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住白浊挤入紧致玉势&极品美妇系列小说

医官目光一闪,和麦卡伦不同,他对狂暴药剂非常有兴趣。

        

纳米虫加狂暴药剂,能制造出百分百听命于他的狂暴巨兽。

        

不仅如此,纳米虫还能影响巨兽的进化,创造出最强大的巨兽。

        

医官暗暗想道:“等取代麦卡伦,我再联系那个神秘势力,交易狂暴药剂。”

        

《最初进化》

        

……

        

托尼没去审问安娜,他联络尼克·弗瑞,说道:“绝境药剂,人体强化药剂,蜥蜴药剂,这件事,和石油利益集团那群混蛋脱不了关系。”

        

“我已经问过他们,他们完全不承认与这件事有关。”

        

尼克·弗瑞无奈地说道:“托尼,这个世界需要石油,在没证据之前,我们奈何不了他们。”

        

托尼恨恨骂道:“谢特,等新能源发展起来,我一定要那群家伙好看。”

        

“到时别忘了叫上我。”

        

尼克·弗瑞也很恼火,那群混蛋有恃无恐,隔三差五跑出来搞事。

        

托尼目光一闪,说道:“不会忘的。”

        

休息室内,斯嘉蕾洗了一把脸,神色很是沮丧,如果不是她没用,巴黎不会蒙受这么大的损失。

        

斯嘉蕾十二岁就大学毕业,是一个很骄傲的姑娘,这样的失败,对她来说还是第一次。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要不要借个肩膀给你哭一下?”

        

斯嘉蕾转头,见到是安德鲁,她苦涩地说道:“王先生,让你失望了。”

        

安德鲁问道:“你觉得托尼·斯塔克算不算一个优秀的成功人士?”

        

斯嘉蕾一愣,随即点头道:“当然算,事实上,他是很多人的偶像。”

        

安德鲁又问道:“那么请问,他被绑架了几次?”

        

斯嘉蕾眨了眨眼,回答道:“三次,中东人一次,万磁王一次,魔形女一次。”

        

“像托尼这样优秀的人都失败了三次,你失败一次又算得了什么?”

        

安德鲁走上前,摸着斯嘉蕾的红发,大灌鸡汤:“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接受不了失败,无法从失败中站起来。”

        

斯嘉蕾深吸一口气,满是斗志地说道:“王先生,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很好。”

        

安德鲁点头,放下手转身走人,斯嘉蕾望着他的背影,忍不住说道:“王先生,时代不同了,我觉得,你应该与时俱进,比如说,一夫一妻。”

        

“你想让我为了新欢,抛弃以前的旧爱?”

        

安德鲁头也不回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不当渣男。”

        

斯嘉蕾有点懵逼,一夫一妻怎么成渣男了?有好几个女朋友才是渣男吧?不对,为了新人放弃旧人,好像的确有点渣。

        

斯嘉蕾感觉自己有点乱。

        

随即,斯嘉蕾想起一件事,安德鲁为什么出现在这?

        

“难道是专门过来安慰我的?”斯嘉蕾感觉自己的心跳有点快。

        

这时,尼克·弗瑞打电话给斯嘉蕾:“斯嘉蕾小姐,麻烦你来纽约接一下鹰眼,娜塔莎,电光人,罗德,里德博士,石头人他们,接下来需要更多人手。”

        

斯嘉蕾收敛心神,点头道:“好。”

        

另一边,众人不顾杜克的强烈反对,使用特殊药剂想让安娜开口,结果,屁用没有。

        

特殊药剂被安娜体内的纳米虫解决掉了。

        

特种部队发明家断路器指着屏幕上的身体扫描,朝众人说道:“安娜体内有纳米虫,这些虫子会帮她排出毒素,另外,她好像被纳米虫控制了。”

        

“被控制了?”

        

杜克一愣,随即激动的喊道:“我就说她不是个坏人,她也是受害者。”

        

重炮冷哼道:“真正的受害者是她老公,还有巴黎人民。”

        

“她是不是受害者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她开口,那三枚纳米弹头随时会发射。”

        

尼克·弗瑞的全息投影沉声说道:“到时,无数人将惨死。”

        

众人面色沉重的点头,现在情势有多危急他们很清楚,这也是他们强行给安娜注射药剂的原因所在。

        

实在是没时间了。

        

霹雳火烦躁地说道:“问题是,我们现在没办法,那个安娜被纳米虫控制,即使我们严刑逼供也没用。”

        

有着一头卷发的断路器有些迟疑地说道:“我有个方法,可能有用。”

        

众人纷纷转头望着断路器,兴奋地问道:“什么方法?赶快说。”

        

“我研究出一种特殊装置,它可以提取大脑里的记忆形成画面。”

        

断路器说道:“但是,它会造成大脑损伤。”

        

顿了顿,断路器补充道:“我研究这个装置,是想从死人脑袋里提取记忆,原来压根没想过用在活人身上。”

        

“这种装置都有?”

