会演变成现在的局面,承认吧!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弱肉强食,靠山为王。”

        

恶念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骷髅头,直接朝着小白泽席卷而去。

        

白泽这个时候根本不需要再隐藏什么了,周身祥瑞气息大放,原本弱小的身体也在一瞬间膨胀了起来化作了巨大的祥瑞。

        

可是,骷髅头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竟然直接把白泽打飞了出去,周身的七彩祥瑞也在一瞬间溃散开来,甚至吐出了几口血。

        

可是下一刻白泽又站了起来,哪怕有着巨大的翅膀,也没有想着要逃跑,反而露出了獠牙,再次朝着老道咆哮了起来。

        

巨大的气浪掀翻了周围的树,甚至连周围的人都有些站不稳,祥瑞气息重新升腾了起来,甚至勾连起了整个世界的祥瑞。

        

“哎呦喂,变大有用的话,那我该不该直接认输?”白眉老道露出了一丝讽刺的笑容,随手幼师恶念风暴,无穷无尽的恶念,仿佛有了宣泄的目标,疯狂涌向祥瑞。

        

他们呆在黑暗里,最见不得这种身在光中的生物。

        

所以这一攻击竟然又强大了几分,仿佛凭空增加了几分能量。

        

见此一幕,白眉老道也觉得惊奇,没想到祥瑞居然也有倒霉的时候,真是令人唏嘘,看来,死亡面前,万物平等,谁都无法逃避生死这一法则。

        

“下辈子不要这么莽撞的选主人了,以后要擦亮眼睛,好好的看一眼,别什么阿猫阿狗都当主人来供着,没用。”

        

“不许你说我主人的坏话!”白泽双翅展开,白色的羽毛染上了七彩的颜色,这是生命的色彩,也是祥瑞的色彩。

        

一瞬间,强大的恶念便被这双翅膀挡了下来,虽然翅膀已经折断,耷拉在背上,看去十分的狼狈,但是白泽的话语依然的坚定:“我的主人,你不配评价!”

        

白泽之前已经开始燃烧自己的寿命,或许之前他还有逃跑的机会,但是现在,已经没了,甚至继续燃烧下去,可能连重生的机会都没了。

        

“你表现的越好,便越证明你的主人越无能,这么无能的主任,你居然还如此的袒护?究竟是你傻了,还是你的主人疯了。”

        

白眉老道从未有过的开心,常年与深渊为伴,与恶念同行,他早已有些扭曲,对于这种偏光明向的祥瑞,有一种特别想毁灭的念头,而且这种念头非常的强烈,几乎已经占据了他的心声,主宰了他的大脑。

        

而且在这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情况下,白眉老道觉得事情应该慢慢来,这样美好的事物就应该缓缓的折磨,让它充分的体会绝望的乐趣。

        

想到此处,白眉老道真想过去把对方给治好,然后再一次的折断他的双翼,拔掉他的虎毛,拆掉他的四肢,让他能够在生死间体悟大恐怖。

        

“哎呀呀,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听到这个声音,再找所有的人都微微一惊,这个时候谁敢出头?纯纯找死啊,这个时间节点,居然敢有人出来发声,这是着急去投胎的吧?

        

跟在白眉老道身边的少年,唇红齿白,眼神空洞,可是就在这个声音发出的一瞬间,那双空洞的眼睛仿佛有了神采,他似乎知道是谁在说话,甚至知道说话之人于他而言有多么的重要。

        

“藏头鼠辈,有本事站出来,躲躲藏藏,逞什么英雄?”

        

白眉老道惊讶无比,他居然无法判断声音的来源,甚至都不确定这个声音在前一刻究竟出现过没有?好像只是他自己的幻听,但是在他看向其他人的时候,方才听到的是真的,不是幻听,不是自己神经兮兮,是真的,有人敢在这个时间点来打断自己的雅兴,虽然现在还找不到这个家伙,但是这个家伙必然已经存在于此地。

        

白眉老道已经想好了,等一下,这个家伙还不出现的话,那自己就直接干掉那只小老虎,然后让这里所有的人都不要动,他有一个一个的探查,找到了万事皆休,找不到,全都杀了。

        

“你这人怎么回事,找张嘴给你是委屈你了,咋滴?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那声音好像还有些慵懒,似乎还没睁开眼,但是已经听到了这烦人的声音,顿时觉得好好的美梦都被扰了。

        

“无胆鼠辈,你倒是出现啊,就知道躲在角落里狂吠,别以为这样我就找不到你了,等我找到你,你就死定了!”

