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剃毛play_够了够了要流高c了老狼信息

        

本身军伍出身,又超级能打、战功赫赫,因此十乌相当一部分兵力跟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十乌本身又崇尚武力,武力高强之人甚至能轻松冲破血脉偏见。

        

换而言之,十乌境内有头有脸的武胆武者,他不敢说如数家珍,但最少也是“有所耳闻”。此时围攻他的武胆武者,全是陌生面孔,招式路数他一无所知。

        

这就非常不正常了。

        

这意味着幕后主谋图谋很大、城府极深!在谁都没注意到的时候就开始漫长布局,暗中培养精锐武力。将他们当做底牌藏得严严实实,关键时刻再亮相!

        

有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敌人能长年累月如一日地蛰伏经营。

        

这种忍耐力令人胆寒。

        

他的高声质问并未换来任何回答,三人几乎同时动手,分别从三个不同方向杀向苏释依鲁,互相辅助,不给苏释依鲁留下一点退路。不哔哔,直接干架!

        

锵!

        

锵锵!

        

随着武器相撞迸发出零星火花,战场周遭烟尘飞扬,刺耳撞击声也在无声诉说这场战斗的艰辛。伤口鲜血顺着苏释依鲁手臂向下流淌,顺着刀锋向下,几乎连成一串的血珠,溅落在泥地之中,蓄成一小汪血潭。不远处掉落一片带血的长条肉片。 

        

这是不慎被人削下来的。

        

眼看着苏释依鲁即将力竭,其中一人这才道:“老东西,莫要再顽抗!”

        

苏释依鲁喘着粗气,勉力握紧手中兵器,试图看清眼前愈发模糊的几人。他哈哈冷笑道:“难怪、难怪了——”此人虽然说着十乌的语言,可口音不纯正。

        

应该不是十乌之人。

        

多半是哪里重金招揽来的。

        

哪位王子也不重要了……

        

每个都有嫌疑。

        

大王这些个儿子,随着年纪渐长,一个个成年掌控兵力,野心膨胀无数。苏释依鲁不止一次恳请大王打压诸子,保证大王后所出之子的名声与稳固地位。

        

他是那位王子舅舅是一个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便是担心“不稳”。

        

苏释依鲁仔细研究过大陆诸国政权更替规律,发现“同室操戈”是混乱的重要原因。滋长内斗不良风气,不利于一个政权的平稳过度和成长,甚至走向灭亡。

        

继承人问题必须郑重。

        

最好一开始就不给其他王子希望。

        

大王很听苏释依鲁的建议,但在继承人问题上却罕见地否了。他不信大陆诸国的所谓“前车之鉴”,什么立嫡立长?十乌需要一个强大的王,一如狼群头狼只有最强壮善战的狼才能胜任。一只无能的绵阳当了大王,能率领十乌冲出这块破地方,挥兵中原?

        

他自己就不是啥狗屁嫡子、长子,全靠着一双拳头才走到如今地位。

        

苏释依鲁的建议在他看来更多是“危言耸听”、“私心过重”,不听也不采纳。

        

他很乐意看着几个儿子成长起来,日后挑战头狼位置,成为新的头狼!

        

大王后的儿子,他是很喜欢、很看重,但跟喜欢相比还是十乌更重要。

        

面对疾风骤雨般的进攻,苏释依鲁越发力不从心,伤口肉眼可见地增多,甚至力竭到单膝跪地,以武器撑着。敌人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再度杀了过来。

        

此情此景,苏释依鲁选择不多。

        

要么亮出最后底牌将这几个敌人带走,要么再勉力支撑一下,等其他战场亲卫空出手帮他分担。后者可能性随着推荐推移,愈发渺茫,反而是敌人这边陆续多了增援,暗中冲他射来数支冷箭。若非他闪躲几时,避开要害,怕是早就凉了,但这会儿也形同刺猬。

        

目前有且只有一个选择。

        

可偏偏在这个紧要关头,谁也想不到的意外出现了——一道陌生文气从天而降,没入苏释依鲁的身体,似久旱逢甘霖,迅速滋润这块干涸龟裂的旱田。

        

跟苏释依鲁面上狂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杀招被文气城墙挡下的敌军三人,面色大骇,似乎没想到苏释依鲁这边还有底牌。当机立断,一人牵制苏释依鲁,其余二人去杀陌生文心文士。这一仗都打到这个地步了,带来的几千人拼得十不存一,焉能失败!

        

“滚出来!”

        

其中一名武胆武者忍着怒火,口中倾泻出一声爆喝。音浪四散冲击,震得大地细颤,狂风乱卷,砂砾翻滚。声音波及之处,百十来斤的人也别想站稳,理论上可以破解文士的护身言灵。

        

但,目标没出来。

        

反倒是过来支援的自己人被波及,最轻一个也被震得内腑震荡,口鼻流血,弱一些的干脆昏死过去。苏释依鲁见状,可算是狠狠出了口恶气。他也不想知道突然窜出来的文士是谁,能帮他的就是自己人。他哈哈大笑着嘲道:“看样子,老天爷还不想收下老夫这条命!”

        

“尔等且纳命来!”

        

三人联手才压得住苏释依鲁。

        

此时分出去两个,剩下一个可不就被他压着在地上摩擦,几次险象环生。

        

气氛酝酿到这一步。

        

这颗人头不收下他不服气!

        

那人也知自己危险,干脆背水一战、放手一搏,可不待他准备拼命,武气沸腾的丹府陡然一冷,雪亮剑尖从他身前腹中捅出。下一瞬,剑锋自下而上,从中段将其劈裂两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