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粉嫩泬10p日本一区二区/双乳夹住巨龙

李鸿运大声喊着,但那些溃散的兵卒却根本没人听他的。

        

毕竟他现在的身份,也只是一个大头兵而已,既无官职也无身份,谁会理他?

        

李鸿运很无语,这怎么打?

        

要知道,就算是要复刻赵彬甫当时的操作,那也是要有条件的啊!

        

赵彬甫是在金军筹划渡河的时候赶到的,虽然时间也很急迫,但至少还有一定的准备时间。

        

他召集将领、犒赏军队、用慷慨激昂的陈词来激励将士们殊死抵抗,又组织了当地的民兵和群众进行支援,提前布置好了整个牛渚叽的防务,将岸上和水上的兵力进行了妥善的安排。

        

做好了这一系列的准备工作,这才能在金兵渡河的时候迎头痛击,取得这一战的胜利。

        

可是李鸿运此时出现在战场中,已经是濒临崩溃的局面,根本没有时间去做这些准备工作。

        

更糟糕的是,他隐约感觉,这些金兵似乎有些不同。

        

按照历史上的记载,牛渚叽这一战,其实并不完全是赵彬甫用兵如神的功劳。 

        

赵彬甫作为一名文官,能指挥打赢这一仗,当然也说明了他有着绝佳的军事才能,但不论如何,以不到两万的齐军打赢高达五六十万的金军,这显然已经无法简单地用军事才能来评判。

        

要知道,当时金军的统帅,同时也是当时金国的皇帝完颜海陵,本身也并非庸碌之辈。

        

牛渚之战能赢,除了赵彬甫力挽狂澜的因素之外,还有两个至关重要的原因不可忽视。

        

其一,是金军的水军实力并不强。

        

有一种说法是金军一路势如破竹,但来到长江边上发现没有可以渡河的船只,于是仓促之间伐木造船;也有说法是金军虽有战船,但底平不稳,与齐军水师相比有很大差距。

        

金军不论是在水面上的战船还是第一波登岸的士兵数量,都与齐军有差距,第一波失利后,又被齐军突袭烧了战船,所以在战场上陷入了极大的被动。

        

第二,是金军当时内部矛盾重重。

        

完颜海陵虽然野心勃勃,但为人残暴。在他率军南下的同时,金国内部已经在酝酿推翻他的政变,可以说是后院起火。

        

而在南下的过程中,完颜海陵严令部下必须秋毫无犯,这确实争取到了齐朝百姓的好感,让他得以一路势如破竹地取得巨大优势;但也让金军中的贵族和许多将领士气低落。

        

毕竟对于这些金军来说,他们看不到灭齐之后一统天下的伟业,只知道他们打了胜仗却不能像以前一样烧杀抢掠,心中多有怨念。

        

所以,此时不仅是后院起火,金军内部也处于分崩离析的边缘。

        

如果完颜海陵当时能一举突破长江,用一次次的大胜快速扫平齐朝的抵抗势力,说不定他确实能完成自己的野心,然后再回师稳定金国内部的局势。

        

但在牛渚叽的一场大败,让这些矛盾全都上升到了明面,直接导致矛盾激化,完颜海陵被部下所杀,这次举国之力的入侵最终以齐朝奇迹般的获胜而告终。

        

这些内容,李鸿运之前已经做过功课,毕竟这个时代有很多的大事件,而牛渚叽一战必然是绕不开的,极有可能被游戏所采用。

        

但此时跟战场上的情况一对比,李鸿运却觉得很不对劲。

        

一方面是金军的战船完全不像是会吃亏的样子,大且平稳,而且数量也很多,一下子就能将万余名金军士兵送到对岸。

        

另一方面,这些金军士兵的战斗意志似乎也很高涨,士气并看不出低落,这也与李鸿运记忆中的史料记载不符。

        

金军的战力得到加强,而齐军这里硬是把扭转乾坤的赵彬甫给搞没了,此消彼长之下,已经让这场战斗变成了一场必然会输的战斗。

        

李鸿运也没办法,在这种混乱的战场中,一个人的力量实在有限。

        

他找到了一名士兵扔下的劲弩,勉强射死了几名金兵,随后就被铺天盖地而来的更多敌人给吞没了。

        

……

        

雾气弥漫,周围的场景进入了定格状态。

        

就在李鸿运以为自己挑战副本光速失败、要从头再来的时候,周围的一切开始快速倒转。

        

登岸的金兵退回船上,战船也倒退回对岸……

        

紧接着,李鸿运的视野不断拉升,从牛渚叽,到俯瞰长江,再到可以看到齐朝边界的最高处,知道无数浮云遮蔽了他的视野……

        

在一阵飞速的倒转之后,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行系统提示。

        

【距牛渚之战:11年】

        

看到这行提示,李鸿运有点明白这个副本的情况了。

        

刚才那场战斗,并不是正式的副本内容,而是一个开场的剧情杀!

