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H好大好爽H/被几个男人伦歼性奴小说

        

李家要去上香,早早便通知了周菡萏,周菡萏也是觉得这些日子晦气的不行,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徐氏也是个信佛的,婆媳俩自然是一起去。

        

那边周菡萏也没忘了叫上娘家人,周家老太太如今还病者, 李元春这做媳妇的,自然也要去为婆婆祈福,只是秦氏这个大儿媳却没去,也不知是怕了周菡萏这个大姑子还是心里头有别的什么想法,她自宫里回来之后,就病倒了, 连着好几日都未出房门一步了。

        

周菡萏也乐得她不一起跟去, 因着母亲和侄女儿的事情,她如今心里头还十分不待见秦氏呢。

        

蒋山青因为不放心李梅儿,这一日特意请了假,也陪着她们一起去。

        

为此大早上的,李老娘还数落了李梅儿一顿,以为是她撺掇着山青一定要陪着的。

        

“我知道你们小夫妻这会儿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但就算再粘得紧,也不能耽误了爷们儿的差事啊,山青这才刚进翰林院,正是要多表现的时候,为了这么点子小事就请假,这要是让他上峰知晓了,不定以为咱家山青是多不上进的人呢。”

        

李梅儿本就不想让山青哥哥陪着的,只是山青哥哥不听她的,这会儿李老娘都这样说了,她便顺势道:“祖母您说的太对了,我也觉得山青哥哥请假不好,我这就让他赶紧去衙门。”

        

李老娘看她反省态度良好, 便也没再说什么了, 只让蒋山青赶紧去衙门里, 别在这耽搁着了。

        

蒋山青顿时傻眼了,没想到李梅儿还有这招,但他这会儿怎么放心去衙门,便不情不愿的说道:“祖母,这假我都请了……”

        

“回去销了不就行了,这又不是啥难事儿。”李梅儿眨着大眼睛,理所当然地说道。

        

蒋山青暗暗瞪了她一眼,还想说啥,李梅儿已是让蒋山青的书童帮他去后院牵马了。 

        

蒋山青无法,在一老一少的逼视下,十分无奈地骑上了马,往翰林院去了。

        

李梅儿弄走了蒋山青,便扶着李老娘的胳膊,笑盈盈道:“祖母,咱们也去外头等着吧,我估摸着舅妈和元春姐姐她们一会儿就要过来了。”

        

李梅儿和李老娘先出去了马车上等着,蒋氏那边将两个孩子收拾好了, 一会儿再过来。

        

蒋家和周家人都来得挺快,周沐易那边是私下里同李梅儿约好的,会登她们都上山之后, 再悄悄跟来。

        

一行人聚齐之后,统共四辆马车,浩浩荡荡的便往谭拓寺去了。

        

一行人刚到了山脚下,才下了马车,便遇到了相熟之人。

        

李梅儿和李老娘坐的马车走在最前头,李梅儿眼神好,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马车车身上那熟悉的标识,等那行车队上的人下了马车,她便冲着那边挥了挥手。

        

因为这会儿只有这么两队马车到山脚下,所以孙小五一下就看到了冲她拼命挥手的李梅儿,原本有些没精打采的她,瞬间就精神了起来。可她很快又顾虑起什么,转头看向了一盘的谢氏。

        

谢氏知女儿这阵子是在家里憋狠了,看了眼那边戴着帷帽的李梅儿,便笑着点头道:“行了,过去吧。”

        

孙小五立即就高兴地应了一声,提着裙子,小跑着朝李梅儿的方向奔去。

        

孙小五虽高兴,但也没失礼,先给李老娘和蒋氏几人行了礼,这才拉着李梅儿说话。

        

两人隔着帷帽,也能看到彼此脸上的笑容,孙小五性子急,先开口道:“梅姐姐,早知道你也来谭拓寺,我就求娘让我同你一起来了。“

        

“这不是也遇着了吗。”李梅儿也笑,想着上一次跟孙小五见面其实也没隔多久,但这会儿见面,倒像是很长时间没见了一般。

        

“对了,我听我娘说,你前些时日进了宫了?”孙小五似是存了许多话要同李梅儿说,便先问了自己最想知道的。

        

李梅儿点点头,“这事儿说来话长,一会儿到了寺里,我跟你慢慢说。”

        

两人正说着话,那边谢氏也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李梅儿打眼看过去,便被一道人影吸引了目光。

        

那人带着十分厚重的帷帽,几乎把整个人都遮住了,但观身形,还是能看出是一个年轻女子。

        

李梅儿正打量着呢,就听身旁的孙小五低声说道:“那是陆知微。”

        

李梅儿面露惊诧,也是低声问道:“她的毒解了吗?”

        

孙小五轻轻摇了摇头,声音顿时越发低了,“那毒诡异的很,想完全解了基本不可能,不过如今毒素已经控制住了,不过她那脸到底是怎样,我们都不知道,自从中了毒之后,她就没出过房门,今日会出来,也是因为谭拓寺的菩萨灵验,想着求求菩萨能让脸好一点。”

        

眼看着谢氏几人已快走到近前,她也不敢再问什么,而是上前端正地给谢氏行礼。

        

谢氏一直都是很喜欢李梅儿的,连忙伸手将她扶起,笑道:“不必多礼,说来咱们俩家也是有缘分,这般也能遇见。”

        

说着便有看向李老娘,招呼道:“老寿星,这才几日不见啊,您看着又年轻了些。”

        

李老娘也是笑呵呵地寒暄,“哪儿啊,我都这把年纪了,说啥年轻不年轻的,倒是夫人你看着越发年轻了,你要是不说,谁知道你是两个孩子的娘啊。”

        

两人又是你来我往地吹捧了几句。

        

孙小五最不耐烦听大人们寒暄的,便拉着李梅儿的手说道:“娘,我和梅梅儿走得快,就先上去啦。”

        

谢氏知道女儿今日难得松快一日,便也没拘着,点头道:“带上几个丫鬟,脚下小心些,这会儿山上青苔多,小心滑倒了,还有,记得不要往悬壁上去……”

        

“知道了。”孙小五有些不耐烦地地回了一句,不等谢氏把话嘱咐完,便拉着李梅儿小跑着走了,李梅儿连行个礼都来不及。

        

谢氏无奈看着两个小少女转眼间就跑出了老远,忽的又想到了什么,迟疑了一下,看向身旁那个一直沉默不语的人,问道:“知微,你要不要同她们一起?”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