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古月娜被?黄漫&被陌生人强奷np卧铺大巴

    

方晧坐上前往京城的飞机。

        

全程也就两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坐在商务座的方晧,开始研究n-s方程的周期扰动一般定理中,一个更加深层次的定理…这也是他今年关于数学的最后一篇论文。

        

其实回望过去,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发了不少的学术论文,原本只是把数学当做兼职,结果…一不小心发布论文的数量与物理论文差不多了,甚至影响程度远超自己在物理领域。

        

就在这时,

        

方晧身边一位中年男人,只是隔着一条通道的距离,正目不转睛地打量着方晧,眉宇间略显一丝好奇,而这个陌生男人的举动,也引起了方晧的注意。

        

“请问…有什么事吗?”方晧转过头,认真地询问道。

        

“您是方教授吧?”这位中年男人小心翼翼地问道:“就是江大的那个方教授。”

        

“嗯。”

        

“我是方晧。”方晧点点头。

        

听到他承认了自己,这位中年男人有点兴奋,眉开眼笑地说道:“原来真的是您…这太让我意外了,居然能够在这里遇到您,刚才我还在想…会不会自己看错了,可是真的好像。”

        

话音一落,

        

这位中年男人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份打印好的文件,恭恭敬敬地递给方晧,严肃地说道:“方教授请您过目一下,这是我对相对论的一些见解,大言不惭地讲…我可能推翻了相对论和量子力学。”

        

“啊?!”

        

面对这番猝不及防的话,方晧一时间有些失神,这上来就推翻相对论和量子力学,这…这该不会是民科吧?

        

“你是…”方晧拿着这份文件,并没有着急去看里面的内容,好奇地询问道:“就职于哪个研究所的?”

        

“我是一位小学教师,专门给孩子们教科学的。”这位中年男人回答道。

        

“噢…”

        

“原来是位人民教师。”方晧点点头,瞅着封面上打印着‘邵氏物理基本定理’的字样,内心有点彷徨,他很想看看这位老师的高见,但又怕被他给活活气死。

        

最终,

        

在这位中年男人强烈的期待目光下,方晧勉为其难地翻开瞅了几眼,顿时…整个人都快崩溃了,虽然早就猜到里面的物理会很奇葩,可万万没有想到能够奇葩到这种地步。

        

他…他居然把微积分的d给约掉了!

        

“呃…”

        

“这位老师…你也去京城吗?”方晧不想再侮辱自己的智商了,企图用别的话题忽悠过去,随口问道。

        

“对!”

        

“我想把自己的物理基本定理,带入到全国物理年度大会上,让那些自以为是的物理学家们,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物理。”这位中年男人严肃地道。

        

“这样的吗?”

        

方晧犹豫了下,无奈地叹口气,苦涩地道:“对不起啊…我无法理解你的理论,也许是我才疏学浅,不过有一位物理学家肯定能够懂你的这套物理基本定理,他就是楚院士,楚院士…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了!”

        

中男人急忙点点头,随即好奇地询问道:“方教授也是去参加全国物理年度大会吗?”

        

“恩恩…”

        

“陪客!我只是个陪客,主角是楚院士。”方晧说道。

        

“哦…”

        

“那不知道方教授愿不愿意,把我这份材料交给楚院士过目一下?”中年男人问道。

        

“这…”

        

“我觉得你还是亲自给他吧。”方晧抿了抿嘴,认真地说道:“明天上午八点半开始,中午十一点半结束,下午两点开始,下午五点结束,两个时间段…你自己在学校大门口张望一下吧。”

        

中年男人点点头,连声向方晧感谢一通,紧接着…他把那份《邵氏物理基本定理》给拿了过去,自顾自给方晧讲起里面的理论。

        

“方教授!”

