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侠被蹂躏的欲死欲仙/bl跪趴蹂躏高H

        

人死了,就真的是什么都没了啊。

        

东野广泽心里感慨。

        

一周前,他刚穿越过来,在这里面对着这具尸体,还有调侃的心情。

        

但随着对这个世界东野广泽的了解,尤其是昨天看着视频内他死前拼命挣扎的模样,那满满的不甘洋溢出了屏幕,如今再次回到这里面对着只剩下白骨的尸体,他的心情有了极大的不同。

        

一股隐约的沉痛和惋惜充斥心头。

        

神原美夏和这个世界的东野广泽,都不是这个年纪就应该死去的人。

        

他们本应还有大把的时间,更幸福美好的生活。

        

但一切随着神原美夏的死亡改变了。

        

一觉醒来,最爱的人突然离自己而去,那是什么感觉?

        

那一定很绝望吧。

        

如果没有小千和,东野广泽隐约有预感,这个世界的东野广泽恐怕很难再振作起来,只会在慢慢的沉沦中颓废死去。 

        

然而,他再振作起来,一切将要步入正轨,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要被人沉海杀害。

        

满满的不甘,只能化作两个遗愿。

        

“小千和她很好,我会好好的照顾她。凶手也即将落网,你的复仇很快就会完成。”

        

“所以,你就安心吧。”

        

东野广泽默默想着,摇了摇头。

        

所以说,还是得自己强大,不能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来掌控。

        

如果没办法,那也就罢了。

        

但如今他有愿望机,他一定要把命运牢牢握在自己的手里!

        

……

        

东野广泽拿出一只缩成一团的塑料网袋,打开把尸骨装进袋子内。

        

在海里移动了几公里,找到一处碎石比较多的海底,东野广泽重新把骨头埋下去。

        

东野广泽不准备把尸骨带回陆地埋上。

        

人都死了,埋在哪里都一样。

        

埋在陆地上,要是被人发现,那就是自找麻烦。

        

做完这一切,东野广泽悄悄回到陆地,换掉衣服返回。

        

回到家里,时间已是下午。

        

东野广泽查看了一下平户悠也三人的状态。

        

平户悠也在他的房间内玩着游戏,竹内拓真在创作新的涩图,伊吹万里在补习班。

        

东野广泽把明显要做的事情在心里默默的过了一遍,把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

        

确认无误后,东野广泽继续肝画稿。

        

龙珠第五、六话昨晚已完成,全职猎人第五话、六话也在昨天半夜肝了出来。

        

今天灌篮高手和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各画两话,未来一周的工作就差不多算是完成了,他已能开始提前存稿。

        

一旦有了存稿,未来的时间就会舒服很多。

        

晚上差不多到了时间,东野广泽就接了小千和回家,给她做吃的。

        

东野广泽买了一点烹调用具回来,至少是可以做点粥和饭吃了。

        

这两天,小千和在家里已是开始喝粥,奶粉不怎么喝了,只是在睡觉前会喝一小瓶。

        

明天就是复仇之日,东野广泽晚上不时抽空确认目标三人的状态,确保明天不会出现意外。

        

到了晚上12点多,金田一第五、六话也是完稿。

        

东野广泽难得没有熬夜,收拾好东西,再确认了一次目标状况,就躺下睡觉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天蒙蒙亮,不等闹钟响起,东野广泽就精神抖擞的睁开了眼睛。

        

昨晚东野广泽特意哄着小千和早睡了大半个小时,今天早上,小千和也比平时早醒了很多。

        

七点半,东野广泽就把小千和送到了花儿幼稚园。

        

然后,东野广泽带着大包的道具,坐出租车前往文京区山吹高校。

        

……

        

山吹高校。

        

作为高偏差值的升学高校,还没到8点,大部分学生已是回到了教室,开始学习。

        

不过山吹高校很大,此时还是有大量学生陆续到校。

        

“那是什么?”

        

忽然有学生抬头望向天空。

        

“无人机?”

        

只见天空中,有两架发出嗡嗡闷响的无人机,在朝学校飞过来。

        

一众学生诧异之时,只见无人机脚下,一个盒子咔嚓打开,一张张纸张就从天空飘洒而落。

        

“用无人机投广告传单?”

        

“咦,不是广告传单!”

        

“哇!好刺激!但这真的不会被抓吗?竟是来学校投递淫秽涩图!”

        

“不不,快看,这主角的模样,不是我们隔壁班的竹内拓真吗?”

        

“不止如此,这里有写『竹内拓真私人大作』!”

        

“这是竹内拓真画的?”

        

“有可能是,校内刊物就曾登过好几次他的画,我看着就像!”

        

“哇!快看我这张,这上边画的,是竹内拓真的姐姐!”

        

“我这张是和他妈妈的!”

        

“真贴心啊,还附上了真正的照片模样给我们对比!”

        

“竹内他是得罪了什么人吧?”

        

“这不重要,你们说这会不会是真的,竹内拓真只是画了事实?”

        

“要是真的,那可就太火爆了!”

        

“快看,这张图里的,不是校花的淳子吗?”

        

“还有这张,看着像千叶老师!”

