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漉漉的爱液喷潮&他把红酒瓶缓缓推入H

      

莫非他刚刚面上显露了什么,被这小子看到了?

        

关长亮不由看着祁烁。

        

他看到的是一张有着硬朗线条的侧脸,难以通过对方脸上表情揣测这话的意思。

        

而盯着篝火的青年依然没看他,仿佛那篝火是什么绝色美人,牢牢吸引着人视线。

        

在这热闹而放纵的环境中,关长亮甚至觉得刚刚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就在这时,面色沉沉的青年开口了:“我觉得窝火。”

        

他说着,把随意捡起的一截枯枝向着篝火的方向掷去。

        

这个距离自然投不到那里,从他突然把脸转向关长亮来看,他显然也不在意。

        

关长亮看到了一双亮得惊人的眼,比那篝火还要亮,是怒火燃烧所致。

        

不知怎的,关长亮的心急促跳了起来,意识到与眼前青年走近的机会似乎到了。 

        

他需要这样的机会。

        

他一个降将退无可退,那就只有把自己与北齐牢牢绑在一起。

        

可大将军乌野不信他,靠慢慢赢得对方信任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一旦北齐灭了大周,而他寸功未建,势单力薄,到那时他一个投敌的异族人如何立足?

        

乌野最看重这个外甥,与斡离打好关系百利而无一害。

        

心思活动下,关长亮不敢贸然开口,更谨慎观察对方神色。

        

比之往常见到的冷漠,这张称得上英俊的脸在夜中光火的映照下柔和许多。

        

关长亮牵了牵唇角,声音很轻:“少将军怎么这么说?”

        

他问着,提起手边酒坛,把祁烁的酒碗填满。

        

祁烁抓起酒碗咕咚咕咚喝完,把碗往地上重重一放,沙哑的声音含着怒火:“被俘是我不走运,如果知道舅舅用七百匹战马换我,我情愿死在敌人手里,而不是看着他们面上敬我,眼里却是嘲笑!”

        

关长亮一听,登时明白了这位白日还对他没个好脸色的少将军为何转了态度。

        

这是觉得他们同病相怜了。

        

也是,斡离这种天之骄子何曾受过这种挫折。

        

别说这么多北齐将士中难免有个别的没控制好,对用四名周将和七百匹战马换回来的贵公子露出几分讥笑,就算眼里是关心,也会被这位伤了自尊格外敏感的少将军解读出别的意思来。

        

“少将军别在意这些,等你在战场上大发神威,那些人自然不敢了。在我眼里,少将军的价值岂是区区几百匹战马可比的,是他们太短视。”关长亮又把喝空了的酒碗满上了。

        

他当然不会傻得替那些人说话,他要的可不是这小子解开心结,而是一直对他有着同病相怜的感觉。要想如此,反而要不着痕迹强化这小子的敏感。

        

“我是一心归顺咱齐国的,可这些日子……要说窝火,心里确实有些不得劲儿……”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关长亮在说,祁烁在听。

        

看着静静聆听的青年,关长亮觉得很满意。

        

看着滔滔不绝的叛贼,祁烁亦觉得很满意。

        

之后几日二人在营中遇见,就能说上几句话了。

        

二人的关系有了微妙改变,旁人毫无察觉。

        

等到乌野再次带兵出击,就没再拒绝祁烁上战场的请求。

        

乌野疼爱外甥不假,但以齐人的观念来看,孩子越勇猛越出息,可不能养成小绵羊。外甥恢复了元气,当然该去杀敌了。

        

随着进攻的号角吹起,祁烁举着刀直奔一名大周副将。

        

那名副将手持的也是一把长刀,两刀相碰,发出响亮的撞击声。

        

两匹战马载着各自的主人交错而过的瞬间,一封信从祁烁手里转到大周副将手里,神不知鬼不觉。

        

“活捉斡离小儿,再换七百匹战马回来!”不知哪个大周将士喊了一嗓子,当即有不少人向祁烁涌去。

        

乌野听见脸色大变,高喊一声:“斡离,不要恋战,退回来!”

        

祁烁乐得不必伤害自己人,很快策马躲开那些两眼放光把他当成金山的周军,一脸的憋屈愤怒。

        

厮杀结束,又有不少人永远倒下,活着的人拖着一身疲惫与血腥味回去。

        

大周这边,不少将士表示遗憾。

        

“应该一开始就围过去的,可惜让那小子脱身了。”

        

“是啊,七百匹战马啊!”

        

靖王黑着脸训斥:“怎么能专逮着一个人薅羊毛,以后不可如此!”

        

薅秃了发现是他儿子,不是完蛋了!

        

大周将领都知道这位王爷脾气不错,就有人大着胆子道:“王爷,那可是七百匹战马啊!”

        

靖王瞪他一眼:“再来一次,乌野老狗还舍得七百匹战马?亲手弄死他外甥还差不多!”

        

“这样啊……”中底层将领听了靖王的话有些遗憾。

        

“自然,本王换位一想,定会如此。”靖王掷地有声把这些将领忽悠住,心中却惋惜不已。

        

要是真的斡离,他定亲自带人去薅羊毛,薅完就放,放了再薅……

        

等到众人散去,与祁烁交手的那名副将悄悄来到靖王面前,把一封信呈上。

        

靖王打开一看,脸色登时无比凝重。

        

信中是齐军大营分布图,交接班时间与巡视路线频次,以及除掉叛贼关长亮的计划。

        

靖王抓着信的手不由收紧。

        

怎么又多了一个计划?

        

他第一反应是不赞同。

        

除掉乌野本就是险中求险,走错一步就会丢了性命,怎么能额外生枝呢。

        

额外生枝——靖王又把信中内容看了一遍,控制不住心动。

        

似乎很有希望的样子啊!

        

要说对北齐的憎恨,周人能说上三天三夜,可还有比齐军更可恨的,就是捅了自己人一刀的卖国贼。

        

对这种畜生,那真是恨不得生啖其肉。

        

如果弄死关长亮,再弄死乌野老狗,说不定就能暂时休战了……

        

靖王再看一眼信,长长叹了一口气。

        

就算没有这些好处,也只能配合啊,信上连时间都定好了,他想阻止也没办法把消息送过去,不配合更容易出事。

        

这小子真会算计。

        

靖王抱怨着,体内的血却也沸腾着。

        

那就搏一把!

0

更多精彩