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刺激h闺蜜激情&秘书奶好大好快紧叫

       

9月已经接近尾声。

        

周一的清晨,面对从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派来的调查人员,刘伟诚时刻挂在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

        

将各种证件交给对方之后,亲自带领调查人员辗转后厨多处。

        

学校的早饭时间已过,食堂内已经空无一人。

        

没有事先通知,更没有任何的征兆,从事餐饮行业最怕的便是和这类人打交道。

        

食堂的员工们很是配合。

        

其中一名男性调查员在经过刘伟诚的时候多看了两眼,随即便开始了例行检查。

        

好在没有任何问题出现。

        

大概是早就预想到了这一幕的发生,食堂内的清洁问题一直都是以百分百的心思去打理,各项指标全数合格。

        

随着调查人员的离场,后厨待着的郑强也走了出来。

        

与刚刚看了刘伟诚几眼的男性调查员挥了挥手,一副老相识的模样。

        

这一幕被刘伟诚收入眼中,等对方离开之后,这才凑到了郑强的身边开口询问。

        

“刚刚那个人你认识?”

        

“……”

        

听到刘伟诚的询问,郑强明显有着愣神的举动。

        

随即满脸的惊讶。

        

“你不认识吗?他是咱们的初中同学啊。”

        

“又是初中同学?”

        

脱口而出了一句。

        

记忆中关于初中的印象越来越模糊,当初张翠兰中暑入院,面对好心送来医院的郑强,那时候的刘伟诚就没认出对方。

        

原本以为遇到郑强这个初中同学就已经足够凑巧了,谁曾想部门里也有熟人。

        

只是任刘伟诚想破脑袋,也没想到刚刚那个男人是谁。

        

见刘伟诚一脸的疑惑,郑强开口提醒道。

        

“以前咱们班家里挺有钱那个,学习比你差点,个头一米五出头的那个小矮子。”

        

“一米五……”

        

随着郑强的提醒,刘伟诚的脑海中逐渐有了印象。

        

只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将那个矮小身影和刚刚离开的男人重叠在一起。

        

初中生一米五几确实算不上高,或许是以前时代的营养跟不上的原因,超过一米八已经算是难得的大个了。

        

不像后世,才初中,那些孩子各个跟打了激素一样。

        

谁知道这十年不到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让曾经班里最矮的男生个头长到和自己差不多。

        

“他是……黄程远?”

        

“就是他,以前在饭店干的时候遇到过几次,一开始我也没认出来是他,要不是他主动打招呼我都没啥印象。”

        

“他吃激素了?我记得以前个头挺矮的。”

        

“谁知道,说是高中才开始发育,可能是晚发育的那种类型吧。”

        

郑强回应着,转而看向身旁的刘伟诚。

        

两人初中后都没有选择继续上学,因此这些事情倒是不太清楚。

        

“后来喝酒的时候他还问过你的事,上学那会你学习总是压他一头,他对你印象特别深。”

        

“是吗……”

        

“话说,怎么监督管理局的人来了?是有人举报吗?”

        

郑强的疑惑声入耳,刘伟诚顿时严肃了起来,虽然能猜到是哪个群体干的,但也不能立马独下判断。

        

学校的食堂干的有声有色,唯一有损失的群体便是校外摆摊的那些商贩。

        

刘伟诚原本不想针对他们,但是如果真是那群商贩干的,他可不会白白的受这个气。

        

思索结束,刘伟诚看向郑强,抿了抿嘴开口问道。

        

“你刚才说跟黄程远喝过酒?你俩还有联系?”

        

“嗯,都是老同学,遇见之后留了电话。”

        

“他电话多少。”

        

“你问这个干什么?”

        

看着掏出手机的刘伟诚,郑强还没反应过来。

        

下一秒便听到刘伟诚说道。

        

“当然是和老同学叙叙旧了。”

        

——————————————

        

傍晚,到了晚自习前的饭点。

        

一中校门口的商贩将道路两侧围的水泄不通,在学校还没开门的这段时间,几名挨的比较近的摊主也在聊天交流。

        

“那个叫刘伟诚的以前不也是摆摊的吗?咱们偷偷这么干是不是不太好?”

        

“喝水还不忘挖井人,他自己挣了钱就把我们往死了逼,他干的事就算好了?”

        

利益往往是导致一切仇恨的源头。

        

如今一中食堂的承包商,显然已经成了校外商贩门的头号大敌。

        

这些时日,借助着在学生间散布谣言,虚构出自家孩子在食堂吃坏了肚子,外加密名举报。

        

虽然是上不了台面的手段,但是每次检查都会给学校的食堂带来极大的损害。

        

突击检查时间不固定,每次检查也就意味着食堂要暂停营业。

        

那样的话,他们的生意也会逐渐好转起来。

        

部分商贩联合密谋了这一场。

        

只要时间一久,食堂自然而然的会干不下去。

        

校门放开,学生们开始走出校门。

        

虽然客流量相比巅峰时期少了太多太多,但是比刚开学的那段时间已经好上不少。

        

炒饭的摊主停止了和旁边人的谈论,收敛起脸上的怒气,一脸笑意的面对着上门的学生。

        

瞧着身穿不合身的一中校服,体态健硕,一脸老气横秋的男人。

        

愣神片刻后,问道吃点什么。

        

炒饭摊主没有太过在意,只当是发育比较提前的学生。

        

早熟男同学点了份炒饭,随即便坐到小桌子前,一份炒饭花不了太久,短短几分钟之后便端到了他的面前。

        

陆陆续续的学生聚在摊位前,没人注意到那个正在吃着炒饭的早熟学生。

        

铁锅翻炒声,学生的喧闹声。

        

校门口的场景如夜市一般,热闹……且人多。

        

“砰!哗啦!”

        

廉价的桌子突然被掀翻,吃到一半的炒饭也随着桌子的掀翻而洒落一地。

        

发育提前的男学生突然一脸的痛苦,哀嚎着倒在了地上。

        

捂着肚子……

        

“炒,炒饭馊了!我吃的肚子疼!”

        

明明十分痛苦,但喊话的声音却异常清晰。

        

穿着有点小的一中校服,郑强在摊位前打着滚。

        

他的这一举动惹得周边的学生们瞩目,连带着周边的商贩也都看向了这边。

        

学生们一时间忘记了购买,纷纷回头瞧着捂着肚子打滚的郑强……

        

红蓝的灯光闪烁,城管大队的车辆堵住了一头的出路。

        

拿着喇叭的队长开始喊话,正在做着生意的商贩见到城管出现也是吓得不清。

        

生意都不做了,立马收拾起摊位就准备离开。

        

刚刚还热闹祥和的校门口,忽然间乱成了一团,右侧的道路被城管堵住,商贩们只能选择朝左侧逃离。

        

骑上各自的摊位,顾不得已经被城管逮到的商贩,争先恐后的离开。

        

一辆面包车横停在了左侧的道路,外加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石墩,完美的将路堵得严严实实。

        

驾驶位的位置,一个男人搭着胳膊在车窗边,夹着烟一脸的平静。

        

瞧着拥挤而来的商贩,听着他们让自己赶紧让道的话音……

        

抬手吸了一口,仰头吐了出来。

        

随即面带微笑的看向商贩,言语中满是歉意。

        

“不好意思啊各位,车子好像抛锚了。”

        

车子后方,另一批交管大队的车辆,行驶了过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