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花唇嘬出小核/高H描写很细腻的小说推荐

        

“萧大人,深渊国不会成为弃子,天庭一直都在研究如何帮助深渊国。唇寒齿亡的道理,大家都是懂的。”

        

路易说得很诚恳,但萧伯纳却是有点着急了。

        

“殿下,我相信云国一直在想办法。但深渊国却是已经等不了了——伪帝一派自以为虫瘟还在掌控之内。可渊下却是在梦境中看到了更为深层的黑暗!”

        

萧伯纳面色凝重的说道:“就像是深海之中的风暴!就像是海啸的前夕!在海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可海面下却是隐藏着难以想象的可怕力量!”

        

“殿下!虫瘟早已彻底失控!当虫瘟真正爆发,蔓延至太阳国,那时,不止是深渊国与太阳国,整个魔界都将落入外神之口!云国所要面对的,也将会是一群比太阳国更为恐怖的敌人!”

        

萧伯纳语出惊人——路易也未成想到,魔界中竟然有真正能看清一切的人。

        

但路易却不为所动。

        

的确,在两头恶狼的互咬之中,最终胜利的可能并非是旧神。而是虫子们。

        

虫子们也必定会在灭掉太阳国后变得更强——它们一直都是以战养战的。只要得势,便会越打越强。

        

所以萧伯纳的确说对了,因为胜利的虫子,要比胜利的太阳神更为恐怖。 

        

但它们却是会比太阳神死的更惨——相比于太阳神,圣所更擅长对付它们。因此,在虫子们彻底吃掉旧神之前,新圣所的大军就把它们灭了。

        

所以,路易还真不怕虫子赢。

        

“殿下,深渊真正的主宰已经看到了那场可怕的预言。也看到了能够真正阻止末日的人…命运的交汇点,聚集在了万魔录之上——在那梦境中,渊下看到万魔录成为了一座巨大的方舟,在海啸覆灭魔界之时,藏万魔于舟内,为魔界的重启,装载了无数的种子。”

        

“渊下不明白为何这小小的万魔录,会成为那样大的方舟,也不明白它为何会成为命运的交汇点,拯救整个深渊国。但渊下觉得,应该把它交给那個人。”

        

“而在这三界之内,除了渊下之外,最有资格继承它的,也只有那个人了…”

        

说到这里,深渊国大使萧伯纳深深一礼。

        

“望殿下念在血脉之情,救魔界于水火!”

        

血脉之情…路易终于明白萧伯纳为什么一直称呼自己王子殿下了。

        

都因为绯红之国的那本书——自己的‘力量‘便来自于那吞噬天地的‘上古之神.阿古拉‘。而以魔族的理念,只要身上流淌着同样的血脉,那么哪怕不是肚子里生出来的,也是子嗣。

        

【看来,祂这是把你当做义子了…】

        

【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个干爹…你决定:

        

A.“干爹你好,我是三姓家奴。”

        

完成奖励:万魔录+1、魔界继承权+1、好儿子+1、与太阳女修罗见面后,打不过也能跑路+1、‘渊下.阿古拉‘请你驱逐恶客太阳修罗与恶客魔宗女霸主任务支线+1】

        

【B.“GNMDB!大丈夫岂能郁郁屈居人下?!”

        

【完成奖励:万魔录-1、太阳女修罗给你一老拳+1、跑尸+N、‘渊下.阿古拉‘老父亲的大哭+1、“哈哈哈”的魔宗女霸主+1、完蛋的魔界和被日翻的女修罗+1】

        

暗骂了两句,路易无视了乱搞事的旁白,看了看时间,不打算再和萧伯纳胡扯了——事情自己已经打定主意了,深渊的事儿,咱是管不了的。魔界的恶魔们,咱也救不起。

        

“萧副使,主和主战,非我一个外姓王能说了算。况且,此行之使乃真武神君,非我。不过,我会继续劝说圣后与真武神君的。”

        

说到这,路易忍不住看了两眼萧伯纳手中抱着的那本书,心里微微感动有点痛——这书看起来好神秘的样子,瞧那包装的书皮便能看出它的价值了。

        

邪神的皮革!

        

不说书中的珍贵内容,就是光论材质,也是一件非常不错的收藏品。

        

这书是真好,但咱是绝不会认一个爹的。

        

“至于这本万魔录,它太过贵重了,所以便请…便由我亲自交转交给武神君吧——哎,不必多说了,若是真武神君不要,我会亲自送回来的。”

        

路易拒绝的话到了嘴边,便又改了口——本就是自己老师留下的东西,所以咱骗…啊呸,咱这是物归原主!