        

那声音再次响起,却依然不见人影:“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那个躲在角落里剽窃别人智慧结晶的骗子吗?还自我感觉良好的以为什么东西都是你感悟出来的,就你这一大把年纪,连别人画出来的原稿都模仿不来的家伙,可别再侮辱原创两个字呢。”

        

一时间,天地寂静,有些人已经害怕了,他们为什么不早一点进入界域,偏偏因为一点好奇心就留下来,当观众,这不是存心给自己找不自在吗,现在好了,听到了这位妖道的小秘密,恐怕离死不远了,这个没有露面的家伙,就是把他们所有人都拉下水了。

        

其心机之深沉可见一斑。

        

“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这只狗原来是你的呀,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白眉老道瞥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十二三岁少年,果然,这家伙此时此刻的眼神是亮的,对方似乎还在期待着会被拯救,真是可笑,如果对方足够强大的话,早就把这家伙就走了,怎么可能拖到现在,难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方就能够强大到和自己比肩的地步吗?

        

不可能的!

        

“啊——狗?什么狗?你在说你吗?白眉老头子。”

        

白眉老道感受着话语中传来的困倦声,顿时,有一种无名的火焰在心口积蓄,跟自己说话,居然还能说困了,这家伙绝对是头一个。

        

“那只小白狗不是你养的吗?我可是亲手把它的翅膀给掰断了,你是没听到那清脆的响声,多么的悦耳,令人着迷,令人解压,你不会没听到吧?真是遗憾,早知道你来了,先掰断一个,然后当着你的面再掰断另一个,让你也亲自感受一下什么叫做心有余而力不足。”

        

沉默,寂静,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结成了一团,空间仿佛于此时坍塌成了一片。

        

时空凝结,万物沉寂,白眉老道手中的铃铛,飞上了天空,化作了一位翩翩美少年,此刻的他,面露寒霜,眼神凶戾,再没了平日里的冷静。

        

“很好,你已经成功激怒了我!”源尘仅是扫了一眼周围的一切,便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傻瓜,为何不向我求助!”没有理会静止的老道,源尘飘到了白虎身边,在他周围布置了一个恢复阵法,顿时,方圆百万里的生命力都涌了过来,几乎在眨眼之间小白泽便恢复如初。

        

“以后有事再不与我交流,我便没有你这么一个妖宠。”

        

小白泽重新变回原来的大小,重重的点头。

        

“你这家伙,我知道你从小就没有安全感,这次试探我权当你是第一次,不与你计较,但若有下一次,我便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不再理会已经恢复的白泽,少年转身来到苏宁身边,抬头看着眼前的少年,直接在对方眉心一点,瞬间一把剑便出现在少年的手中。

        

“什么时候,你也变得这么多疑了,是分别太久了吧,你也一样,这是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下一次若再见死不救,我便没有你这把佩剑。”

        

剑身轻鸣,其中蕴含着的无穷无尽的深渊恶念,仿佛都在颤抖,像是激动,又像是在害怕。

        

随手将别人视若珍宝的一把剑扔在地上,转身看向了一动不动的白眉老道。

        

“方才,你不是很能说吗?现在你倒是说句话呀,让我听一下你的勇气,究竟是谁给你的?是这只手指头吗?”

        

咔擦!

        

白眉老道面色瞬间扭曲,十指连心,此刻所承受的痛苦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忍受的,更何况到了他这种层次,其实肉身不毁才是常理。

        

同理,只要肉身出现了破损,那就意味着很难修复,甚至不可修复。

        

“看来并不是这只手指头,那是这只手?”

        

“咔擦、咔擦、咔擦……”

        

“嘴巴这么硬,看来不是你自身的力量,不过我都等了这么久了,你的靠山怎么还不来呢?”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