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被攻吸出奶水蕾丝&白洁车里给陈三口

        

雄鹿、风雷第一句话就让先锋官槃缠火冒三丈,饕餮王亲临死歌书院请求我神卡尔提供帮助,才得到降服鳄神索顿的机会,结果呢,鳄神索顿没抓住。

        

作为先锋官,槃缠强行压抑怒火,认真倾听雄鹿、风雷讲述整个抓捕过程。

        

“黑甲?你们说地球出动了黑甲战士?”

        

风雷忙不迭点头,笃定道:“一定是黑甲战士,出现了两个,眨眼功夫他们就消灭了我们三名精锐战士。”

        

槃缠头疼道:“饕餮王派我们来之前,再三叮嘱要小心地球的黑甲战士,说他们是超级战士,拥有钢铁之躯、不败之体等,没想到这么快就对上了。鳄神索顿落在他们手里,搞不好会被降服,反过来成为我们的敌人。”

        

“先锋官,接下来怎么办?”

        

槃缠目射冷光道:“还能怎么办,打。先锋舰队,何为先锋,就是替饕餮王冲锋陷阵,消灭敌人的。黑甲战士到底有没有传说中那么厉害,打过才知道,也正好趁机摸摸他们的底。”

        

嘴上喊杀喊打,其实槃缠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饕餮文明自成为宇航级文明以来,从来没跟超级战士、神级文明交过手,我神卡尔又郑重提醒过,权衡再三,并未一次梭哈。

        

“闪众。”

        

一个高大的机甲战士走出来,微微行礼道:“先锋官!”

        

“我把狼鹏号给你,狼鹏号装载了星光壁垒防御系统,以地球区区核前文明的火力水平,根本打不破狼鹏号的防御罩。再给你六艘主力舰,3000精锐士兵,由你指挥对地球发动进攻,务必要摧毁黑甲战士和那些地球强国。”

        

“遵命,先锋官。”闪众大声应道,随后迟疑道:“先锋官,能否使用核以上毁灭性武器?”

        

槃缠摇头道:“我神卡尔已经吩咐过,不得在地球上使用核以上毁灭性武器和弑星级武器,以免引出神中之神的天使的制裁。何况催动反物质炸弹能耗太大,得不偿失。记住,不到万不得已,不允许违反我神卡尔的神谕。”

        

“是,先锋官。”

        

“去吧,我等你们凯旋的好消息。雄鹿、风雷,这次是你们两个将功赎罪的好机会,一定要协助好闪众,知道吗?”

        

雄鹿、风雷又喜又激动,行礼道:“遵命,先锋官!”

        

“出发!”

        

闪众移步狼鹏号,以狼鹏号为旗舰,六艘主力舰为护卫舰,陡然加速,脱离先锋舰队,以20%光速的速度向地球挺进,汇合等在地球外层空间的风雷二人。

        

与此同时,烈阳星虎煞天护渊离探测到饕餮舰队的动向,第一时间向蕾娜做了汇报。

        

“主神陛下,饕餮文明七艘太空大舰已向地球加速进发。”

        

“知道了,再探。”

        

“是,主神陛下。”

        

……

        

巨峡号甲板上。

        

刘闯扶着栏杆,举着手机大声说道:“妈,你把心揣肚子里,让我爸和老弟也放心,我,刘闯,哈,现在是雄兵连战士,知道雄兵连是干啥的不,专打外星人,那什么狗屁的太空飞船,就我一斧头的事情。对,我有超能力,怎么打都不会死。啥,荡要和我通电话啊,妈你把电话给他。”

        

“喂,哥!”

        

“荡啊,哥交代你的事情用心做了没?”

        

“哥,我每个月都给胜安家送钱,你放心。”

        

“他收了没?”

        

“没见到人,我放下就走了。哥,打仗的时候子弹不长眼,自己小心点。以前……以前吧,我以你为耻,现在嘛,我自以为荣。”

        

听到这话,刘闯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啥荣不荣的,我这叫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荡,家里你多看着点,照顾好爸妈,钱不够给我打电话,哥有钱,正儿八经挣来的钱。”

        

“嗯。”

        

“妥?”

        

“妥。”

        

“挂了。”

        

放下手机,刘闯双手扶着护栏,仰望天空,低骂道:“狗屁饕餮文明,来一个我砍一个。”

        

……

        

三基友寝室。

        

葛小伦坐在床上,也在举着手机打电话,只听电话里传出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小伦啊,新闻我都看了,身为军人,保家卫国是荣誉。咱们家的家训你还记得吗?”

        

“记得,军武世家,精忠报国,遵从美德,绝不从政嘛。爸,后一条你可是违反了,不怕祖宗们从棺材里跳出来揍你啊?”

        

葛爸笑骂道:“臭小子,怎么跟你爸说话呢。以前不从政,是因为时代变了,封建时代和旧社会的官只会欺压百姓,新时代的官则是为人民服务。小伦啊,安安心心做自己的事情,家里用不着你操心,就算你光荣了……”

        

“呸,糟老头子胡说八道什么呀。”一个中年妇女抢过手机,喋喋不休道:“小伦,甭听你爸的,打仗的时候躲着点,别愣头愣脑地往前冲知道吗?”

        

“这是孬兵,逃兵……”

        

“走开,我跟儿子讲话,你别插嘴……”

        

“哪有你这么教育儿子的……”

        

“儿子还是我生的呢……”

        

“不可理喻。”

        

葛小伦听得暗暗咧嘴,安抚了两句没效果,果断挂断电话,心想这下踏实了,也没什么牵挂了。

        

这时,赵信拿着手机走进寝室,刚要开口说话,程耀文的手机响了。

        

“喂,妈啊!”

        

“什么?外星人?你从哪儿听来的?新闻上?妈,你别信,那是假新闻,谣言的,安安心心和我爸待在家里,别乱跑。就算有外星人也打不到咱们家,人家外星人也瞧不上咱们家那几亩田地啊,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说到田地,妈,今年种点洋芋,有空我带战友回去吃你做的酸菜洋芋片汤。对了,三月栽秧我可能回不来了,你和我爸也别出去换工了,花钱请人插秧。”

        

“省啥省啊,给我娶媳妇,哈哈,妈你放心,我有钱,娶十个八个都够了。”

        

程耀文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结束通话,一抬头,赫然看到赵信、葛小伦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解释道:“我爸妈是农民,没什么文化,家又在乡下农村,远离城市,一般情况下战争打不过去,我就怕他们听风是雨,自己慌了手脚。”

        

“耀文,你刚才说带我们去你家吃饭,真的假的?”

        

“这还能有假,只要你们不嫌弃。”

        

“嗨!”赵信摆手道:“说什么呢,我们什么关系,怎么会嫌弃呢。说好了,等战争结束,我们一起去你家插秧。”

        

“哈哈,这个我拿手,我教你们。”

        

葛小伦开心地笑着,忽然说道:“我决定了。”

        

赵信、程耀文齐刷刷看向他,异口同声问道:“小伦,你决定什么了?”

        

葛小伦干劲十足道:“战争要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光荣了,趁现在还活着,我想做件自己过去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我要向蔷薇表白。”

        

程耀文鼓励道:“小伦,我精神上支持你。”

        

赵信坏笑道:“耀文精神上支持,我物质上支持吧。”

        

“给钱啊?”

        

“不是,我也去追蔷薇……”

        

“你给我死。”

        

葛小伦对着赵信一阵拳打脚踢,打闹了一阵,葛小伦整理衣服,紧张而忐忑的向蔷薇所在的寝室走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