        

……

        

两架无人机,把两三百张的图片从学校门口,一路洒向了还有大量学生在晨练的运动场。

        

开始时不少学生还以为是广告传单,但一眼看过去,马上就被吸引了目光。

        

很快有人认出了竹内拓真,以及涩图上一些东野广泽不知道的人,并且得于东野广泽的贴心提示,消息顿时在山吹高校疯狂传播。

        

二年B班。

        

竹内拓真在埋头做着习题。

        

但他忽然发现,教室外陆续来了很多人,在探头探脑,还把教室里的一些同学喊了出去,在外边窃窃私语。

        

发生了什么事?

        

竹内拓真有点奇怪。

        

不过事情和他无关,他也懒得多加理会。

        

但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同寻常。

        

周围的同学一个个的被喊了出去,等他抬起头来,发现他们在窃窃私语的同时,都是在看着他,当中不少人手里还拿着一张或者数张的纸张。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教室里空荡荡,而教室外却是围满了人。

        

这诡异的场景,让竹内拓真有点慌,他不由朝着众人问道。

        

没人开声,但此时,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拿着一张纸,怒气冲冲的走到了他面前。

        

“竹内,这是不是你画的?”

        

砰!

        

男生一巴掌,把一张图片重重的拍在了竹内拓真的桌子上。

        

竹内拓真望着图片,脑里刹那间一片空白。

        

图片上正是他惩罚校花淳子的涩图。

        

并且,是他不戴V字面具的原稿。

        

这怎么可能?这图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竹内拓真脑里一片空白,但他还是不忘辩解:“近田君,不是我,和我无关,我没有画过……”

        

“不是你?竹内,你当大家傻子吗?你的画法学校里谁没见过!敢画还不敢承认?”近田怒吼。

        

“啊,那网站真的能上!”

        

“是真的,只不过上边图片多了个V字面具!”

        

“好恶心的剧情,竹内原来是这么想淳子的吗?”

        

而这时,有学生偷偷带了智能手机的,用手机登录了图片背面的网址。

        

那是竹内拓真连载的涩图网站主页。

        

竹内拓真听着,更是脸色一白。

        

他手忙脚乱的拿出自己的手机,想登录账号,把上边发布的图全都删掉。

        

这样没留下证据,他或者还有救。

        

“由于登录密码连续错误,此账号已被冻结一个小时!”

        

但按下登陆按键,显示的一行红色文字,却是让竹内拓真心里再一寒。

        

“竹内,跟我来校长办公室!”

        

竹内拓真还不及做什么,班主任一脸严寒的走了教室,对他大喝。

        

竹内拓真六神无主的走出教室,周围的同学见了他,飞快的让出一条路来,生怕走慢了被传染。

        

“没想到竹内他是这样的变态!”

        

“太恶心了,亏我以前还找他画个素描头像。”

        

……

        

各种言论传进竹内拓真耳里,他很想辩解,但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给我站着,我已打电话叫了你父母过来,你好好想一想,这事情你要怎么交代!”

        

大半个小时后。

        

校长办公室内。

        

“福原校长,这一定是别人陷害!我们家竹内那么乖巧,在学校他从没违反过校规,连上学都没迟到过,他怎么可能会画这样的东西呢?”

        

竹内拓真的母亲,看着那一堆涩图图片,心里惊怒不已。

        

对自己儿子的画技,可以说没人比她更熟悉了,因为那就是她教的,她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些都是竹内拓真画的。

        

连自己都被画了进去,她真是想狠狠的把这家伙的腿都打断。

        

但她知道,这事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不然竹内拓真就完了。

        

“哦,竹内母亲,那你说要怎么办?除非能找到陷害他的人,不然学生是不会相信的。”

        

福原校长不紧不慢的说。

        

出了这样的事,他也是恼火得很。

        

但就如竹内母亲不想儿子出事,他作为校长,也不想山吹高校出现这样的丑闻。

        

如果竹内拓真能撇清关系,那是最好不过。

        

但福原当了那么久的校长,知道这事他不能参与,不然被人查出了把柄,可就不是学校出现丑闻那么简单。

        

竹内母亲一听有戏,福原校长的意思是要她找一个背锅的替死鬼。

        

只要能找到这样的人,报警把人抓了,事情就能以大化小。

        

“报警!我们报警,马上把人找出来,还拓真一个清白!我知道一个人和我们家有仇隙,肯定是他做的!”

        

竹内母亲心念飞闪,想好了怎么操作。

        

先报警,在学校里传出竹内拓真是被陷害的风声,然后她马上去找人背锅。

        

这不是什么大事,被抓了甚至可能不用坐牢,只要给一大笔的钱,愿意背锅的人不难找到。

        

“可以。”

        

福原校长不反对这个操作。

        

竹内母亲马上拿出手机,准备报警。

        

但就在此时,一群真枪实弹的制服警察,猛的从外边冲了进校长办公室。

        

“竹内拓真!现在以杀人未遂嫌疑犯罪名,将你逮捕!”

        

为首的一个刑警,望了眼眼里本已是露出一丝得救神色的竹内拓真,冷冷说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