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自慰呻吟肉&又粗又大口述鸭子给我的高潮

见两人之间无法沟通,霍司宴也没打算沟通下去。

        

“好,希望你说到做到。”

        

话落,他伸手去拿汤碗。

        

正要一饮而尽时,慕容泫雅突然伸手按住了他的手,笑着开口:“我的意思是,让我喂你喝完这碗汤。”

        

“有必要吗?”霍司宴冷眸望向她。

        

苦笑一声,她回:“对你来说,或许没有;但对我来说很有必要。”

        

“行吧!”

        

霍司宴点头。

        

他现在只想让她迅速离开这里。

        

很快,病房里就安静下去。

        

里面也出现了十分美好、和谐的一幕。

        

慕容泫雅坐在病床上,一只手拿着碗,另一只手拿着勺子,温柔地给他喂着汤。

        

霍司宴也很配合,一口一口极快的喝着。

        

每一口都喝的很痛快,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英卓则在一边静静的侍候着。

        

林念初抱着保温桶走到门口,透过窗户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幕。

        

一瞬间,她的眼睛突然刺痛起来。

        

不知为何,有种胀胀的、酸酸的,想流泪的感觉。

        

该怎么形容那副画面呢?

        

温柔、美好、和谐、有爱……

        

或许所有适合情侣的美好字眼都能用在他们身上。

        

林念初就那样站在那里,双手死死地抱着手里的保温桶。

        

那一刻,手里的保温桶像有千斤般重。

        

压得她快喘不过气。

        

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疼吗?

        

痛吗?

        

好像都没有,只觉得心里很沉很沉,一直不停的往下沉。

        

她喊不出来,叫不出来。

        

甚至连向前一步走进去的资格都没有。

        

毕竟,她算什么呢?

        

可是霍司宴,你怎么可以这么践踏我的一颗心?

        

明明是他托陆见深告诉她,他想喝她亲手熬制的汤,想见她。

        

所以她从天一蒙蒙亮就去菜市场买了材料,然后在厨房里一直忙碌到现在。

        

就连早餐都没有吃,汤一熬好,她就打包好匆匆的打车过来了,就是为了他能喝到最鲜美的一口。

        

可是?

        

她都看见了什么?

        

霍司宴,既然你早就已经有人送汤;

        

也早就喝了别人的汤,为什么还要让我过来?

        

就是这样把她当做猴耍的吗?

        

因为她不重要,她没地位,没身份,就可以这样玩弄她的感情吗?

        

喂那碗汤时,慕容泫雅十分耐心,也十分温柔。

        

几乎每一勺她都会吹一下,直到不烫了,才会喂给霍司宴。

        

最后,这碗汤喂了多久,林念初就站在外面看了多久。

        

她没有哭。

        

从头到尾,就像个旁观者一样就窗户外看着。

        

慕容泫雅放下碗的时候,她也迅速转过身,抱着那桶汤,疯狂的跑向电梯。

        

然后,落荒而逃。

        

“我喝完了,你可以走了!”

        

慕容泫雅刚刚喂完最后一口,霍司宴就开始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慕容泫雅苦笑着看向他:“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说赶我走就赶我走,目的太明确了。”

        

“行,既然答应了你,我就说到做到。”

        

“不过,我明天还会来医院给你送汤的,直到你康复为止。”

        

说完,她收拾好保温桶离开了。

        

护士站看着接连两个女人都从同一个病房里出来,很是疑惑了一下。

        

所以就在一起讨论了几句。

        

正好霍司宴要换药了,换完药,那护士叮嘱了一句:“霍总,您的伤口正在修复,虽然多喝汤有助于恢复,但也要适量,过犹不及。”

        

一听和霍司宴的身体有关,英卓立马关切的问道:“谢谢提醒,不过霍总今天只喝了一碗汤,不算多吧。”

        

护士立马疑惑道:“一碗?我们刚刚可是瞧见了有两位美女抱着保温桶来给霍总送汤。”

        

“你说清楚,什么两位?”

        

这一次,霍司宴反应速度够快。

        

“是啊,先是一位穿着紫色衣裙的,来的比较早;后面半个小时后又来了一位穿着白色衣裙的美女。”

        

“虽然又是口罩又是墨镜,但从她的身材还是能判断,绝对是一位美女。”

        

霍司宴立马望向英卓:“马上去查监控,我要知道是不是她?”

        

几分钟后,英卓就回来了:“霍总,林小姐的确来给您送汤了。”

        

霍司宴摆了摆手,笃定道:“去给我办出院?”

        

“霍总,您的伤口还没愈合,还不能出院。”

        

“我再说一遍,我要出院,现在、立刻、马上。”

        

英卓担心他的身体,所以依然站在那里没动。

        

霍司宴也不费口舌了。

        

直接起身,他往外走:“你不办我去办。”

        

英卓一听,立马拦住他:“霍总,您稍等,我马上去办。”

        

十几分钟后,出院办完了。

        

霍司宴的车也已经停在了医院外面。

        

很快,他就在英卓的搀扶下上了车。

        

“回家。”他开口。

        

另一边。

        

林念初抱着保温桶跑出了医院。

        

可出去后,看着眼前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大街。

        

她又忽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如果她能去到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该有多好!

        

可是,她清楚的知道,霍司宴只是受伤了还在医院,等他一出来,不管她去到哪里,天涯海角,也还是会被他抓回来。

        

这样想来,除了那个地方,她好像根本没有任何地方可去。

        

真可悲。

        

林念初,你真狼狈。

        

可即便如此,她现在也不想回去。

        

过马路时,可能是有些失神,她走的很慢。

        

所以马路刚过到一半,绿灯就变红了。

        

旁边的车也没有等她,踩着油门就往前冲。

        

突然,一个急刹车。

        

喇叭更是按的狂响。

        

思绪被拉回,林念初骤然吓了一跳,双手一抖,她手里的保温桶骤然砸在地上。

        

瞬间,一整保温桶的汤都洒在了地上,里面的肉也零散的滚落在地上。

        

整个画面,狼狈极了。

        

汤汁洒了一滴;

        

排骨也滚的到处都是。

        

更重要的是,几乎一半的汤都洒在了她白色的裙子上。

        

整个裙子上的前面都是汤汁,虽然不油腻,但还是不可避免的沾了油。

        

此刻望上去,真的难看极了。

        

至于汤汁的滚烫,她或许是被烫麻木了。

        

竟然有些感觉不到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