        

“恕我直言…你学的那些理论,那都是西方的伪科学,都是不正确的!都是在崇洋媚外!”这位激进的民科斗士,给方晧扣了顶帽子,严肃地说道:“我这个虽然叫邵氏物理基本定理,但同时也有个响亮的名字…华国基本定理。”

        

“是是是…”

        

方晧有点尴尬,上来就对着自己的脑门一记道德大棒,直接被挥懵逼了。

        

哎…

        

我真是…算了,做人要优雅。

        

        

        

下了飞机,

        

方晧直接头也不回地跑了,叫辆滴滴后…直奔小傲娇给自己安排的酒店。

        

在前往酒店的路上,方晧算是体会到京城司机的侃大山能力,总感觉京城的司机,不是刚刚从某机构下班,就是前往机构上班的路上,一会儿这个人要下去了,一会儿那个人要上来了,反正…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师傅?”

        

“京城的周家…您懂不懂?”方晧好奇地问道。

        

“你说周家…这怎么可能不知道,周老有三个孩子,其中两个男孩是大领导,另一个女孩是企业家。”这位司机师傅说道:“现在的周家很厉害,在京城里属于顶尖的存在,关键周老现在很健朗,起码还能护周家十年的安定。”

        

“噢…”

        

“周老好相处吗?”方晧随口问道。

        

“听说还可以,比较护短。”司机师傅回答道:“说起来很奇怪,一般都是比较疼孙子的,但是周老却很疼爱自己的外孙女,不过…那个外孙女也是争气,好像已经是一位非常厉害的数学家了。”

        

“嗯…”

        

方晧侧转过脑袋,透过车窗玻璃看着外面的风景,眉宇间略显一丝惆怅。

        

不知不觉,

        

便到了那家酒店,在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还出现点小意外,服务台的小姐姐以为自己看错了,因为在入住信息中,竟然标注着入住最顶级的套房,在反复确认下来…终于审核完毕。

        

“哎呦…”

        

“好累啊!”

        

方晧躺在床上,默默地拿出手机给某人发了条报平安的信息,片许…小傲娇就发来了回复,内容很简单,让他早点休息。

        

在随后的时间里,方晧随便吃了点晚餐,查看了下明天的会议内容和自己准备的文件,紧接着美滋滋地泡了个澡,直接就上床睡觉了,迎接第二天的到来。

        

翌日的清晨,

        

方晧早早地前往会场,结果在老远处瞅见了那位斗士,四处张望着好像在找什么人,见此情景…方晧从口袋里拿出口罩,然后默默去过去了。

        

安保人员检查了下方晧的身份,很快就把他给放了进去。

        

会场在清大校园里的某个展厅里,对于这座学术氛围浓重的大学,方晧并没有什么好感,虽然这是一所顶级高校,拥有百年的历史,可因为一些摩擦的问题,导致从内心深处,不怎么喜欢这所大学。

        

方晧正慢慢悠悠地走在前往会场的路上,脸上的口罩早就被他给摘掉了,也许是太帅…偶遇不少清大的女学生,面对这位清秀阳光的年轻人,不免会多看几眼。

        

突然,

        

不知道是谁喊了声…这不是方教授吗?

        

很快啊!

        

周边不少学生们纷纷朝着方晧涌去,一会儿就围成了团,其中大部分都是女生。

        

摆脱了这些热情的女生们,方晧难免有点心生忌惮,不幸中的万幸…家里的小傲娇没有跟过来,否则见到这个场面,说不定就要吃醋了,毕竟她的醋劲那么大,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把醋坛子给打翻。

        

“呃?”

        

“前面什么情况?”

        

方晧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了,突然就看到某栋大楼前站着很多男生,好奇的他就凑了上去。

        

“这位同学?”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方晧疑惑地冲边上一位男生问道。

        

面对方晧的询问,这位男生没有看他,而是心不在焉地回答道:“一道数学题…数学院的王院长颁布的题目,说什么…如果有人能够在一天里面解决这个问题,就可以保送研究生。”

        

用一道数学题来保送研究生?

        

不应该是一副耳机吗?

