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斌全文免费阅读/少妇的肥唇

     

沿江派出所的民警少,白龙港派出所民警也不多。

        

考虑到接下来的侦查力量不足,张均彦全方位向徐三野学习,来了个依葫芦画瓢,主动与局里的刑侦科合作。

        

所里这边,由教导员主持工作。

        

他亲自带队,让老刘参与行动。

        

二人收拾好行李,一大早就坐新警车赶到沿江派出所,准备接小咸鱼和认识嫌疑人的治安积极分子黄江生。

        

徐三野昨晚值班的,正在吃早饭,端着饭碗走出来笑道:“老张,你们来得够早的。”

        

“刚打电话问过,那艘外轮夜里就进了长江,港务局的引水员一小时前坐船出发的,估计中午就能靠港。我们早点过去,可以提前布置。”

        

“好,我让咸鱼赶紧去叫黄江生。”

        

“咸鱼呢?”

        

“在船厂整理资料。”

        

徐三野走进办公室,放下碗筷,拿起对讲机通知韩渝,随即放下对讲机,一边招呼二人坐,一边不快地说:

        

“没想到给船办个手续这么麻烦,各种资料整理了五大纸箱,光目录就装订了厚厚的一本。”

        

李卫国走进办公室,感叹道:“这是有咸鱼的,没咸鱼根本搞不成。他从东海回来这几天净忙着整材料了,天天加班,每天晚上都熬到十一点,都顾不上回去看看他侄子。”

        

专业的事只有专业的人能干,别人想帮也帮不上忙。

        

张均彦很喜欢那条既听话又能干的小咸鱼,掏出烟笑道:“整材料虽然麻烦点,但对咸鱼来说这也是一个学习和熟悉的过程。”

        

徐三野接过烟点点头:“这话说的在理,他之前只是修,只是看吴经理和周工他们造。现在整理了下全套的图纸和资料,无论对001还是对趸船没人比他更了解,连一个电器开关是哪个厂家生产的,到底是什么型号,他都知道。”

        

老刘笑道:“徐所,如果在港务局,像咸鱼这么肯钻的孩子,再好好培养下,将来能做工程师!”

        

“工程师到处都是,连吴老板船厂的周工都是工程师。”

        

徐三野点上香烟,大手一挥:“现在缺的不是工程师,而是懂技术的民警,至少在我们沿江派出所是这样的。”

        

他现在牛大了,有执法救援船、有趸船、有小汽艇。

        

手下民警虽然不多,但在装备上,往上游一百公里的水上公安机关没有比他豪横的,往下游一直到入海口没有,江对岸的同行一样没有。

        

仔细想想,是需要一个懂船舶技术的民警。

        

再想到这一切,确切地说这巨大的变化,都是随着小咸鱼的到来发生的,张均彦不禁调侃道:

        

“徐所,咸鱼这个人才你要想办法留住。他现在小,没经济和家庭方面的压力,不需要考虑别的。

        

等过几年长大了,就要考虑谈对象啊、住房啊,到时候各种现实压力就来了,很难说会不会跳槽。”

        

徐三野真没想过这些,咚咚咚敲着桌子:“你想哪儿去了,咸鱼是我亲自带的兵,我和老李把他当未来所长培养的,谁跳槽他都不可能跳槽!”

        

“这倒是,他是你的徒弟,就算想跳槽他也不敢。”

        

“他要是敢,我就去把他抓回来。”

        

徐三野哈哈一笑,好奇地问:“老张,你们滨江港公安局现在的刑侦科长是谁。”

        

张均彦猛然想起他做过好几年刑侦队长,对滨江市局和滨江港公安局其他部门可能不熟悉,但对刑侦系统应该比较了解,连忙道:“现在是蒋晓军。”

        

“蒋匪军都做上刑侦科长了!”

        

“徐所,你认识蒋科?”

        

“我以前做刑侦队长时经常去市局开会,见过几次,一起喝过几次酒。他那会儿还是侦查员,不过那会儿你们局里也没刑侦科,跟我们局里一样是刑侦队。”

        

“现在虽然升格了叫刑侦科,但人员变化不大。”

        

“你回头问问他,记不记得我。”

        

“我前天就问过,他忘记谁也忘不了你。他委托我向你问好,欢迎你去刑侦科指导工作。”

        

天下公安是一家,这句话有点夸张。

        

但刑侦系统肯定是一家,搞刑侦的都是好兄弟,不管是地方公安还是企业公安。

        

徐三野笑了笑,想想又带着几分自嘲地说:“他现在是穿‘马裤尼’的领导,让我这个穿‘的确良’的去指导他,开什么玩笑。”

        

“徐所,你是我们的老前辈老大哥,至于穿不穿马裤尼,我们只是沾单位行政级别高的光。”

        

“行,等不忙了去滨江找他喝酒,到时候顺便叫上老韦,好好聚聚。”

        

张均彦下意识问:“港区分局的韦局?”

