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doi描述/把女同事奶头弄硬了小说

        

“什么?”许家主心中大骇,这不可能,问剑崖难不成比自己还懂得这片古迹的环境?

        

“这不是你们问剑崖修士的阵术。”许家主沉声道。

        

“哈哈哈哈!”问剑崖男修再次大笑起来,“你们也不好好想想,若是无人相助,我问剑崖与你们虎陵山拼个你死我活能有什么好处?”

        

“不要跟他废话了。”一道声音从后方的黑暗中传来,“速战速决。”

        

“是,大人。”

        

黄、许两家修士登时大骇,原本一路逃入此地,就消耗不小,与问剑崖修士交锋本就处于劣势。

        

哪成想还有这样的埋伏?

        

两位家主权衡一番利弊,狠狠一咬牙道:“我们走!”

        

“走得了么?”问剑崖修士冷笑一声,便见逃离的众人没过多久,便撞在了一片无形的障壁上。

        

“是结界!”黄家主心在滴血,“我虎陵山与诸位并没有生死大仇,为何要如此赶尽杀绝?”

        

“赶尽杀绝?”那名中年男修冷笑道,“要怪就怪你们命不好。”

        

“既然死到临头了,也不怕告诉你们,等你们被这座九圣真魔阵吸干,执令使大人便能够破开大殿最深处的结界禁制了。”

        

“九圣?九圣宗?”一众虎陵山修士相顾骇然,“邪道修士?你们居然跟邪道修士勾结!”

        

“哼!”忽然听到问剑崖后头传来一阵冷哼声,“不要耽误时间?”

        

曲明露忽然感到,这道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到底是谁?

        

与此同时,中年男修当即道:“杀了他们!”

        

问剑崖修士立即掩杀上来,黄、许二家家主此时当真有些慌了手脚。

        

谁能想到,这些问剑崖修士,竟然跟邪道修士勾结?

        

原本两家就算有什么矛盾,至少做人留一线,但现在,瞬间成了不死不休!

        

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自己等人将与邪道修士勾结的消息带出去!

        

曲明露此时的脸色也白了白,她此刻总算知道为什么方师弟不让自己来了。

        

可……方师弟难道是会未卜先知么?他怎么知道?

        

她此刻已经无从多想了,她不得不相信。

        

遇水而遁,遇水而遁!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相信方勉临走时所说的话。

        

她一边退至后边,一边不动声色地向黄、许两家家主道:“两位家主,我有办法将这片结界打开一会,到时候往下方深渊水底逃。”

        

经历了上回那次凶险以后,秦长老可是给这位爱徒赐下了不少保命的宝贝。

        

再加上这片结界才刚刚启动,短暂地破开这片结界,还是做得到的。

        

两位家主咬了咬牙,事已至此,也实在顾不上什么宝贝不宝贝了。

        

几人相视一眼:“保护好曲小姐。”

        

随即向曲明露道:“曲小姐,你尽管施法。”

        

曲明露点了点头,檀口微张,一张玄符从口中飞出。

        

那玄符神异至极,飞至前方无形的障壁之上,一股奇异的能量,便从玄符上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这是秦长老赐下,专用于破各种结界障壁的穿界玄符,这种符炼制极为困难,非得是对禁制、结界有极为高深的造诣才能炼制。

        

更不用说,炼制这种东西,对炼制之人炼器制符的造诣要求更高。

        

炼制用到的材料也只在一些古代遗迹中能够找到,现在灵山中更是早已绝迹!

        

更不用说,这种东西是消耗性的,一枚只能用一次!

        

就连秦长老,也是好不容易才搜罗了那么几枚穿界玄符,曲明露若不是此时遭遇的是邪道修士,完全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她也不会舍得拿出来。

        

前方的结界,竟像是流水一般融化开来。

        

曲明露当即厉喝一声:“走!”

        

当即朝着结界外冲出。

        

与此同时,黄、许两家家主也大喝一声:“诸位跟我撤!”

        

以最快速度朝着穿界玄符方向冲出。

        

那名九圣宗的玄衣青年,脸色立即沉了下来:“穿界符?”

        

他倒是没有想到,一个二流家族,手中居然还会有这种东西。

        

“拦住他们!”

        

“杀!”问剑崖修士此时也杀红了眼,费尽心机的谋划,怎么可能让对方如此轻易就逃走。

        

一个个手中法宝光芒大放,为的便是留住这些虎陵山修士。

        

逃亡的队伍,立即像是一条长龙被从中截断!

        

“黄家主,救我!”被截在后方的修士登时大骇,在这片阵法中,每动用一次灵力,便会被阵法吸走大半,此时众人的灵力已经被吸得差不多了,慢慢地,他们感到自身的精血也在被吸走。

        

完了,全完了!

        

黄、许两家家主心都在滴血。

        

他们回头看了看被留在阵中的修士。

        

此时不走,死路一条!

        

黄、许两家,也只是一些普通人而已,虽然也想回去救人,但此时连自身都难保了,哪里还敢想那么多。

        

只是……下一刻,一道天青色的辉光猛地冲入阵中!

        

恐怖的力量,几乎将阵中所有问剑崖的修士掀翻!

        

灵宝!那是曲明露的灵宝!

        

曲明露此时一口银牙几乎快咬出血来:“快走!”

        

原本她体内的灵力就所剩无几,刚才那一击,更是又消耗了她体内大量的灵力。

        

她此刻也再顾不上其他,立即朝着深渊跳了下去。

        

后边陆陆续续也有修士跟了出来,此时早已魂飞天外,哪里还顾得上这深渊下未知的凶险?

        

只一股脑全都跟了下去。

        

下一刻,穿界符周围,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狠狠席卷而来。

        

整个玄符,立即碎裂!

        

“大人。”一众问剑崖修士看得当真是心惊肉跳,哪里想得到,这些虎陵山修士,竟有如此决断?

        

更像是连逃跑路线都计算好了似的,怎么可能?

        

要知道在这片古代遗迹底下,只有一条路可走,而且现在整个遗迹的阵法全部都被激发了,唯一能够离去的办法,就是亦步亦趋地跟着一个会破阵的人原路返回。

        

在这地方,根本用不了遁术,因为一旦乱走,顷刻间就会被遗迹中的大阵轰杀成渣!

        

所以他们其实根本不担心虎陵山修士逃走,因为这根本不可能。

        

可谁都没有想到,他们竟会往地底深渊逃。

        

要知道平常的时候,这种地方,傻子才会去,谁知道里边藏着什么东西?

        

未知的东西,才是最恐怖的,更不用说,往地底深渊就能逃出去?

        

深渊地底,还能往哪逃?至多在里面等死罢了。

        

在他们看来,这样做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还能等上一阵再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