        

托尼和班纳博士有点吃惊,这个断路器不简单,连这种装置都研究得出来。

        

杜克激动的喊道:“不行,绝对不行,安娜是受害者,不能这样对她。”

        

霍克将军问道:“杜克,如果她不是你未婚妻,你会不会同意这件事?”

        

杜克沉默,很明显,答桉是‘会’——为了大局牺牲个把人这种事,他以前同样做过。

        

问题是,里面那个是他最爱的人。

        

霍克将军说道:“杜克,你要怪就怪我,我们没得选择,必须尽快找回三枚纳米弹头,否则会有数百万人丧生。

        

断路器,我现在命令你,对安娜使用那种装置。”

        

断路器立刻答应:“是,将军。”

        

“等等,我们不能随便牺牲他人。”

        

格温忍不住了,她说道:“说不定还有其他方法,比如说魔法,对,魔法,斯嘉蕾小姐不是会魔法吗?”

        

“对,说不定魔法有用。”

        

杜克急忙喊道,随即,他愕然问道:“呃,这世界有魔法?”

        

众人无语,懒得理会这货,没过一会,斯嘉蕾从纽约传送回来,她听完众人所说,摇头道:“我没学过催眠魔法,而且,有纳米虫在,即使催眠也没用。”

        

众人很是失望,托尼想了想,说道:“斯嘉蕾,你打电话问问那一位有没有办法,毕竟是一条人命。”

        

“好。”

        

斯嘉蕾走到一旁打电话,霍克将军等人有些疑惑,那一位是谁?

        

没过多久,斯嘉蕾走回来,神色古怪地说道:“他说,我们可以尝试一下,爱。”

        

“爱?”

        

众人有点懵逼,托尼没好气地说道:“那家伙肯定在开玩笑。”

        

“他知道你会说这句话,让我告诉你,他一秒钟上下几千万美金,哪有空跟你开玩笑?”

        

斯嘉蕾说道:“另外,他还说,托尼,虽然你有很多女朋友,但你根本不懂什么叫爱。”

        

“或许我不懂什么叫爱。”

        

托尼冷哼道:“但我懂什么叫科学,安娜被纳米虫控制,根本没有感情。”

        

“这点我赞成,之前她的所作所为毫无人性。”

        

斯嘉蕾先是点头,接着说道:“不过,反正没办法,我觉得,不如试试?”

        

托尼想了想,点头道:“虽然我觉得这是在浪费时间,但试试吧,如果不行,我们只能强行提取记忆,断路器,你去准备装置。”

        

“好。”

        

断路器点头,其他人也没有意见,杜克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试?”

        

“很简单,你跟我来。”

        

斯嘉蕾带着杜克进入关押安娜的房间,其他人站在屏幕前望着他们。

        

安娜见到杜克,一脸不屑地说道:“你把杜克带进来做什么?难道你以为我会为了他出卖组织?”

        

斯嘉蕾没有说话,她直接拔出腰间的手枪对准杜克,杜克一愣,急忙问道:“你做什么?”

        

砰,斯嘉蕾开枪,杜克一脸不可置信的倒下。

        

安娜一脸懵逼,杜克就这样死了?

        

紧接着,安娜脑海里冒出大量与杜克的回忆,被纳米虫压制的感情重新回到她身上。

        

屏幕前,托尼带着呆滞的安娜,摇头道:“果然没用,那家伙还说我不懂爱,他才不懂,我托尼·斯塔克可是有名的情圣。”

        

托尼话音未落,安娜突然悲伤的大声哭泣,接着,她疯狂挣扎,同时朝斯嘉蕾怒吼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断路器惊呼道:“她的感情恢复了,她摆脱了纳米虫的控制,哇,这简直是奇迹。”

        

托尼一脸不可置信:“这不科学。”

        

“事实证明,托尼,不懂爱。”

        

班纳博士说道,众人纷纷点头,一脸鄙视的望着托尼,托尼勐翻白眼,你们之前也不信好不好?

        

“感情能超越科学。”

        

安德鲁暗暗摇头,电影里,安娜也是靠‘爱’觉醒的,他只是随便试试,反正,即使没他这个方法,超级英雄们也能弄到安娜的记忆。

        

记忆提取器,啧啧,这世界黑科技真多。

        

话说,这东西要研究好了,以后拍电影是不是都不需要特效了?直接在脑袋里想,然后提取画面?

        

呃,画风是不是有点偏了?

        

“王先生太厉害了。”

        

斯嘉蕾惊叹道,她放出一道魔法光芒没入杜克身体,杜克勐的睁开双眼,大口喘气——之前的子弹是让人陷入昏迷的魔法子弹。

        

接着,杜克一脸迷茫地朝斯嘉蕾问道:“之前发生了什么?我好像见到你朝我开枪?”

        

斯嘉蕾笑道:“我们成功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