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她拿出两根双头假具H文/放荡人妇人妻出轨系列

      

自从被幼小衔接退学后,洪小雨便投入了紧锣密鼓的学习中。

        

只是教她的老师有些多。

        

这些老师有的长衫折扇,有的长袍马褂,有的身穿中山装头发搭理的十分整齐。

        

还有一些衣决飘飘因为某种执念,一直滞留地府没有投胎转世的老鬼

        

可以说,地府中所有最有文化的鬼都被叫来了。

        

他们在地府久了,根本没想到自己还有返回阳间的机会。

        

虽然已经失去了最深的执念,但专业知识却是一点都没忘。

        

当靳青答应他们,在不忙的时候,可以出去转转时。

        

那些老鬼一个个双眼发亮,他们对这个世界上的东西,都非常好奇。

        

倒是一些近代的阿飘对此并不感冒。

        

七情六欲消了,对于以往经历的人和事也都忘得干干净净。

        

但是心中的信念却始终不忘。

        

他们对外面世界的兴趣,完全比不上教育洪小雨。

        

虽然想不出教育好了洪小雨后,要让洪小雨做什么。

        

但是能有个机会,将自己这一身的本领教出去也总是好的。

        

尤其是洪小雨不但过目不忘,就连晚上睡觉也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学习。

        

倒是不用发愁时间不够分配。

        

于是,洪小雨学的东西五花八门。

        

别人上的语文课学的是拼音生字。

        

洪小雨的语文老师,则是一个戴着圆圆眼镜的老先生,摇头晃脑的给洪小雨上着第一堂课:“又说人,必于心见之;说心,必于人见之。人与心,心与人,总若离开不得。”

        

看着两人的脑袋,摇的像是流星锤一样,靳青嘴里啃着肘子,对707问道:“不会出颈椎病吧!”

        

707温声安慰靳青:“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那么多年,也没见有谁将脑袋摇掉了。”

        

靳青叹了口气:“怎么能不担心,要真死了老子就省心了,可真要生病,老子是要花钱的。”

        

所以说,她最讨厌小孩子了。

        

707:“”你快做个人吧!

        

外语课上,一个身穿西服,头上梳着金钱鼠尾的老先生斜倚在沙发上:“第一节课,我们先来欣赏一首美好的英文诗。

        

至于我们为什么要学英文诗呢那是因为要你们学好英文后,把我们做人的道理,温柔敦厚的诗教,去晓喻那些四夷之邦。”

        

靳青歪头看向707:“你听懂了么?”

        

707:“你猜?”

        

靳青吃了颗爆米花:“老子听懂了。”

        

707:“”我要是信你,那我就是个棒槌。

        

劳动课上,一个身穿中山装的干瘦老人:“今天这节课,我们先来学习一些简单的物理知识,物理是世界上最有趣的学科”

        

707:“宿主,劳动课和物理有什么关系。”

        

靳青将嘴里的瓜子皮吐掉:“不知道,老子原本找的是一个生前专做家务的保姆阿姨,谁知道那人一看其他的阿飘,直接转身跑了!”

        

没办法,只能随便拉一个过来凑数。

        

不过听说这人的算盘打得相当不错。

        

只是不知有什么牵挂,才一直留在地府。

        

体育课上,一名身姿挺拔的军人对洪小雨郑重说道:“无论做什么,都要先保证自己拥有强健的体魄,现在先跑五百米。”

        

707:“不会跑断腿么!”才五岁的娃娃。

        

靳青则是一脸阴郁:“太费鞋了!”

        

午休时,洪小雨已经有些困了,一名笑吟吟的白发老人拿着数学书直接入了洪小雨的梦境:“只有善于利用零星时间的人,才会做出更大的成绩来。”

        

所以,这比白日多三倍的午休时间,就归他了

        

下午的课程要比上午轻松些,只是有些诡异。

        

科学课上,一个身穿白大褂的老者抓着一只青蛙,笑眯眯的看着洪小雨:“既然你已经大概了解了人体的器官,那我们今天就来学习下,人类器官和动物器官的区别。”

        

707:“宿主,洪小雨不会产生心理阴影吧。”

        

靳青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随后对老者吼道:“这节课缓一缓,等老子去买几只牛蛙回来。”青蛙肉少!

        

707:“”你也是狗到家了。

        

道德与法治课上,一个发型一丝不苟的男人异常激动的对洪小雨吼道:“跟我一起读,我们要用生命捍卫我们的国家,声音不够大,再来一次”

        

看着声嘶力竭的洪小雨,707:“宿主,这么教下去,洪小雨不会出问题吧!”

        

正蹲在凳子上吃牛蛙的靳青,从百忙中抬起头来瞥了一眼:“下次炖牛蛙的时候多放辣椒。”

        

洪小雨则是气沉丹田,重重的吼了声:“好~~~~”

        

707:“”完了,这是彻底疯了。

        

终于到了陶冶情操的音乐课。

        

看着那个身着古装一边弹琴一边流泪,口中还唱着“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女人。

        

707一脸震惊的看着靳青:“宿主,让洪小雨学这样的音乐不好吧。”

        

靳青将嘴里的小鱼干嚼的嘎巴作响:“没有什么不好的,这个便宜。”

        

据说是执念深重,想要找个让自己释怀的机会。

        

不但不提任何条件,还声称能帮靳青洗衣服做饭带孩子。

        

要是她能改改一见洪小雨就流泪的毛病,那就更好了。

        

美术老师同样身穿古装,据说这人没去投胎纯粹是地府的私心。

        

因为地府需要这人为他们绘制记实录。

        

这人一手丹青画的惟妙惟肖,山水花鸟似乎都活过来一般。

        

只是这人有个毛病,画画之前必先同痛饮三碗酒。

        

有了小白的现形符和五感符,这人便有了人类的味觉。

        

于是在授课前,他先对靳青提出要求,说是要尝尝人间最烈的酒。

        

考虑到对方是个阿飘,又考虑到性价比的事,靳青买了三瓶95%的医用酒精给这人灌下去了。

        

直到现在还没醒,只能打乱课程安排,让综合实践老师顶上。

        

一名身穿黄色军服的中年人郑重看着洪小雨:“今天,我们来学习制作简单的土制武器,这东西的威力虽然不算太大,却胜在简单方便。”

        

看完了这一天的课程情况,707忍不住对靳青问道:“宿主,为什么没有心理健康老师。”

        

却见靳青伸手指指自己鼻子:“老子亲自给她心理辅导。”做思想工作,她可是专业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