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萝H全肉细节文/老和尚的那个又大又粗

冰渊是死一般的寂静,靠冰壁的地方,连雕像的人影也看得不甚真切。簪星的影子已经彻底看不到了,原先坐着的位置,冰窟已经完全将她包裹其中,一动不动地沉默矗立于万丈冰雪之中。

        

她的名字,已经很清晰了,仿佛有看不见的人在一层层描摹。石壁上字迹刻骨深重,藏在冰壁千千万万个名字之中,被冰雪湮没。

        

寂静之地,万丈雪渊,最后一点热意散去,这里成了无人的孤冢,再无一丝生气。

        

那些发光的萤火也熄灭了,花瓣合拢,四周暗了下来。

        

一日,两日,一月,两月,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

        

埋藏在千丈冰雪之下的极冷之地中,突然间,有什么东西突然动了一下。

        

这一片死气里,藏在雪中的东西成了唯一的鲜活。于是连那轻微的动弹也变得格外明显。起先,它只是微微地挣扎了一下,紧接着,像是慢慢苏醒过来,开始努力地想要活动。再然后,那小东西跃跃欲试,一下又一下不知疲倦地试图冲破桎梏。最后,那点束缚终于被挣脱,小东西冲破了被挡住的一切,横冲直撞地来到了人间。

        

极冰之渊中,陡然出现了一道绿色的光影。

        

这光影从某个冰雕身上出现,将冰雕周围的积雪融化了几分。那些已经沉寂下去的青色花,仿佛被什么东西唤醒,纷纷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张开花瓣,发出莹莹光亮,热热闹闹地盛开了。

        

那道绿色光影又扫过锁链中间的红裙女子,大块冰雪从美人身上簌簌落下,她睫毛微颤,似察觉冰渊中的变化,一点点睁开双眼,直至看到眼前的一切。

        

“这是……”不姜凝眸。 

        

在这座冰渊中,两年来,除了坠入冰渊中的人,她不曾见过别的色彩。而如今,那一道绿色光影带着浓郁生机出现在极冰之渊,第一次,死寂的深渊中,出现潺潺流动的活气。仿佛下一刻就会冰雪消融,花红柳绿。

        

她抬眼看向簪星,光影是从簪星身上发出来的。

        

“那是什么……”她喃喃自语。

        

不姜没有见过这种东西,魔界之中,“生机”总是很珍贵的。而自打鬼雕棠死后,魔界灵脉枯竭,关于“生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但倘若门冬在此,就会立刻认出这道绿色光影。藏在簪星体内许久的琴虫种子,终于发芽了。

        

那株如细小幼虫的绿色种子,自打被簪星不小心吞下以后,便一直陷入沉睡。而如今在这死气沉沉的极冰之渊,琴虫种子却突然发了芽。它飞快地吞吃周围的冷寂之气,深深地扎根于簪星的灵根之中,破芽、抽枝、长叶,直到长成一棵生机勃勃的绿树,在她的灵根之中焕发盎然生机。

        

不姜察觉到了极冰之渊的变化。

        

那点绿色光影起初不大,但渐渐地,范围开始变广,投射在整座冰渊之中,光影掠动间,不知是不是不姜的错觉,她甚至觉得极冰之渊没有先前那么寒冷了。

        

“簪星……”她担忧地看向一动不动的簪星,发生这种变化,对簪星来说,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灵台之中,簪星看到了那株绿色的小树。

        

事实上,从那天晚上天火篮熄灭起,她一直都没有真正的沉睡。在她变成雕像的那些日子来,簪星发现了一个秘密。

        

极冰之渊是活的。

        

此地不只是会生长的深渊,它似乎具有人的意识,懂得利用人的弱点设下陷阱。簪星沉睡的那天夜里,冰渊确实变得比以往更寒冷,以至于火精根本抵御不住冷气,在夜里熄灭。那些冰雪落在她身上,准确地说,是钻进了她的灵识之中,试图侵蚀她的意志。

        

她看到了许多人。

        

似乎是留在此地的魔修,那些魔修大多如她一样,刚刚坠入冰渊时,不甘心地往上爬,试图找到出口,可到最后,一个都没能留下来。哪怕是修为卓绝的天才,下场也是一样。

        

这实在很打击人的意志,朝一件注定会失败的事情去努力,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做。

        

那些精神力强大的魔族都会败下阵来,何况是身为普通人的簪星。

        

很多次,簪星也想放弃了,但冥冥之中,似乎又有人在她耳边轻轻对她说,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于是无数个紧要关头,她又坚持了一下。

        

这坚持实在很难,因为极冰之渊的寒冷,对于精神力的损害比肉体上的损害更大。好几次,她觉得自己的灵识快要被冻碎了,她快要化作虚无,但每当最后关头,都会有一道绿色的光流温热淌过,让她得以喘息。

        

簪星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那颗绿色的种子破芽那一刻,恍然大悟。

        

琴虫,是十年前掌门少阳真人从一处秘境中得到的仙草种子。传说数千年前有一仙人飞升成仙,遗留下的法器古琴上生出了一株灵草。此灵草看上去形如幼虫,实则是灵草。待人服下,于灵根中发芽,随着琴虫渐渐长大,也会慢慢修补其灵脉中的不足。

        

她跌入黑沼泽的时候,不小心吞吃了顾白婴养大的琴虫,或许是因为枭元珠的力量克制,或许因为她本身灵脉并无漏洞,琴虫种子一直没有发芽,于灵根中无声沉睡。

        

但如今不一样了。

        

极冰之渊的冷气在她体内、精神力中肆意破坏,而簪星又在万杀阵中金丹化流,灵根被毁的七七八八。这样一具残破得可怜的身体,对于琴虫来说,却犹如最适合生长的沃土。琴虫本就蕴含治愈之力,破坏得越严重的灵脉和身体,对琴虫来说,是最好的养分。

        

琴虫能发挥出多大能力,全看宿主本身潜质。一般琴虫,长到嫩芽已是不容易,如顾白婴那样有灵脉顽疾的,至多也不过抽出枝苗。然而这琴虫却在簪星的灵根之中长成小树,姿态摇曳,不可谓不传奇。

        

那绿树的枝叶中,渐渐渗出翠绿光彩,如一道光影波流,以簪星为中心向四周荡涤开去。

        

“啪——”

        

死寂一般的冰渊里,一块冰雪掉了下来。

        

有一块冰,碎了。

        

冰窟中,簪星动了动指尖。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