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宫交痛哭求饶&变身女人肉H异界

     

“前辈知道鄱阳帮的老巢?”

        

林瑄惊喜问道。

        

他可是听柳夜曦说过,鄱阳帮藏于鄱阳湖深处,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老巢在哪里,因此朝廷的水师也没法围剿,只要对方不闹事就懒得再管。

        

“当然!”

        

虞长庭肯定地点头。

        

他外孙被杀,女儿郁郁而终,此仇他一直记在心中。

        

于是曾暗中化身渔翁找遍鄱阳湖,终于查到了鄱阳帮的藏身之地。

        

只是庐山剑派虽强,但他们总不能够飞过去。

        

水战也肯定不是鄱阳帮的对手,因此虞长庭从未请求过庐山剑派攻伐鄱阳帮。

        

先天高手是很强,但掉入鄱阳湖中也会被淹死。

        

“他们藏身于一个名叫弯月岛的地方,弯月岛有个非常狭窄而封闭的水湾,他们所有船只都藏身于哪里。若是不进入观察,根本发现不了他们的船只,就更别说发现岛上的他们了。” 

        

“好!”

        

林瑄抚掌笑道,这真是个意外之喜。

        

既然知道鄱阳帮老巢在哪里,那他就掌握局势的主动权了。

        

“前辈,接下来一两天,朝廷水师会驶入清湖湾,还请贵派能够安排好,等待我的通知。此事即便是贵派,最好也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老朽知道,老朽会传讯我女婿亲自负责此事。”

        

虞长庭点头。

        

他明白林瑄的担忧,担心庐山剑派可能有闻香教的暗子,这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庐山剑派好歹也是个一流门派,内门弟子上百,外门弟子上千,肯定有各方的暗子,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接下来,林瑄又和虞长庭聊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了。

        

这次他是带着杨立恒前来的,对方一直站在门外,因此在离开后,他便带着杨立恒前往城外房舍建筑工地看了看。

        

在朝廷的组织下,所有灾民都在积极地参加劳动,分工有序。

        

许多老人和小孩,也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热火朝天。

        

他们也希望能够将房舍尽快建造好,毕竟有新房子住,谁愿意住跟猪圈差不多的地方。

        

林瑄不仅是看,还深入询问了不少的灾民,了解以工代赈的情况。

        

目前来说,灾民吃饱饭没有问题。

        

追回了十万石粮食,又有新运到的十万两灾银,足够这些灾民吃好几个月的。

        

“咦!”

        

林瑄忽然看到前方空地上,有数百人在集训,附近还有帐篷搭建的军营,

        

他们呼喝声连天,在军官的教导下练枪。

        

林瑄走上前去,招来一位士兵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士兵忙说道:“启禀巡抚使,司马下令,让我们从灾民中招募了八百名士兵进行训练,以补充江州兵力的不足。”

        

“好,我知道了!”

        

林瑄点了点头,这应该是孙玮的意见。

        

谁也不知道闻香教什么时候造反,孙玮担心兵力不足,从流民中招收士兵也很正常。

        

因为时间太短,或许没有多少战力,但做辅兵还是可以的。

        

视察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大问题后,林瑄便回到了刺史府,这才有时间拿出陈巧巧给他的书籍,开始研究。

        

外在的表现看不出来,他只能够先把这个小说看了遍。

        

主人公叫陆超,开局就是家里被灭门,他侥幸逃过一劫,然后获得奇遇,被一位仙人授予人间绝世之法,成为顶级强者。

        

因为仇人是一个国家的丞相,为了报仇他就加入了敌国军队,然后快速晋升,最终灭掉了仇人所在的国家,斩杀了仇人报仇。

        

在林瑄看来,这本小说虽然有些像是在记流水账,但该有的网文爽点还是有的。

        

对于这个时代娱乐缺乏的人们来说,吸引力不小。

        

只是林瑄看完小说后很头疼,这周明到底想表达什么?

        

………

        

时间流逝,夜幕降临。

        

西方天空上挂着一轮狼牙月,繁星点点。

        

林瑄悄无声息地窜出窗户,然后脚下轻轻一点,人就飚飞了出去,轻松绕开重重明卫和暗卫,纵身一跃离开了刺史府。

        

夜色给了他最好的掩护。

        

林瑄一路不停,来到了城北城墙下,然后纵身一跃四五米高,挥手将匕首插入了城墙缝隙中,然后一手扣住缝隙,拔出匕首往上插,再借力往上爬。

        

就这样,他很快就登上了城墙。

        

城墙之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人把守,还有来回巡逻的士兵。

        

林瑄等巡逻的人走过之后,他才翻过城墙轻巧地落在了地面上,然后朝五牙战舰停靠的码头奔去。

        

他此次夜出的目的,就是前往五牙战舰找王虎,让对方连夜派人顺江而下拦截前来的朝廷水师,让他们连夜航行,悄然进入鄱阳湖,停靠到清湖湾。

        

传信之事,他本来可以让杨立恒做的。

        

只不过刺史府有内奸,他的行踪肯定在对方的掌握之中,因此为了隐秘,他只能够亲自出城见王虎。

        

朝廷派遣水师前来,鄱阳帮也肯定会暗中监视。

        

为了由明转暗,不被鄱阳帮算计,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将水师隐藏起来,伺机而动。

        

先前押送三百万两灾银的水师都出问题了,他也无法保证正面战斗,朝廷水师能够胜过鄱阳帮,还是小心为妙。

        

八步赶蝉,最是适合长途奔行。

        

很快,林瑄就来到了五牙战舰外,惊动了守夜的士兵:“什么人?”

        

“我,林瑄!”

        

“大人!”

        

看到林瑄深夜前来,士兵们有些震惊,目瞪口呆。

        

林瑄没有理会他们的目光,沉声道:“带本官去见王虎。还有,我来之事,不得让其他人知晓。”

        

“是,大人!”

        

守夜的士兵神色一凛。

        

他们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都立刻明白了些什么。

        

很快,林瑄就见到了王虎。

        

“大人,您深夜前来有何要事?”

        

王虎沉声道。

        

他虽然心中暗惊,但也没有问林瑄是怎么深夜跑来的。

        

林瑄说道:“朝他已经派遣一支水师前来,你派人拿着我的书信,连夜沿江而下拦截水师,将书信交给他们就是。”

        

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一封信件,递给了王虎。

        

“是,大人!”

        

王虎双手接过。

        

林瑄继续说道:“接下来,江州可能有变。你们守护好五牙战舰,伺机而动,若是事不可为可先行撤离,前去清湖湾汇合朝廷水师。”

        

“是,大人!”

        

王虎眼神一凝,沉声点头。

        

林瑄没有多待,又吩咐了王虎几句便转身离开了,很快就融入了夜色中。

        

“咦,有情况!”

        

回程的途中,林瑄的速度并不快。

        

他刚走入一片小树林,就感觉到前方有两股非常强大的气息席卷而来,让他暗暗心惊。

        

这两股气息,都比当初的聂刀还要强大。

        

林瑄眼神一凝,他连忙收敛全身气息,放轻了脚步快速潜行上去。

        

很快就来到了小树林深处,看到一块空地上站着两个人。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