        

说完,路易便伸手将萧伯纳怀里的黑皮书拿了过来,转身溜了。

        

看到路易把自己怀里的书拿走了,萧伯纳站在那愣了好半天。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路易已经跑没影了。

        

他很想告诉路易,自己手里拿着的书,是渊下为了让‘小姐‘与殿下早日留下后代,而偷偷带来的东西,并不是万魔录。而虽然渊下信任自己,就像是信任‘小姐‘一样,但渊下是不会让自己这个‘外人‘保管万魔录这种国之重器的。

        

“算了,反正这书也是要给殿下的。万魔录也会送到殿下手中的。”

        

        

路上,路易抚摸着手中的书皮爱不释手,迫不及待的想要回书房看一看了。

        

【话说,义父大人还真是投其所好。作为一名收藏家,这本书还真是是最佳的生日礼物…什么?我不是收藏家?我现在是了。】

        

‘啊呸!我可没说这样的话…不过话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啊。不过,我今天便要走了。’

        

不知为何,路易的脑中浮现出了一个孤单倔强的女子身影。

        

不光是浮现出来了,而且他还看到了——正走神之际,对面迎面走过来了一群人,为首那位女子的身后有七八个王爵跟随,一看便是一国之主。

        

女子虽然很年轻,但在迫不得已的经历了各种大变故之后,身肩国之众人的她,曾经的那种青涩,已经被一种成熟的王者气度所覆盖。唯一没有变的,便是那种倔强与执着。

        

“路易爵士。”女子在走近路易的时候,撩起了自己的金发,用蔚蓝色的眼睛与路易打了个招呼。

        

见女子的眸中有几分担忧之意,路易急忙收敛了心神。

        

【瞧她的这心事重重的样子,估计是得知你要走之后,心里头担忧着呢。也难怪,说好要在云国完婚的,可未婚夫今天却要连招呼都不提前打一声,便要突然走了!】

        

【可儿女之情,又怎能与家国之事相比。他身兼重任,自己心中再不舍,再如何担忧,也只能藏在心里了——不过,今天可是他的生日,总是要给他一份惊喜的。】

        

看着眼前的旁白,路易心中感慨良多。

        

之前为了不让大家担心,自己只是告诉了随从准备一趟回南海,看看神魔堡垒修建得怎么样了,然后救回来——但自己真正要去哪里,又怎么能瞒得住最熟悉自己的人?

        

不知道奥小姐给自己准备了什么送行的惊喜。

        

“奥西克里斯殿下,您这急冲冲的,是要去哪?”路易装模作样的问道,同时心中也有点小虚。

        

可谁知奥小姐只是与路易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便急匆匆的走了。就连李察等众巫国国王在经过路易时,也只是对路易抚胸示意,没有多说话。只有伊莎贝拉多看了自己两眼。

        

看着那群一边讨论事情,一边跟着‘东土王储‘匆匆的走了的东土藩王们,路易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回过了神。

        

看起来大家好像都很忙的样子…

        

哪有什么生日、哪有什么送行。是自己想多了。

        

‘哎。‘

        

路上,整个月宫都空荡荡的,有那么一点冷清。等推开了书房的门的时候,书房内也是空荡荡的。

        

各种书籍和生活用品都乱七八糟的堆在了那里,也没有人帮自己收拾行李。

        

房间中倒是有一位端庄高贵的黑衣女子,和一位神色清冷的白衣女子在讨论着什么东西。但虽然是在说话,白衣女子却是也已经收拾桌子了。而黑衣女子也合上了手中的书,准备同师尊一同出门,然后与那位和她完全对立的萧副使去参会了。

        

黑衣女子合上了书,昂头对路易冷淡的说道:“本想今天给你的,没想到你走得这么急。这本书我还要再看看——等你需要用到的时候,我会让斯图尔特送过去的。”

        

“哦。”路易哦了一声,看着师姐和黛小姐走了。

        

虽然不知道黛小姐从自己这里借走的是啥书,但路易相信这个偷窥狂应该是能及时将自己需要的东西送来的。

        

【所以,这便是自己临走之前,和大家最后的一番告别了?】

        

‘哎。也好,想来大家应该是以为我只是回一趟南海,过几天变回来,也免得大家担心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