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跳D不能掉出来上学作文/好爽好硬你想夹死我

      

他坐下之后,将自己的脑袋垂下来、撑在自己手上,才终于是松了口气。

        

瞭望苦笑着低声解释着:“年纪大了,灵亲症的负面效应就都来了。

        

“现在站久了就会有点头晕,跑步什么的也都已经不行了。我脖子这么长,等身体不行了,心脏和脑子总得有一个先出问题。”

        

“您看着倒是不显老。”

        

罗素很会说话:“说话声音也很年轻,像是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一样。”

        

“这大概也是重症的灵亲症唯一的好处了,其实我都已经快六十了。”

        

瞭望呵呵的笑着:“人类断定衰老的方式,还是主要以看皮肤和发色为主。能观察动物皮毛的色泽来判断年龄的人,显然是极少的。”

        

他顿了顿,有些怀念的感叹着:“你的妈妈,应该是爱丽丝吧。”

        

……嗯?

        

罗素怔了一下。

        

你也认识我妈?

        

读懂了罗素的疑惑,瞭望笑了笑:“我们这一辈的,不少都认识她。

        

“你抵达幸福岛的第一天,成为了英雄而被小琉璃采访的时候,就已经有不少人认出了你。

        

“那些英雄中的败类,没有去找你的麻烦,也是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被警告了一次。”

        

“……找麻烦?”

        

罗素微微眯起眼睛:“您能详细说说吗。”

        

“你这個眼神就更像了。杀意凛然,优雅又不暴戾。”

        

瞭望感叹着:“说起来,我儿子以前还追求过你妈妈的。但是那小子太不中用了。他比你妈妈年纪小一些,把她当学姐看。脑子不够用,胆子还小、又抹不开面子……还没上赛道就给自己发了死刑宣告。”

        

“我说的是,那些英雄打算怎么找我麻烦。”

        

罗素提醒道。

        

他终于意识到,瞭望确实是老了。

        

聊着聊着就不自觉的跑偏,开始怀念过去……这的确是老人特有的特征。

        

“那种事就不用在意了。既然你头一个月没有遇到什么麻烦,那就说明都给你按下去了。”

        

瞭望打着哈哈,想要掩饰自己之前的失言。

        

但他被罗素凝视了一会,还是无奈的笑了笑:“这么说吧,你应该没有进英雄俱乐部吧。”

        

“那是什么?”

        

“英雄们自发组建的一个小团体。”

        

瞭望嗤笑了一声:“简单来说,就是偶像抢C位用的那种小团体。能说得上话的老牌英雄,来给大家分配出风头的顺序,压制一下人气太高的英雄。如果谁最近上新闻多了,人气太高了就压一压,换一个人上……防止大家只崇拜一个英雄。将对‘英雄’的崇拜,偏斜到对某个人的崇拜。同时还有互相带动人气的设计。

        

“看你上新闻的频率这么高,我就猜到你多半是没进英雄俱乐部。不然他们早就让你不要出动了,或者让你拉着其他的英雄一起上镜头,表演一下对新人的吹捧和对老人的尊重。”

        

“……听着就让人恶心。”

        

罗素毫不留情的评价道:“庸人的设计。”

        

他想到了什么,发问道:“那……皇帝先生也在里面吗?”

        

“他算是创始人之一了,不过最近倒是不怎么管事了。也开始将一些出风头的机会让给年轻人了。”

        

瞭望摇了摇头:“虽然英雄俱乐部存在挺久了,但其实还是最近这些年轻的新英雄闹出来的事比较多。老牌英雄虽然很是顽固,而且倚老卖老、可至少立场上没什么问题。”

        

“您这么说,也就是说新英雄的立场有问题咯?”

        

“是的。”

        

瞭望沉声道:“我怀疑这件事可能与某位英雄有关。

        

“神智重工驻幸福岛分公司的董事所扶持的英雄,代号为‘天送’。今年刚三十岁的年轻英雄。”

        

“您也觉得,是神智重工做的吗?”

        

“不完全是。”

        

老长颈鹿谨慎的答道:“我不太清楚他们的动机。只是就这个爆破现场来说,我比较怀疑他。

        

“天送也是一位灵能者。而且是自发觉醒的灵能者……因为觉醒之初就被神智重工的董事立为英雄,所以没有被咱们集团要走。

        

“他的灵能是能够挪移爆炸的位置、控制爆炸的规模——他第一次觉醒灵能的时候,就是将下城区的那些犯罪分子们布置的一次爆炸,挪移到了外部、间接救下了上百人,以此功绩成为了‘英雄’。”

        

“说起来……”

        

听到这里,罗素突然开口打断了瞭望的话:“您知道,冰水小姐来这里的路上出事了吗?”

        

“被机师操控的大卡车撞了是吧。”

        

瞭望眉头紧皱,低头推了推眼镜:“我也是这里不太清楚。

        

“无论怎么说,这事都有点太粗糙了。要查的话,早晚能查出来动手的人。可白雪小姐出事的时候,布置又非常的巧妙……以至于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要跳楼自杀、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人动了手。”

        

“那您知道,这件事与白雪小姐调查的事件有关吗?”

        

“多半有关。”

        

瞭望的态度很是保守:“但也不能完全肯定,也有可能是巧了。还有可能就是有人想通过这种方式嫁祸、转移目光。

        

“我把你叫过来,是因为我有一个推测……”

        

“您说。”

        

“我在想……会不会他们的目的。或者说目的之一,就是要让冰水小姐来处理这件事。

        

“因为白雪小姐调查那件事其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她跳楼的时候,却正好是冰水小姐直播下城区后不久。

        

“原本冰水小姐还不一定能成为首席,但从那次直播开始就能够百分之百的确定了……这也是一个关键的时间点。”

        

“必须是冰水小姐?”

        

罗素眉头紧皱。

        

瞭望的这个角度,倒是他之前从没想过的:“冰水她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什么。

        

并且他也知道,为什么瞭望怀疑“天送”先生了。

        

“……因为皇帝?”

        

如果说,冰水小姐最大的特殊之处……那就是,她的出身。

        

她是老牌英雄“皇帝”的独生女。

        

那只帝企鹅行事稳重而理性,在整个幸福岛上都有着极高的声望。就连人类董事也要和他平等对话。

        

如果说对冰水出手,实际上是为了通过冰水来影响皇帝,那的确说得过去。

        

可那样的话,翠雀那边查到的关于“尘隙”的事,又说不过去了……

        

总感觉事情越扯越大,原本清晰的事情又变得模糊了。

        

现在各方势力都逐渐卷入了进来、已经开始有点看不清事情的全貌了。

        

“能借用一下卫生间吗?”

        

罗素下定决心,开口问道。

        

瞭望推了推眼镜,宽和的答道:“出门左转……您随便使用,多久也没关系。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这种人精……或者说,长颈鹿精,立刻就猜到罗素是要避开他去做点什么。

        

但反正该说的已经说完了,他还可以给罗素打个掩护。这多少也算是个小人情了。

        

罗素借用卫生间,倒不是打算给翠雀打电话问什么事……而是打算通过鹿首像的“开门之力”,抽空直接回一趟下城区。

        

这件事要让绞杀……不、绞杀不行。他没有脑子。

        

——得让麦芽酒来帮个忙才行。

        

至于绞杀……

        

就让他去接一下劣者吧。

        

这次,就说不定要用上劣者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