        

“我直接穿越回了十年前,也就是说,之前的那场战斗等于是一种预演,让我提前看一下未来的紧张局势。

        

“入侵的金军得到全面的增强,水军实力提升,而且内部矛盾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士兵的士气很高……

        

“而齐军这边,赵彬甫这个关键人物直接缺席了,要想办法堵上这个巨大的窟窿。

        

“如果我现在什么都不做的话,那么十年之后,牛渚叽之战就是一场必败的战斗,而接下来的结果,自然是金军灭齐,整个副本也就完全失败了。

        

“所以,想要破解这个副本,关键就在于,在这十年的时间中,尽可能地为这场必将来临的大战做好准备。”

        

李鸿运一番分析之后,很快确定了这个副本的任务目标。

        

如果是对历史知识一无所知的玩家,此时可能会很抓瞎、不知道要做什么,但只要结合史料分析一下,都能很明确地得出这样的结论。

        

搞懂了任务目标之后,李鸿运心里踏实多了。

        

他看向面前的身份卡牌。

        

眼前是两个人物的画像,都是一副书生打扮,其中一人较为高大,另一人则矮小了一些,只是正常人的体型。

        

两张卡牌都没有人名,不过在这两张卡牌的旁边,各有诗词作为注释。

        

那个高大书生旁边写着: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那个普通身材的书生旁边写着:长剑一杯酒,男儿方寸心。

        

看着这两句诗,李鸿运陷入沉思。

        

他已经确定,这个高大书生,多半就是虞稼轩。

        

因为这两句诗词就是虞稼轩的代表作之一,而且按照历史上的真实记载,虞稼轩确实是身材高大,被人视为是“青兕转世”。

        

青兕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类似于犀牛的野兽,一角、青色、重千斤,传闻力大无比、能驱赶虎豹,而又志趣高洁、专克一切毒物。

        

当然关于“青兕转世”的神话传说固然有一些牵强附会的成分,但也可以由此想见虞稼轩本人的外形绝非什么文质彬彬的书生,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猛男。

        

这与卡牌上的画像相符。

        

而另一人的身份,就有些难猜了。

        

从外形上来看,他相貌平平,并没有很明确的特征。而“长剑一杯酒,男儿方寸心”,这实际上是梁朝一位大诗人歌颂侠义精神的诗句,不可能是此人所作。

        

所以,只能是等进入副本之后,才能确认此人的具体身份了。

        

李鸿运看着两张身份卡牌,陷入沉思。

        

……

        

与此同时,樊存也在瞪着这两张卡牌,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什么嘛,这难道是一个文士专属的副本?

        

“两个都是书生,这让我怎么选!”

        

作为一个智力为1的武卒玩家,他对这两个文绉绉的身份都不太待见。

        

跟李鸿运、楚歌等玩家不同,樊存在挑战副本之前,很少去做功课。

        

一方面是他比较懒,不喜欢动那么多脑子,也没兴趣去阅读那些晦涩难懂的史料原文,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喜欢在一个完全未知的环境中探索,不想被剧透太多。

        

能通关这么多副本,纯粹是靠他的战斗天赋和莽夫一往无前的气势。

        

当然了,如果真的出现卡关的情况,他也是会去网上搜攻略的,只不过相比其他人,不喜欢在一开始就做功课而已。

        

所以此时,他压根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谁,只是隐约猜到这两个人其中有一个是虞稼轩。

        

但是,樊存对虞稼轩的印象,也仅限于知道他是一位豪放派词人,有一些不错的作品,至于他具体有哪些生平事迹,就一概不知了。

        

纠结片刻之后,樊存在那个高大书生的身上轻轻一点。

        

“都是书生,那就选个看起来健壮一点的吧!”