        

由于人太多,方晧没能看到是什么样的题目,不过这也让他更加好奇了,随后他发现在边上坐着不少学生,每个人都拿着纸和笔,不知道在计算着什么,如果没有猜错…应该在计算用来保送研究生的数学题吧。

        

“同学…”

        

“能不能让我看看题目?”方晧问道。

        

“喏…你自己拍照,别来打扰我。”这位学生连头都不抬,在那里埋头苦算。

        

方晧拿出手机拍了下稿纸上的题目,然后孤零零地走到一边,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手写题目,顿时就懂了…有一说一这道题目的确难到令人发指。

        

当然,

        

相对于在场这些学生们来言是这样的。

        

“我解出来了!”

        

突然,

        

某位学生大声喝道,顿时吸引在场无数的人,包括凑热的方晧。

        

随后那位学生走到两块白板前,拿起一支记号笔,开始在上面写下此题的证明过程,速度很快…一边对照着自己的手稿,一边飞快留下各种算符和算式。

        

“嗯…这样倒是满足了极小并具有极小值的统计结果。”在方晧边上的一位学生,瞅着白板上的那些证明过程,忍不住点头道:“有点厉害啊!应该不是我们这个水平的。”

        

“唉?”

        

“他不是博士研究生吗?”另一位学生皱着眉头,没好气地说道:“这也太损了吧?都已经在念博士了,还来抢保送的名额。”

        

“那能怎么办…”

        

“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啊,而且院长又不是只规定了本科生才能解,所有人都可以解的。”那位站在方晧边上的学生说道。

        

与此同时,

        

方晧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位勇敢的学生,在其白板上留下的证明过程,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许久,

        

这位勇敢的学生写完了他全部的证明过程,转过身子…略显骄傲地说道:“解决!”

        

刹那间,

        

在场一片哗然,诸多学生们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

        

就在这时,

        

方晧实在忍不住开口道:“第二块白板的第三行到第五行,究竟是什么意思?”

        

第二块白板的第三行到第五行?

        

听闻方晧的这番话,众人纷纷朝着第二块白板看去,从第三行到第五行…是个偏微分方程组,从整个证明的过程来断定…应该是用来满足某个函数的。

        

那位勇敢的学生愣了下,他没有想到有人竟然会对自己的证明过程提出质疑,不过学术就要用来质疑的,他并没有因此生气,而是耐心地解释起来。

        

“从这一步到这一步…我的用意是提出组合函数必要条件,结合前面提出的新理论,利用混合条件来恢复最终值的思路。”那位学生认真地回答道。

        

方晧点点头,眉宇间闪过一抹肯定的神色,继续问道:“如果是用这样的方案…那么从最后五行开始,不应是平均值吗?怎么却变成了最终值?”

        

“呃?”

        

那位学生直接傻眼了,急忙看向第二块白板的倒数第五行的内容,一时间…眼神中充斥着迷茫,以及措手不及的表情,甚至有点难以置信。

        

“糟了!”

        

“糟了!糟了!糟了!”

        

“我…我好像搞错了…不是这样解的。”那位学生站在白板前,嘴里不断嘀咕着‘遭了’‘我搞错了’的字语。

        

顷刻间,

        

场面再次哗然,原本以为解决了,没想到被别人一眼就看出问题。

        

他谁啊?

        

怎么这么厉害?

        

“你应该改进一下基准值组合方法,把重点放在组合函数上面。”方晧随口说道:“否则任意结构的极小性,是无法被最终值给接受的。”

        

把重点放在组合函数上面?

        

那位学生的嘴里不断重复着方晧给出的建议,渐渐地…紧锁的眉头缓慢地舒展了,满脸兴奋地大喊道:“我悟了!我特么的悟了!”

        

即便是清大的学生,在如此情绪下也难免会爆出粗鄙之语。

        

那位学生猛地转过身子,在人群中寻找着给予自己灵感的大神,他敢肯定…这人拥有超高的数学天赋与能力,否则做不到在片刻间…找出自己证明过程中的问题。

        

很快,

        

他在人群中发现了位大帅哥,清秀阳光的同时,又不乏一丝坏坏的气质。

        

好眼熟…好像哪里见到过。

        

等等…

        

这么帅气…又这么有天赋。

        

没错!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