        

徐三野咧嘴笑道:“除了他还有哪个老韦,老韦以前是滨江市局刑侦科的侦查员,大案小案破过无数。论搞刑侦,我和蒋匪军这种半路出家的‘二把刀’比他差远了。”

        

“术业有专攻,这就跟修船开船一样,我们几个加起来也不如一条小咸鱼。”

        

“这倒是,哈哈哈。”

        

正聊着,韩渝带着黄江生回来了。

        

黄江生很清楚去滨江是做什么的,生怕被那两个倒卖外汇券的东海老乡认出来,特意戴上顶帽子,脸上架着一副太阳镜。

        

徐三野被他这身行头搞得啼笑皆非,走上去摘下帽子墨镜:“搞得跟特务似的,你不戴这些他们不一定能认出来,戴上了他们肯定能认出来!”

        

黄江生急忙道:“那我就不戴了。”

        

“放心,不会让你离嫌疑人太近的,我们有望远镜。”

        

张均彦拍拍黄江生的胳膊,回头问:“咸鱼,船检需要的资料都整理好了吗?”

        

“整理差不多了,剩下来的几份请周工帮着整,我跟周工说好了。”

        

“既然整理差不多了,赶紧上楼收拾换洗衣裳,我们五分钟后出发。”

        

“是!”

        

……

        

张兰不但要负责工程项目领导小组的账,后勤股原来的工作也要干,来得比较晚。

        

她刚把自行车挺好,就见咸鱼和黄江生提着行李钻进了白龙港派出所的新警车。

        

徐三野和李卫国站在办公室门口摆摆手,一直把警车目送出院子。

        

张兰觉得很奇怪,迎上去问:“徐所,李指,咸鱼这是去哪儿。”

        

咸鱼帮所里赚钱去了,并且赚到钱不会再让局里分走一半。

        

眼前这位是徒弟的未婚妻,如假包换的自己人。但她一样局里的机关民警,而且是管钱的民警。

        

告诉她,对她没好处。

        

徐三野轻描淡写地说:“张所他们有个案子,需要咸鱼去帮几天忙。”

        

“咸鱼能帮他们什么忙!”

        

“你没发现咸鱼搞侦查是一把好手?”

        

“没有,真没发现。”

        

“他年纪小,个子矮,看上去像个初中生,就是站在嫌疑人面前说他是公安干警,嫌疑人都不会相信。”

        

张兰愣了愣,噗嗤笑道:“如果这么说的话,他还是个搞侦查的好手,至少在身高和外表上具有很强的迷惑性。”

        

“所以年纪小也有年纪小的优势。”

        

徐三野看了一眼上次在门框上做的记号,回头笑问道:“你们结婚的日子有没有定,你嫂子昨天还问我什么时候吃你们的喜糖、喝你们的喜酒。”

        

谈了好几年,访亲、通话、送圆茶、订婚等程序都已经走完了,亲朋好友和局里的领导同事个个都知道。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张兰并不害羞,大大方方地说:“定了,定在腊月二十六。”

        

徒弟结婚是大事,徐三野追问道:“打算摆多少桌,请哪些人?”

        

“按老规矩办,两边分开来请。我家请我家这边的亲戚,他家请他家那边的亲戚,他家那边要请局领导和一些关系不错的同事,我家这边不请。”

        

“明远有没有说找谁去你家接亲,找谁帮着暖床?”

        

“他和他的几个堂兄表兄去我家接我,至于暖床……他想找咸鱼。”

        

暖床是陵海婚俗的一个重要的环节。

        

要在迎娶新娘的前一晚,找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小男孩,在婚房的新床上睡一晚。

        

寓意结婚之后早生贵子,并且生个各方面也都很优秀的男孩。

        

但正常情况下都是找八九岁的小男孩,最大也不会超过十二三岁。

        

李卫国忍俊不禁地问:“找咸鱼暖床,咸鱼的年纪是不是有点大。”

        

张兰也觉得搞笑,无奈地说:“他家人迷信,非要找个成绩好的。可他家那些亲戚的孩子学习成绩再好,也不可能比咸鱼的学习成绩好。”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