        

选定身份之后,樊存的面前出现了天赋技能卡牌。

        

他注意到,在可选的天赋技能之外,那个多出来的额外技能栏上面,又多了一个新的技能。

        

原本自带的额外天赋只有一个金色天赋“记忆碎片”,现在则是又增加了一个金色天赋“鼓舞士气”。

        

效果是:战斗与喊话时,都可以更好地激励队伍,提升士气。

        

这个原本可选的天赋,现在也变成了常驻天赋。

        

之前《暗沙》的新版本更新公告中已经说过,这次版本更新又给玩家们开了一个新的额外天赋,只不过到了副本中才知道具体是哪个。

        

之所以能不断地给玩家新的额外天赋,是因为在收回历史切片的过程中,孟原的力量越来越强,自然也可以分配更多的力量给玩家。

        

樊存对此很满意。

        

因为“鼓舞士气”这个天赋也属于是万金油的天赋,哪个职业都能用,大部分副本都有用。

        

就拿这次的副本来说,玩家想要打赢牛渚叽之战,鼓舞士气是一个必要环节。如果玩家选了其他的天赋,此时就会有些难办,除非是自带浩然正气的文士玩家。

        

这显然在各种身份的平衡性上会有一点点小问题。

        

所以,干脆把“鼓舞士气”这个天赋也固化了,算是直接让玩家获得了一种“主角气场”,在很多副本中做事会更加方便。

        

樊存又看向刷新出来的三个天赋技能。

        

【辛·弓马娴熟:提升你的骑术与射术。】

        

【辛·寻踪觅迹:你的追踪与跟随能力得到提升。】

        

【庚·观察入微:你对细节的观察力和记忆力得到提升。】

        

樊存瞥了一眼弓马娴熟就立刻略过了。

        

作为一个已经通关了骑兵试炼的玩家,怎么能拿这个天赋呢?这不是白瞎了之前考过的科目二了吗?

        

后边两个天赋都是辅助类型的天赋,樊存觉得兴致缺缺,但还是得考虑选一个。

        

只能努力地用智力为1的大脑,进行分析。

        

“寻踪觅迹好像是个第一次出现的天赋技能,看起来跟观察入微有点类似,它们都有发现细节的功效,但前者主要的作用在于追踪,后者的泛用性似乎更强一些……

        

“稳妥起见肯定是拿观察入微,所以我选择,寻踪觅迹!

        

“我就赌第一个出现的天赋可能会用得上。”

        

樊存早就发现了,这游戏里天赋技能固然重要,但也没重要到决定一切的程度,尤其是在前期什么信息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分析一通之后再选跟直接选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拿个新天赋体验一下。

        

如果在副本挑战的过程中发现什么特殊的需求,再换也不迟。

        

选定天赋技能之后,周围的一切快速变幻。

        

樊存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一处行军的营帐之中。

        

只不过稍微动了动身体,才发现自己竟然被绑得严严实实,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虞稼轩!

        

“我看你率众来投,情真意切,所以才让你担任掌印官,掌管我的文书和帅印!

        

“可你带来的那个云峰和尚,竟然从你手中盗走帅印逃走,不斩你,我军威信何存!”

        

面前的将军怒意勃发,正在呵斥他。

        

樊存一脸懵逼,还没搞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站在旁边的一名将领站出来说道:“耿大帅!那云峰和尚本也是一小股义军的首领,是虞掌印一番劝说后才来投奔的,此时云峰和尚虽然自己跑了,但他带来的那数百名兄弟是无辜的,还请大帅念在虞掌印有功的份上,宽恕一回。”

        

但另一名将领不高兴了:“这是什么话!既然云峰和尚是被虞掌印劝来的,那虞掌印本就该有识人不明之罪!

        

“帅印关系重大,作为掌印官本就有妥善保管之责,帅印丢失此等大罪,岂是轻飘飘地一句有功就能带过去的?

        

“不论是什么缘由,都非斩不可!否则,军威沦丧,人心散漫,还谈何举义兵抗金?”

        

为首的耿大帅点头:“正是如此!虞稼轩,你识人不明,将此等小人引入我义军之中,此罪一;你身负掌印官之职,却疏忽职守,被云峰和尚窃走帅印,此罪二!我保不了你了,来人,军法从事!”

        

樊存一脸懵逼:“等等,大帅,我……”

        

结果话还没说完,已经有两个义军士兵上前把他架了下去,当即斩首。

        

被拖出大帐之后,樊存倒是也在继续喊着,但就像许多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可不管他喊得再怎么大声,也终究没办法挽回自己的命运。

        

“噗”的一声,从头来过。

        

“靠!”

        

樊存很无语。

        

这副本怎么回事,不按套路出牌啊。

        

之前先来个剧情杀,被凶残的金军吊打了一番,紧接着又是一个斩首的剧情,人都还懵着,已经被拖下去了。

        

樊存也没想到,自己在这个副本中的一血,就这么草率地交代了。

        

不过稍微清醒了一下之后,樊存还是反应了过来,想出个说辞。

        

一切重新开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